医妃凰途

医妃凰途

蓁昕

非专业人士,书中医学皆师从度娘,或有错处,还望各位看官海涵!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1、重生

  身后是不见底的高涯,前边是围的密不透风的人墙。

  沈萱伸手,将她的师叔挡在身后。

  “跑,我看你们还能往哪里跑,识相的把《玄机针诀》交出来,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对面的人群中走出来一个身穿白色锦衣的男子,看着她们,就如同在看两个死人。

  楼忆南从沈萱的身后走出来,她一身布衣,满头的白发只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脸上是纵横交错的疤痕,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记住,无论如何,好好活下去。”

  她给沈萱留下一句话,然后朝着前边都男子看去,“想要针诀吗?你过来,我给你。”

  她摆了摆手,手已经探进了怀里,似乎是要将东西拿出来。

  不……不要……

  沈萱在心里呐喊,她们哪里有什么针诀,她怀里装的是毒药。

  但不等那人走近,一只利箭就插在了楼忆南的胸口上。

  “不要。”

  沈萱终于喊出声来,跑上前去,一把扶住将要倒下的楼忆南,手扣住她的脉,学医十年,她清楚了知道,人已经救不回来。

  “师叔……师叔你不能走,你走了,这世上我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沈萱抱着楼忆南渐渐冰凉的身体,眼泪决堤一样的往下掉。

  “你逃了十年,现在秦王死了,我便成全了你们,做对鬼夫妻。沈萱,不管你怎么跑,都逃不出我们的手心。”

  沈萱从抬头看过头,眼泪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她抬手擦了一把,才看清楚说话的人。

  呵,她的堂兄沈锦泰,定远侯世子,手里还拿着弓箭,十年前他们拿沈惟威胁她,让她嫁给秦王,现在又将她最后的亲人射杀。

  当年她被打断了腿塞进花轿,她不甘心,在送亲的路上逃了出来,被她的师叔救下。

  没想到这一逃就是十年。

  到了现在,沈萱什么都不怕了,爹娘死了,大姐死了,小惟死了,连她师叔也死了,这世间就只剩下她一个。

  纵然拼命学习医术又如何,她不能替他们报仇,连杀害她父母的凶手都查不到。

  “你想要针诀,你想要麒麟宝印,这些我都有,想要,就过来拿吧!”

  她突然发出一阵张狂的大笑,抱着楼忆南的尸体,身体向后倒去。

  风大的让她什么都听不见了,直一直下坠,再下坠。

  这悬崖好高,怎么还没有到底?这样高的悬崖应该一下子就摔死了吧!

  终归是辜负了师叔的嘱咐,若能重新再来一次,她定然不会再逃,那些曾经伤害过他们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

  大晋国的都城在上京,那里是大晋最繁华的地方。

  上京的城东,隔绝了熙来攘往的人群,是一个个的高门大院,那是都是京中显贵的府门宅邸。

  定远侯府就是这一片宅子中最为气派的。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有水榭楼台,有怪石嶙峋,也有花团锦簇,姹紫嫣红,处处透着精致。

  但偌大的府邸,却有一处显得同这精致格格不入。

  破旧的小院里满是枯黄的杂草,连屋顶跟墙头都倔强的站满了野草。

  多年没有修缮的窗户都是破败的窟窿,秋风一起,呼啦啦的直响。

  不过此时所有的声音都被皮开肉绽的动静取代。

  地上躺着的两个人已经没有了动静。

  沈锦涟一身华贵的衣裳,手里还拿着一根沾了血的皮鞭,这会儿打累了,将鞭子扔给一旁伺候的婆子。

  沈锦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里端了壶茶闲闲的看着,好像没有看见地上躺着的两个血肉模糊的人,满脸的闲适。

  依着他的意思,管那沈萱愿不愿意,到时候捆绑起来,扔到花轿里就算是交了差了。

  但沈锦涟偏不,非得让沈萱点头才行。

  也是沈萱倔,死活不同意嫁给秦王,这才有些现在挨打这一出。

  沈锦涟摆了摆手,早有婆子提了桶盐水来,照着昏死过去的沈萱就泼了出去。

  盐水碰到伤口,疼到了骨子里,让昏迷了的沈萱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沈萱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钻心一般的疼痛让刚醒过来的她又差点背过气去,冷风吹来,疼痛跟寒意让她浑身止不住的抖动。

  嘲讽的笑声从旁边传来,沈萱拧头看过去,面前破败的院落让她有些迷蒙。

  自己明明已经坠下悬崖了,怎么会又来了这里?

  “沈萱,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嫁不嫁秦王?”

  沈萱拧头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竟然是沈锦涟,十五六岁的模样,梳着双丫髻,一身嫩粉色,还是少女的模样。

  见沈萱怔在那里,沈锦涟的火又冒了起来,她一把从婆子手里夺过皮鞭,“今日我不打死你,但你若一直不松口,就等着给沈惟收尸吧!”

  尖锐的声音刺的沈萱一个激灵,沈惟?小惟还活着?

  她顾不上身上的痛,往四下里寻找。

  果然就见到不远处躺在地上不动弹的小小的人。

  “小惟……”

  沈萱挣扎着爬过去,真的是沈惟。

  在爬过去的时候,沈萱的手已经搭上了沈惟的手腕,还好,还活着,还有救。

  沈锦涟嫌恶的踢了爬过来的沈萱一脚,高高举起鞭子,用力的抽向已经不动弹了的沈惟。

  沈萱听见动静就要阻止,但却来不及了,她只能迅速的趴到沈惟的身上,替他挨了这一鞭子。

  “嘶~”沈萱忍不住痛呼出声,转过头去,目光阴狠的看向沈锦涟。

  沈锦涟被这凌厉的眼神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心里思量着,这沈萱怎么突然大胆了,居然敢用如此的眼神看自己。

  “同她废什么话,把她的腿打断,直接送到秦王府,那个野种,本来就不是沈家的孩子,倒不如扔了出去喂狗。”

  沈锦泰终于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他一步步走向自己,沈萱恨意滔天,就是他杀死了师叔。

  “我嫁。”

  沈萱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又低头看看自己七横竖八的伤口,终于明白了,这是在十年前,沈锦涟逼迫自己嫁给秦王的时候。

  想通了这个,沈萱斩钉截铁的说道。

  沈萱的痛快让沈锦涟有些意外,等反应过来之后,才不屑的盯着沈萱,“早答应了多好,省的受这么多罪。”

蓁昕
非专业人士,涉及医学皆师从度娘,或有错处,还望各位看官海涵!哈哈一笑,继续观看!

1、重生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