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2章 八中喝不得!

  卫柒被林欢问得一愣,也是,自己有什么资格,又不是他的谁,她刚之所以突然说一句,不过是想着言鹤次是因为自己才这么冲动,想着自己有必要做个和事佬。

  林欢没再扶她,但也没走,只揣着裤兜走在前面。

  到卫柒寝室那层楼时,卫柒问:“林欢,我可不可以跟你交个朋友?”

  林欢笑了:“妹妹,你可能误会了,我不是好心人,我只是拿人钱财,替你消灾。”

  卫柒:“是......方策西给你钱了吗?”

  林欢对这两人的感情还挺“感动”,真心替单恋的言鹤次不值!

  “不是。”

  “那是言鹤次吗?”

  “也不是,好了,去洗洗,我还有事儿,”她转身走了,几步后回头,卫柒还站在门口,“对了,以后有事儿报我名字,我的面子,大部分人还是给的。”

  卫柒:“怎......怎么报?”

  “嗤~你是真蠢还是单纯?你就说,我是林欢罩的,敢再欺负我,林欢就找你麻烦,懂了没?”

  卫柒点了点头,她不是蠢,也不是单纯,是她以为林欢只是客气客气。

  ...

  与此同时,言鹤次终于如愿以偿把方策西整得挥白旗,不过他自己也没清醒到哪儿去,能晃着上车,晃着回家,还知道给卫柒打电话!

  话都说不太明白了,还知道问:“卫柒柒......有木有人...人欺负你?”

  卫柒躺在床上,捏着话筒小声说:“没有了,你别给我打电话呀,你都喝醉了!”

  “醉?我怎么可能醉!哥哥我,八中喝不醉!”

  “......”卫柒在咧嘴轻笑,明明就听得出他不是一般的醉了。

  言鹤次在余笙背上趴着的方策西头上擩了一掌:“阿西吧个渣渣!以后他就叫八中喝不得!是吧,哥!”

  这一掌导致余笙往侧方偏了下,差点就跟方策西一起载公路上去。

  方策西由于这一晃,晃得她反胃,嘟哝着:“想吐。”

  余笙连忙把她放下,方策西晃到一颗树下就给它画了画。

  卫柒有听到,紧张地问:“方策西喝醉了吗?喝很多吗?”

  可言鹤次哪里听这头,见方策西如此,他还唱起了“喝了几大碗米酒再离开是为了模仿,一出门不小心吐的那幅是阿西的书画......”

  余笙焦灼极了:“尼妈......给我看着人,我去买瓶水,”离开时踢言鹤次一脚,“唱你婆!扶着人!”

  言鹤次一直没挂电话。

  后来,方策西是一路被余笙架回的30-1,他是打算再背她的,可吐过一次的方策西就像刚溺水的人被救后,呛出几口水,有点意识,她便死活不肯,好像还有点男女授受不亲的执着。

  好不容易把两个酒醉鬼拎回家,言鹤次倒是一醉就躺的习惯,方策西差不多是另一个极端!

  一醉就闹!

  闹着要吐,闹着说一些听不明白的话,说着说着,就哭,哭了继续吐,继续说。

  搞得余笙暗自发誓,他妈的就算刀子架他脖子上,他也不让方策西喝酒了,至少他在的时候,坚决不准她喝。

第62章 八中喝不得!

目录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4:40
00: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