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0章 她闭着眼睛

  余笙一只脚踩在转轮上固定了椅子转向,长腿也挡住了她的出路。

  他的手已经在撕胶布,方策西手紧捏着消毒液和纱布等。

  余笙的手很轻,撕胶布的时候不快不慢,他又身体前倾着凑近,方策西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放,便干脆把眼睛紧闭起来,装作是疼成这样的。

  这么近的距离下,她闭着眼睛!

  余笙之前虽觉得方策西娘们儿兮兮的,但言鹤次给他看了证据后,他的思维里,就给她打上的是“娘炮男”的标签,若没看到身份证前,她这么闭着眼睛,他要么什么都不会想,要么可能来点男生之间的恶作剧,比如问他“闭什么眼,是不是想把初吻献给劳资”之类。

  可此刻,猜测她就是女的,以及就是自己见过的那女生的几率占百分之九十九之后,她这么闭着眼睛,他就没办法还像个和尚似的心如止水!

  余笙把纱布都取下后,他才把视线从伤口放到她整张脸上,方策西也因为纱布都取下了而睁开了眼。

  她没想到他在看,双眼对视上,方策西因为紧张,连着眨了几下后别开,伤口这一面正对着他:“快点,先消毒。”

  言鹤次搞完后到门口,十分抱歉地:“阿西,对不起啊,我没注意到。”

  “没事儿没事儿,你先去吃早餐,东西在餐桌上。”方策西回道。

  “阿西,你真好,还买了早餐回来,不像我哥,这么多年了,从来没给我买过早饭吃!”

  余笙用棉签吸了些消毒液:“行了,一大早地拍什么马屁!”

  湿凉的棉签接触到伤口时,是真疼,没有心理准备的刺疼!

  疼得方策西条件反射地再次闭了眼,倒吸一口气。

  余笙手里的棉签忽也悬在伤口上方,暗道:闭你大爷的眼啊!

  方策西疼得捉急,眼周都是紧皱的,余笙也没有给谁“呼呼”过,见她这样便用另一只空闲着的手在伤口旁扇着风。

  嫌手软又似乎风不大,他才不太习惯地轻轻吹在伤口处。

  清清凉凉的感觉令方策西好受了很多,她睁开眼睛,眼珠转向近距离的这个认真给她边吹边上药的人。

  脸颊既凉又刺,一触一触地,好似触动内心某一丝奇异的弦。

  是很奇妙的感觉。

  明明是个很对得起“男人就该有男人样”的糙硬形象,偏生也做得来这样细致温柔的事。

  医生给方策西讲这些药品使用方法时,余笙在旁边听得很认真,麻利地帮她把药上好,又换了纱布后,他将转椅推出一点,起了身,双手还撑在两边扶手上。

  方策西在他弄完时就移开的眼,垂头收拾药包,又放进包里。

  余笙:“方策西,你看够了是吧?”

  “啊?什么啊?”她没抬,继续在整理包。

  余笙便直接上手抬她的下巴,眼睛眯起来,淡笑着:“该我看看你了,这么点儿伤都疼成这样,你说你怎么这么娘呢?”

  “啧,拿开!你特么试试破个口子沾酒精的滋味儿,我不信你就不疼!”她将包拉好拉链后,直接背着,脚踢了他一下,“让开让开,劳资要吃饭了,不想迟到!”

  

第40章 她闭着眼睛

目录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4:40
00: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