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她为什么哭?

  高光头还是垂着头的,好像没听到,也没挪位置。

  矮光头将他扶起来,方策西说了声谢谢后,便往厕所方向去。

  余笙看她这淡然处之的样子,不由觉着之前认为她胆子小是看错了。

  高光头又甩开扶自己的人,重新坐了下来,嘴里含糊地说着什么“打死个”“狗日的”“操你妈”,总之情绪似乎越来越怒燥,戾气也越来越重。

  店里老板见这人吓走两桌客人了,走过来,递出一支烟给矮光头,和气地说:“这位兄弟,我看你朋友好像喝得不少哈,我这儿有躺椅,要不来这边睡会儿?”

  矮光头接了烟,神情有些急:“是喝得有点多,我这就带他回去睡了,走了辉哥。”

  他拍了拍辉哥的背。

  余笙便借机跟老板说了声:“我们也差不多了,结下账。”

  言鹤次懂他意思,便起身跟老板走到吧台。

  余笙随之也站了起来,一手搁在矮光头肩上:“哥,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不用,你们先走。”

  “那哥您慢点儿。”

  余笙说完便正常地出了门,站到门口,等着结完账出来的言鹤次。

  他还在往厕所方向看,方策西却双手揣在裤兜地站到他背后,眼睛里有一股水气,鼻音重了点:“我在这儿。”

  余笙回头,愣了下:“走吧。”

  他看到她的眼睛湿红湿红的,这一瞬间才发觉为什么看她总觉得眼熟。

  待辉哥两人也出门走远后,店里老板才跟自己媳妇儿说道:“那人吸了毒。”

  媳妇儿:“不会吧?我看着像喝醉的。刚都吓死我了,生怕他在店里闹事。”

  老板:“他身上没有酒味儿,吸过毒的也这样。”

  媳妇儿:“那要不要报警?”

  “你傻呀,报什么警,等人来砸店吗?”

  ...

  方策西三人走出一截后,言鹤次问余笙:“哥,报警还是跟我爸说?”

  “跟你爸提一句就好,报警的话...有可能给那家店带去不小的麻烦,况且,我们没有证据,也不知道那人的行踪。”

  “那这个算不算证据?”方策西右手从裤兜里拿出,递出一张褶皱的纸条。

  言鹤次拿过来扯平整。

  是一张写着水泥,石灰等,后面写了单价乘以几个数字的很普通的纸。

  但结合刚才那个瘾君子,就很容易联想到这些词的另一层意思。

  “你哪儿来的?”余笙问道。

  “我们坐那个位置,窗外。”她的声音有些闷。

  余笙不由又看了她的眼睛一眼,然后对言鹤次说:“这张纸留着,拍给你爸看,他知道怎么做,其他的,就别管了,不在我们能力范围内。”

  言鹤次将纸条收了起来。

  余笙和言鹤次走在前面,方策西在后,鼻子好像有些堵,她拿出纸拧了次鼻涕。

  余笙听着身后动静,没有回头,方策西哭过,他很确定。

  可她为什么会哭?刚才那个人也没做什么能把人吓哭的过分事儿。

  还有,一个男生,有什么不得了的事,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流眼泪了?

  到打车时,方策西说:“你们先走,我去八中附近找个住的地方。”

九卿一下
这一段,吸毒者,根据我店里真实事件改编。   这里,我考虑了很久,作为学生,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才是聪明又正确的做法,想来想去,还是没有设定为当场干一架这种矛盾更强烈的桥段,(真要干架,余笙或者方策西单挑都有这实力,但这么做,在我眼里,只是愚蠢的莽夫)。   多啰嗦两句,倘若现实中遇到这情况,记住,走为上策!

第7章 她为什么哭?

目录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4:40
00: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