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弟弟是大佬

偏执弟弟是大佬

妍文

你是神明 降落于人间 拯救了我。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是他

  入秋第一天就迎来了细雨。

  雨水像丝絮一样“滴滴嗒嗒”的拍打在青石板路,溅起细小的水花,天空宛如被雨神施了魔法,白茫茫的一片,看不见一丝云彩。

  “吱嘎,”一声,淡棕色的木门被人推开,而后扑面而来的冷气朝站在门口的人席卷而来,她缩了缩肩,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木门两侧搁放着各种难以叫上名的绚丽鲜花和绿植,有的还被悬挂在泛黄的墙壁上,外观亮眼的布置与周围纯白色的房屋形成鲜明的对比,可以看出这家住户是个懂得欣赏和生活的人。

  而这淡淡花香与这绵绵细雨碰撞,争的个互不相让。

  “阿笙姐,阿笙姐,”声音是从前方传来的。

  秦怡笙随着声音扭头看去,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在向她跑来,他跑的快而有力,脚底踩着青石板上,溅起的雨水弹在了他的裤脚。

  秦怡笙一笑,提醒道:“你跑慢点,当心摔着,”声音悠扬婉转,好比那黄鹂的歌声,谁听了不喜欢。

  小男孩的脚步停在了秦怡笙的身前:“阿笙姐,这个给你,”他伸出手,掌心里放着一瓶温牛奶:“这是我妈妈昨日进城买回来的,她让我带给你一瓶,她说多喝牛奶能变美.....”小男孩挠了挠后脑勺,用着很真诚的语气说:“虽然阿笙姐你已经够美了,但是我还想让你再美一点。”

  “好,谢谢冬冬,”秦怡笙接过牛奶,习惯性的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胖脸,她淡淡柳眉下的小鹿眼微弯,眼神清澈明润,就像夏季桃园镇夜晚的星星子,散发着耀眼夺目的璀璨星光。

  “那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去学校呢。”

  “等一下,”秦怡笙拉着小男孩的手把他往里带:“别淋着雨,”话落她踏进屋里,而后拿了一把透明的雨伞递在了小男孩的手中:“快去吧,别迟到了。”

  小男孩嗯了一声,打开雨伞迈步离去。

  ......

  吃过午饭,秦怡笙出门而去。

  桃园镇残留着被雨水冲刷后的潮湿痕迹,透着阵阵凉意侵入人的四肢百骸,两旁站立的黄桷树树叶断断续续的滴落着水珠,宛如一群活蹦乱跳的小精灵正在有序的荡漾着秋千,秦怡笙沿着青石板路一直往下走,直到在一家夏季清吧门口停下脚步。

  她穿着一件长袖针织衫,内搭复古碎花长裙,花纹设计为淡淡的粉色桃花,一小朵一小朵的沾满了裙面,长裙很显腰身,刚好勾勒出秦怡笙那盈盈一握的细腰,她脚踩一双白色复古芭蕾鞋踏入清吧里。

  恰时,一阵风吹来,几片树叶落入门口停着的一辆豪车车顶上,风微微扬起了秦怡笙的裙摆,使她身上的桃花香四处飘散,不知可否能吹进哪家的公子,让他迷醉。

  进入清吧里,隔绝了外面的世界。

  一进门是一张长形的吧台,吧台上方悬挂着椭圆形的暗黄色灯光,吧台里是一个巨大的玻璃酒柜,酒柜上搁放着各种品牌的酒,吧台外搁放着五六张高脚凳,再往里看去是一张又一张的黑色小圆桌,而天花板上又是不一样的灯,灯光为五颜六色,特地为清吧里的吉他手而设计。

  “大老板,来了呀。”

  秦怡笙随着声音,抬头看去,税夏大步的走下楼,来到秦怡笙身前,打趣道:“来查账?”

  秦怡笙配合她道:“对啊,我特意来查账的。”

  税夏对秦怡笙挑了挑眉,而后抬起她下颌说:“我准你查账。”

  秦怡笙拍了拍税夏的手臂,开玩笑说:“你是霸道女总裁吗?”

  税夏勾起红唇一笑。

  两人来到吧台的位置。

  “小李子,来两杯酒,”话落,税夏落座到高脚凳。

  而后她身旁的秦怡笙,把裙摆往里压好,才缓缓的落座,两人一个如红酒般烈,一个如桃花般柔。

  税夏一只手撑着吧台上,斜眼注视着秦怡笙。

  头顶的灯光明亮璀璨,照在秦怡笙身上她像是在银河中闪闪发亮的星星。

  秦怡笙今天扎了一个辫子,辫尾搭在了左胸前,发圈上插了一支银色发簪,细碎的刘海遮住了饱满的额头,突显出她双眼,秦怡笙这双眼是她五官中最耀眼的部位,黑白分明,瞳孔位于眼的中央,清澈明润,具有古典美,很有灵动。

  税夏第一次见到秦怡笙,对她说过这么一句话:“你是神仙姐姐吗?”

  很快上了酒。

  秦怡笙端起高脚杯小小的抿了一口。

  “好喝吗?”

  秦怡笙点头。

  税夏说:“那可不,本小姐亲自挑选的。”

  税夏很懂酒,每一款红酒入了她口,她都能做一番评价,刚刚秦怡笙所喝的红酒,是法国新出的某个牌子,带着甜酸甜酸的果味,税夏很早以前就开始向厂家预定。

  她有预感,这瓶酒会销量的很好。

  “叮.....叮,”是手机铃声。

  税夏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滑动接听:“喂,妈。”

  “啊,做饭。”

  税夏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了下来:“行行,我马上回来,您别生气。”

  她挂断电话。

  秦怡笙:“怎么了?”

  税夏:“我妈爸要去隔壁镇一趟,没人在家,叫我回去做饭给冬冬吃。”

  秦怡笙笑了笑:“那你快走吧,冬冬应该快放学了。”

  冬冬就是今早给秦怡笙送温牛奶的小男孩。

  “那我走了,你要把这酒喝完,可别浪费了。”

  秦怡笙点头。

  而后税夏迈步离去,只不过没走几步又迈了回来:“阿笙。”

  秦怡笙疑惑:“怎么了?”

  税夏挠了挠脸,尴尬一笑:“我刚刚忘了,楼上包间点了四杯酒,你去送送。”

  秦怡笙:“.......”

  你这记性!

  .

  “哈哈哈哈哈,操!”

  “滋味如何啊?”

  “我也想去睡睡。”

  包间里粗言秽语传出来,秦怡笙敲门的手顿了顿。

  就在他犹豫不决时,包间门突然被打开。

  猝不及防及防四目相对,秦怡笙心里咯噔了一下。

  “送酒的。”

  这句话让秦怡笙误以为是他们所点:“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站在秦怡笙身前的是个男人,他染着一头黄发,五官硬朗,模样生的极为凶狠,看着很不好惹,他带着毫不遮掩的猥琐目光上下打量秦怡笙,:“抱歉不是口头说啊,姑娘。”

  秦怡笙强忍着心中此时的恶心。

  她太讨厌这种目光,赤裸裸的窥探。

  秦怡笙勉强露出微笑:“我只收你两杯酒的钱,你看行吗?”

  男人还没回答,包间里传去另一个男人的声音:“黄毛,你在和谁说话?”

  男人没回答,他带上门,隔断包间里的说话声。

  这么好看的妞她可不想与别人分享。

  “这样吧,”他忍不住的对秦怡笙说出此时内心的欲望:“你陪我睡一晚,这四杯酒我以六杯的价格付给你。”

  “呵....”这是一道极为嘲讽的声音。

  不是秦怡笙的。

  “家里没有镜子总有尿把?!”

  秦怡笙明明还处在恐惧犯恶的状态中,可这声音倏然间把她拉出恶缘。

  秦怡笙楞了楞,心中莫名其妙的狠狠跳动了一下,连跟着端着托盘的手都抖了抖。

  她随着声音扭头看去,栏杆处站着一名挺拔高大的男人。

  只是个侧脸。

  “砰!”一声响,托盘脱离手掉落到地板,酒杯跟着倾斜而落,玻璃四溅,红色液体熏染了一大片地板。

  是他。

  

妍文
来啦,我带着秦怡笙贺逸箫来啦。   家里没有镜子总有尿吧,这句话对!!!网上看到的。

第一章 是他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