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桃限定

白桃限定

棠棂

平安锁,佑你平安。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窗户照进来微微的光,把大门打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旁边一条铁链在地上摩擦的声音响起,那只黄色微微还带点黑色毛的小狗,从它的草窝里走出来,一阵冷风扑面而来。

  看到外面已经起了雾,屋前的小草上也打上了露水,开关的旁边挂着一翻黄历,拿起躺在摇椅上的外套,她往身上一套,便扶着单车出了门。

  单车在石子路上发出响声,这声音她听了十七年,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空中弥漫的薄雾,把前面的路照的若隐若现,好在这段路她很熟,不会出什么差错,更不会存在走错路的事儿。

  空中弥漫的薄雾很大,路旁边的稻田上都有着很厚一层,今天的雾有多大,太阳就会有多大,这段路只住几户人家,大多住的都是老人家,所以他们起的都很早。

  “阿枳,今天这么早啊?”一个正端着漱口杯的老婆婆出来。

  “婆婆不早啦!”温枳对她笑了笑,摆了摆手就走了。

  老婆婆看着温枳的背影感叹到:“阿枳都这么大了啊,留在这种小地方可惜了啊。”

  温枳在这个小地方很讨人喜欢,她很懂礼貌,也很会说话,常常把老人逗得笑哈哈的。

  温母把温枳生下来之后就把离婚协议书丢在桌上,提着行李走了,温枳生下来时家庭并不富裕,温母不愿就在这种小地方生活一辈子,她选择离婚,丢下温枳。

  温枳把单车停在了一位老奶奶家里,最近学校很多偷车的,但在那种地方学校又没装摄像头,自然是照不到凶手的。

  熙熙攘攘的声音流入温枳的耳朵里,走进校门,校长还是穿着一件熟悉的格子衬衫站在校门口。

  “校长好!”

  进去之后,学校的旁边有很大一颗樟树,很壮观,虽然这样子生长在学校里很好看,但这就让扫地的同学很苦恼,此时还可以看得见盛野礼脸上的不情愿。

  盛野礼,温枳的堂哥,只比她大一岁,温父与他父母是邻居,经常聚在一起。

  但又把自己家孩子放在家里不放心,就带过来让温枳和盛野礼两人在那玩,有时候盛野礼还经常抢温枳的零食,但温枳一哭他就完了,那句熟悉的话就来了:“阿盛!你怎么又把妹妹弄哭了!”

  盛野礼坐在地上,刚抢回来放在嘴里的巧克力还没来得及吃完,就被他妈发现了,吃的一嘴乌黑。

  “哎哟,这树怎么回事,刚扫完就落,诶诶诶!那边的别扫了,要是问起就说是扫完以后落下来的。”

  说完这句话盛野礼就拿起扫帚跑到温枳身边,拍了一下她的头,说。

  “温枳你是不是知道你今天值日才来这么晚的?”

  温枳摇摇头,无奈的说:“今天婆婆还说我来的好早呢!”

  “屁,你这样,郑允也这样!”盛野礼刚说完脑袋上就挨了一巴掌。

  “说什么呢!给你脸了,在背后说你奶奶坏话。”郑允揪着盛野礼的耳朵不放。

  郑允,是温枳和盛野礼刚进学校认识的,她跟大多数女孩一样,普普通通大大咧咧。

  就这样,郑允揪着盛野礼的耳朵就这样扯到了班级,同学们看这个说怪也不怪,见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温枳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拿出作业本开始收作业,但她收到第二个的时候,这位同学还在奋笔急书的赶作业,他抬头对温枳笑了笑了,温枳也懂了,抬脚去收后面的。

  一阵熟悉的声音流入班级,是班主任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那感觉他们都能识别出来。

  “温枳,你出来一下,”随后老师在后面喊道,“马上自习铃了,都回自己位上读书去,补作业的那个同学,等下温枳回来,你进来。”

  温枳和老师进办公室以后,班上开始起哄:“当场抓个正着,不错哟小同学。”

  温枳在学校的成绩一直很好,在区里也稳居第一的位置,办公室的老师也认得她,温枳微笑着喊了声老师好。

  只不过这次办公室来了几个温枳没有看见过的老师,他们身上的衣服明显跟在座老师身上的衣服不是一个档次的。

  但温枳还是对他们点头示好了,对方也给予了回答。

  “温枳啊,你学习很好很刻苦,这是老师都看在眼里的。”

  老师也不是什么拐弯抹角的人有什么事直接就说:“你...想不想去更远的地方学习,我是说,在这种小地方,可惜了啊。”

  温枳没想到老师会说这样的话,老师一直很喜欢她,在她们学校也是分班的,一班自然而然的是成绩前几十几名的学生。

  刚开学那时候还没分班,但经历了几次月考,老师对温枳甚是喜欢,是区里第一位置上的常驻嘉宾。

  但这老师管理的不是一班,这么好的学生当然是去一班的,但温枳说她待习惯了,就不想换了,学校也没强求她,当时老师也是真的开心,王牌在自己手上。

  老师看她半天没开口以为是学费问题,说:“学费问题你不用担心,在那边那个学校会免了你接下里高中三年的所有学费,噢不,你到那边还有一次入学考试,出的都是初中和高一的题,考的好的话直接进入高二,要是在学校参加什么比赛还会有奖学金拿。”

  毕竟那边也听说了这张王牌的战绩,的确不一般。

  “你现在高一,自学是完全没问题的,当然了不能累着自己,该休息还是的好好休息知道吗?这件事老师不强求,老师就是看见这么好的一棵苗子,生长在这小地方太可惜了,你得往大的地方发展,那样你的潜力才会真正的发展出来。”

  说完这句话那边几位不认识的老师也开口说话了:“温同学,你好我是Z市予德学校的主任,我代表我校来邀请你加入我们学校的一员。”

  主任没那么多什么学习上的事拖出来讲,直接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吐露出来。

  晚上回家在饭桌上跟温夫说起了这件事。

  “阿茶,这件事爸爸同意让你去,但爸爸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温父把筷子放下。

  “我也想去,听说我去了可以免学费,”随后温枳就投入到了温父的怀抱,“可我走了,您多孤独啊,一个人在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温父拍了拍温枳的背,哄到:“可阿茶啊,女孩子要多读书的呀,爸爸一个人在家闲了就拿根钓去钓会鱼啊,或者去隔壁坐坐,然后有好吃了我就可以独自享受了,就不怕阿茶跟我抢了。”

  温父似乎是在开玩笑,但打心底还是舍不得的。

  温枳从来没有出过远门,除了和盛野礼在外面玩的晚一点,在学校读书,其余时间温枳都是在房间里看书度过的。

  “爸,我会好好读书孝敬您的,等我以后有足够的能力,我就把你接到城里生活,过上好日子。”温枳抱得更紧了。

  “好。”

  温父抚摸着温枳的头发,像是小时候那般熟悉,可如今温枳都这么大了。

  温枳把这件事跟盛野礼和郑允说了一下,盛野礼脸上不起什么波澜,而是冷冷的说一句:“嗯,一路顺风。”

  他撂下这句话就转背走了。

  郑允虽然看起来很酷,很有大姐的风范,但听到温枳要走的消息还是忍不住抱着她哭了起来。

  “温枳,那你走了什么时候回来啊?你考什么大学,我要和你一起。”

  这时候的郑允还不知道温枳如果通过了入学考试,她将直接进入高二,会比他们早进入大学。

  温枳把这句话跟郑允说了以后,郑允哭的更惨了,直接抱着她不撒手。

  温枳好声好气的劝说,再不放下就赶不上车了,温枳这个消息来的快,她人去得也快,毕竟先的到那熟悉地方,自己还得自学参加考试。

  快点升到高二,快点长大,给爸爸过上好日子,很多事情都还没办妥。

  此时的z市,在某一处角落,传来拳头打在背上的声音。

  “喂?江爷,这孙子已经找到了。”参文转背打电话。

  “招没?”声音在电话传过来时还带点磁性。

  “招了,怎么处理。”

  “让他自己发视频解释。”

  “嗯。”挂掉电话参文又踢了他一脚,“自己发视频解释,别把锅往江驿身上扣。

  “呵,他不敢来了吗?”趴在地上的那孙子还在嘴硬。

  参文蹲下,抓起他的头发。

  “江驿不是不敢来,而是你这种小东西,他来了怕脏了眼,晚上十点前要是不发,那可就不是脏了眼的事了。”

  参文把他的头撞到贴在地上,与地上的血来了个亲密接触。

第一章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