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反派魅力无边
上潇湘书院APP,新人免费读本书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1章 第一个弟弟(完)

  江哲仰头靠在椅背上,没去制止白景扯他的浴巾。

  江母的话从手机那头传来,

  “我们都还好,就是许家不太好,之前许念可不是被狗咬了吗?许浩第一时间就带她去医院打针了,没想到,昨天还是……年纪轻轻的,有点可怜。”

  不喜欢归不喜欢,遗憾是真遗憾,还不到十八岁呢!

  江哲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白景的头发,眼底隐约有了些许雾气,语气依然平静,

  “那确实挺可惜的,帮我和许叔他们说句节哀吧!”

  听到这话,白景一时失了分寸,咬了小江哲一口。

  江哲‘嘶’了一声,江母听到,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问他,

  “怎么了?”

  江哲垂眸看向跪在地上的白景,说,

  “咬到舌头了。”

  江母无语,

  “怎么这么不小心,对了,你和白景关系还好吧!”

  江哲的视线一直在白景身上,他舔了一下唇,

  “挺好的,叔叔、阿姨都已经同意了。”

  见江哲语气、呼吸稳的不行,白景渐渐有些挫败了。

  玩不过,不管什么时候都玩不过。

  江母闻言,挺意外,

  “你效率不错哈!”

  又聊了两句,这通不算长的电话终于挂断了。

  江哲把手机扔桌子上,一把拉起地上的白景,将人翻了个身,压在书桌上,声音低沉的可怕,呼出的气息,炙热无比,

  “好玩吗?”

  接下来,白景就体会到了作死的下场。

  他后悔了,他不该调皮的。

  “你之前想说什么?”

  白景反应半天,才想起在江哲接电话前,自己要说的话,但经过刚才……

  还有说的必要吗?

  江哲指尖划过他的鼻尖,落在他的唇上,

  “不说呀!我还挺好奇的。”

  今晚弄这么一出,总该有个由头。

  小朋友在想什么呢!

  白景换了个姿势,睡在他怀里,‘唔唔’两声,带着浓浓的鼻音道,

  白景困极了,他迷迷糊糊‘嗯’了一声,就睡沉了过去。

  听着他绵长的呼吸声。

  江哲在他额头烙下温柔而缱绻的轻吻,

  “宝贝儿,没机会的。”

  一夜无梦。

  次日,良久未出现在学校的白景,来上学了,带来一个重爆消息。

  他谈了男朋友。

  男朋友还是本校最出色的江哲,一时间,不少还在等待机会的女生,心就‘咔咔’碎成玻璃渣。

  万溪舟看到江哲,表情那叫一复杂,他拍了拍江哲的肩,说了句,

  “你是条汉子。”

  京圈小魔王,他都敢碰,服气服气。

  江哲闻言,笑了笑说,

  “他挺好的。”

  周边的人,就数左年知道的最晚,他还是一次和宋文坚吃饭时,从他嘴里听说的。

  说是所有人都没看出来,就他看出来了。

  左年就有被内涵到。

  他当初,就以为江哲是白家的亲戚……

  眨眼,到了大三。

  白景在白父和江哲的各种开小灶、恶补下,已经能井井有条管理公司了。

  优秀是真优秀,懒也是真懒,只要他想休息、不想干的时候,就会拉着江哲的衣袖,撒娇。

  江哲也乐得宠他。

  白父看不下去,会私下训白景两句,但有什么办法,训过还是老样子。

  到了后来,随着江哲社会地位的上升,那种高攀人家的感觉就出来了。

  这时候,白父就会戳着白景的脑门,说,

  “你走狗屎运了。”

  遇上这么个好的。

  每当听到这话,白景都会笑的特开心。显而易见,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大学毕业后,江哲没继续考研,江父本来还想劝,但在看到他所做的成就后,也歇心思了。

  同年末。

  白氏和海川的官V,在大年三十那天,卡着13.14这个时间点,发了两家掌权人举办婚礼的视频,还相互艾特了对方。

  婚礼现场布置的十分用心,随便一个俯拍,都足以让少女心炸裂。

  浪漫红玫瑰为主基调,各界名流纷纷前来祝贺。

  婚礼现场,白景脸上的幸福难以掩饰,

  “戒指套牢了,你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江哲打量那枚推到指根的戒指,笑道,

  “没戴上戒指之前,我也是你一个人的。”

  司仪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儿多余,他清了清嗓子,说,

  “新人可以接吻了。”

  这话一出,引来一阵哄闹嬉笑,白景这次采取了主动,他环上江哲的脖颈,就吻了上去……

  热情直接引爆全场。

  两方官V下评论炸锅: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好看的男生都内部消化了,诶,不过,还是祝福啦,反正都是我得不到的男人。】

  不到十分钟,这两条评论就被顶了上去,赞破万。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

  是夜!

  一切归于平静以后。

  江哲忽而感受到,有缕白色透着荧光的线状物,缠绕在他指尖,充满了对他的依恋。

  很熟悉的气息。

  这是一种属于爱的神奇能量,它干净、纯粹,能滋润一个人的心灵。

  只有人死后,这种能量才会从灵魂中分离出来,盾着本能,来到自己所爱的人身边。

  而这个……

  是占凤徽的。

  他死了!

  江哲放轻了动作起床,白景正睡得香,他弯腰帮白景掩好了被子,才朝楼下走去。

  他找到黎绍的电话,拨了过去,对方接的很快,声音带着哭泣过后的嘶哑和疲惫,

  “江哲,你也知道了。”

  江哲点燃一根烟,斜靠在沙发上抽了起来,

  “他恢复记忆了?”

  黎绍吸了吸鼻子,语气痛苦,

  “我不知道,他从来没提过,如果不是刚才……他,他有句话让我带给你。”

  “什么话?”江哲问。

  想起占凤徽最后留下来的遗言,黎绍鼻子又酸了,

  “他说,可以跟你拿个号吗?下辈子、下下辈子、或者下下下辈子,他一定干干净净地等你。”

  听到这话,168‘嘤嘤嘤’哭了起来,

  “太卑微了,太可怜了。”

  江哲没理会它,而是跟黎绍说,

  “帮买束花,以我的名义送他。”

  黎绍抹掉眼角的泪水,

  “你不能来吗?”

  “我新婚!”江哲说出的话冷静又无情。

  黎绍’呵‘笑一声,

  “是啊!有人新婚燕尔,有人……”

  他知道这不是江哲的错,但就是控制不住去埋冤,

  “行,花我给你买了。”

  挂断电话后,江哲又在沙发坐了会,才按灭香烟,起身回房。

  男人和男人的婚姻,看好的不多,唱衰的人一大把,但十年,二十年后,江哲和白景这对出现在人前时,依然恩爱如初。

  渐渐的,

  大家就酸不动了,

  因为白景眼中的星星从未消失过——

  直到生命终结,已是满头白发的白景,依在江哲怀里,目露不舍,

  “老公,这一生,我很幸福,不想跟你分开,但时间不够了……”

  江哲亲吻他的手,

  “我马上来。”

  听了他的这句话,白景咽气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容的。

  霸道了一辈子,占有了一辈子。

  到最后,

  连死都想让他陪着!

  江哲靠在对方被子上,垂眸看了白景良久。

  然后

  便带着他的这一份爱,离开了这个世界。

  

唯薇十月
这个位面到这就结束了。   弱弱的问一句,大家对占凤徽这个人物,是喜欢、是讨厌、是心疼、是多余,还是意难平呢?   ————   宝贝们要是有特别喜欢的人设,也可留言告知十月,会尽量写。   ♪♪♪   下个位面,还是现代。   口嫌体正小傲娇。   希望大家喜欢。   ————   另、感谢宝贝们赠送的红豆、么么(^з^)

第31章 第一个弟弟(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全场免费读,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潇湘书院APP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