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县令

吉祥县令

草灯大人

我的微博Dear草灯大人,天天发日常,欢迎关注呀!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白尾大人

  【白尾大人】

  第一章

  夏知秋被圣上调来这穷乡僻壤的吉祥镇当县令已有三年,当年她被圣上点了翰林院庶吉士,在翰林院苦熬了三年。

  原本想着入阁拜相皆出翰林官,精神抖擞等着学士大人的提携,毕竟夏知秋为了讨好他,从他的夫人下手,专门送家养的番鸭已有二载。

  那番鸭还是夏知秋一口水一口饭喂养大的,对她含有深深的孺慕之情。

  就这样,夏知秋都忍痛割爱将奶大的番鸭送他家去了。

  怎么说都钓着了翰林院学士大人的胃,总不能对她不住吧?

  哪知,就在共事的大人们都了解到自个儿前程的时刻,学士大人唤夏知秋进堂屋,语重心长地道:“知秋啊,我待你是真如亲子一般啊!”

  夏知秋连连嗳了好几声,别说亲子,就是孙子,她都能屈能伸。

  学士大人先扬后抑的讲话风格让夏知秋不大喜欢。

  若真是有什么话,明着讲完不行吗?非得千层饼似的,撕开一层再一层。

  他同她续了三杯茶,这才握住夏知秋的手,老泪纵横道:“不是我不肯帮你,而是你实在不是这块料啊。圣上下了旨,说你写的文章马屁不通,溜须拍马倒很有一手。这话不是当着朝官明着讲的啊,丢不了你面子,你不必放在心上。大致意思就是说啊,圣上心里看到你那些话很是痛快,奈何你不是个干实事的啊!要真想听夸赞,哪个宦官不会呢?思来想去,就想将你分到吉祥镇任知县,好好磨砺一番,有了政绩再慢慢提携也不迟。”

  许是吃了夏知秋的番鸭,得了她的孝敬,如今没办成事,又不好吐还给她,便想同夏知秋拉扯近关系。

  “嗐,这事儿啊……陛下过奖了。”被圣上点名夸赞了夏知秋的文章,她还是颇为得意的。

  只是被发配到地方做官员,没能留在京都混,那可就不算升迁算是暗贬。

  夏知秋这个人能屈能伸,毕竟做庶吉士的时候未定流,如今当个吉祥镇知县算个正七品,差强人意吧。

  而且能远离京都纷扰,也算夏知秋一不得志的心愿。

  为何呢?因为她啊,实则是女儿身。

  当年新科进士面圣,夏知秋站在最末流,还险些被宦官瞧出来。

  那名宦官很明显是圣上跟前的红人,奉命来三甲之流挑几个面目如玉且有潜力的喊上去给他瞧瞧。

  这样的差事,夏知秋自然不甘于人后。

  于是她侧头,朝那宦官露出了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大人头一次见,近来可好?”

  许是夏知秋搭话的方式太过低俗,那名穿玉色素纱衣服衬里的宦官冷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她两眼,掐着腔调道:“你这声儿……怎有些不对劲啊。”

  难不成他要认出她女扮男装的事了?

  夏知秋临危不惧,小声同他解释:“我祖上有宦官出身,从祖父那耳濡目染沾来的习惯。”

  宦官对命脉延续这样的话题颇为感兴趣,忍不住多和她聊了两句,悄声问:“哦?那这阉人又如何产子?”

  夏知秋大笑了一声,想想这是殿外,虽说没人看着,可肃穆的场合也不大对头,于是压低了声音,说:“不瞒公公说,既然我祖母和我祖父是对食,那自然我不是我祖父的命脉,乃是祖母偷了人的。”

  听到这里,官宦的脸色不大好看了起来。

  他有种被耍了的感觉,可瞧见夏知秋一脸坦然,又觉得这些事情许是地方风俗,便不与她多计较。

  夏知秋想讨好这位宦官大人,又补了一句:“实则我这声儿和公公有缘,家乡话说是娘娘腔。你想想,这话里话外说的就是和后宫娘娘一样,这可是雅声儿。”

  宦官想了想,男声女相,可不就是和宫中娘娘似的金枝玉叶。

  娘娘腔这词,是讨了一桩巧宗啊。

  他很是满意,赞夏知秋一句:“你倒是会说话。”

  随后,他点了几人带到圣上面前让他瞧瞧,其中便有她的名字。

  幸亏夏知秋那时有急智,否则岂不是连个七品芝麻官都当不得了?

  夏知秋坐在正院里伤春悲秋,佐官主簿赵金石来报:“夏大人,有人揭了招聘师爷的榜纸,朝衙门来了。”

  夏知秋被惊得一个哆嗦,问:“你确定这次不是为了拿纸如厕,是真有幕僚要来?”

  说起来就气,前两次她招人的榜纸被无端端揭了两次。

  夏知秋欣喜若狂,遣人去王三爷家中买了只油水光润的烧鸡来,还挖出了她埋了三年的女儿红,正打算请这新人喝两杯。

  哪知那人竟是内急上茅房又寻不到纸,夏知秋这榜纸又大又方,可不美哉?

  她苦着一张脸将他打了两个大板子,又硬生生把那女儿红埋回了地里。

  赵金石馋夏知秋的酒馋了好多年,一见她又将酒埋了,便道:“不然我给夏大人当师爷吧?我身兼两职,可好?”

  夏知秋摇摇头:“不好,这样一来,你一人领双份俸禄,活又不能当两个人干,有啥用?”

  “那行吧。”赵金石见贪不到酒,也不坚持了。

  他继续奋笔疾书,再帮夏知秋贴了次招人的榜纸。

  这次,来的人穿一身竹叶青直裰,如墨倾泻的长发被一支玉簪松垮簪住。

  乌黑发亮的发搭配上清雅的玉簪,倒有些潇洒倜傥。

  他手持榜纸踏入衙门,今儿个没事要断,亦没升堂。这人径直寻到后院来,见了夏知秋,便问:“阁下可是夏大人?”

  夏知秋没想到人来得这么快,急忙从藤椅上爬起来,和蔼可亲朝他拱拱手:“这位先生可是来应聘师爷一职的?”

  “正是,小人姓谢名林安,字静怀。”

  “哦,原来是谢公子啊。”夏知秋朝一侧石桌摆摆手,道,“请坐,我们坐下来慢慢聊。”

  谈话间,她才得以打量谢林安的脸。

  这厮长得倒挺好,目如朗星,唇若涂脂,喊他坐也不大肯坐,长身玉立站在那处,颇带点文弱书生的风雅。

  若是当夏知秋吉祥镇门面师爷,大可当得了。

  夏知秋拆开油纸包住的烧鸡,掰了个鸡腿递到他碗里,问:“既然是来应聘的,闲话我也不多讲,谢公子想当我的师爷,那你有何才艺?”

  谢林安闻言,眉峰微微蹙起,启唇低语:“才艺?”

  “譬如劈柴一类的?”

  “师爷还要做这类事吗?”他淡淡的质疑,让她有些慌了神。

  原来来的这厮是有经验的,不会让她胡乱哄骗去,多干些闲差。

  夏知秋轻咳一声:“那倒不用,就是你要是闲暇时候爱干这个,倒可以干一干。”

  “哦,我闲暇时刻不爱干这个。”谢林安大大方方拒绝,倒轮到夏知秋语塞了。

  她慌忙给赵金石使眼色,窃窃私语:“这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招来有用么?”

  赵金石还没说话,谢林安便接了嘴:“有用。”

  没想到他们这一通背地里说人坏话的事倒让谢林安发现了,夏知秋哈哈两声干笑。

  谢林安却睥她一眼,轻描淡写道:“既然夏大人信不过我,不如给小人几日时间吧。夏大人手上可有什么悬案未破,小人可一试。若我有些本事,夏大人用起我也放心。若我不能服众,夏大人再赶我走,倒也不迟,你看可好?”

  “那行,谢大人就在夏府先住上几日,过些时候再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夏知秋想了想,不亏不损正正好。

  之前的榜纸上,夏知秋写的是包吃包住。

  这两日肯定要白搭上饭钱的,万一他是个无用之人,她也不好和他再厚脸皮讨要住宿费。

  于是夏知秋将他碗里的鸡腿拿了回来,重新掰了个烤鸡小翅给他。

  这样一来,肉吃到了,欢迎他的礼数也尽到了,大头还是在夏知秋碗里。都是吃肉,她不心疼,甚好甚好。

草灯大人
大家好呀!灯灯又来阅文开第二本文咯!   阅文的读者宝贝都好可爱呀哈哈哈~!又要来看你们评论啦!   快来推荐票月票什么的有什么就给可怜灯灯砸起一个嘿嘿嘿~!这本书是探案文,不会很长的,大概三十万字,特别轻松搞笑,如果大家喜欢,评论多多,我可能会写长一点点哈哈哈!   作者简介:草灯大人,96年悬爱作家。常年定居意大利。   编剧,代表作《绝色小蛋妃》   已出版的十三部作品:《意大利初恋日记1,2》《我与夫君的甜暖日常》《狐狸与夜莺》《黑芭蕾之夏》《别对他说谎》《梦醒时见你》《他所闻到的世界》《鲸落》《雪宿》等等。   

第一章 白尾大人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