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少夫人太撒野

柏少夫人太撒野

长春白首

感谢支持我的作品,也感谢支持正版阅读!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三少爷

  深夜。

  第七感觉酒吧内,气氛热火朝天。

  耳边是节奏感极强的音乐,装了震动钢板的舞台上人影在疯狂舞动。

  身材姣好的女客人坐在高脚椅上,语气熟稔,“知哥,我要一杯午夜.情.人。”

  只见吧台后面站了一个调酒师,他穿着酒吧统一的制服,白色衬衣搭配黑色马甲,衬衣松松的解开两个扣子,露出一截皓白锁骨,耳侧的短发调皮的翘起一缕,脖颈线条优越。

  袖子挽起到手肘,腕骨弧度完美,小臂清瘦如雪。

  他懒懒的依靠在吧台边缘,仔细聆听客人的点单。

  女客人脸颊有些红,因为眼前这位调酒师的样貌,实在是太惹眼了。

  容知低头写下单子,长睫微垂,嗓音是慵懒迷人的哑,“好。”

  客人顿时捧着脸冒星星眼,“知、知哥,你声音也太好听了吧。”

  容知从酒柜里抽出一瓶朗姆酒,拧开酒瓶盖子,把朗姆酒往盎司杯里倒,纤细的手指夹着盎司杯,酒瓶里的酒就倾泻进摇壶。

  容知拿过摇壶,动作十分潇洒的往空中一抛,冰块在里面撞出叮咚细响,她手背在身后,就那么随意又精准的接住抛起,来回几次,看得人眼花缭乱。

  她眉梢微挑,把调好的酒倒入鸡尾酒杯,冲面前的客人笑的几分邪气。

  “小姐姐,你的午夜.情.人好了。”

  琥珀色的酒里点缀了一颗红色的樱桃,宛如少女的红唇,明艳而暧.昧。

  她那双狐狸眼里映着细碎的浅光,朦胧似雾,看起来比酒色还撩人。

  接班的同事见对面的客人都要被容知给撩的昏过去,啧声拍了拍她的肩膀,“知哥,你下次收敛点,看看咱们酒吧里那些女的,我总感觉她们下一秒就能冲上来把你分了。”

  容知几下写完交接本,挑唇,“是么。”

  容知在第七感觉里工作快半年了,这半年里第七感觉客人一天比一天多,其中女生最甚,都是冲着容知来的。

  下班后,容知没有直接回家。

  现在是凌晨两点多,她去夜宵摊买了份宵夜,然后骑着自己那辆小绵羊往清渠县县医院开。

  抵达病房。

  容知脚步一顿。

  病房里有轻微的说话声传出。

  “三少爷呢?你不是说他在医院的吗?”

  “我哪知道,路管家说少爷就在这,行了行了,接不到人今晚先回去,明天再过来。”

  “要不是老爷子急着见孙子,我们至于大老远的半夜过来...”

  容知往后站了站,靠在墙上,医院里到处都是消毒药水的味道,糅杂了没有病房睡在走道里病人的汗水味,有些刺鼻的酸臭,她眉梢漫不经意的皱了皱。

  声音越来越近,病房门很快被打开。

  里面朝外走的两人一眼就看见了她的存在。

  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着简单的黑色衬衣,扣子一丝不苟的系到最上,深黑色的长裤,脚底踩了双帆布鞋,略长的刘海松散的搭在漂亮的眉眼上。

  随意的倚在那,满身的桀骜不羁。

  样貌相当出众,想不注意到都难。

  深色西装保镖模样的男人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三少爷?”

  容知散漫的抬了下眼,面无表情,“叫我?”

  姚广顿时对他笑了笑,恭敬道:“三少爷,我是容家的保镖姚广,受容先生所托,来接您回家。”

  姚方接过话,“您是容家十八年前遗失的孩子,我们会在路上跟您解释剩下原因,现在老爷子生病想要见您,请您先跟我们回去。”

  语气挺恭敬,就是说出来的话一点都不留人反驳的余地。

  容知并不是何颂之的亲生孩子,这个认知是在三年前容家发生火灾前,容知从何颂之和容伟的争吵里知道的。

  只是知道没多久,容家突然起火,容伟葬身火海,何颂之也受了重伤昏迷,至今未醒。

  容知就一个人带着弟弟容风眠从落霞镇搬到清渠县来,一方面让何颂之得到更好的治疗,一方面让容风眠读初中。

  为了方便行事省麻烦,她把头发剪了,穿衣风格倒没换,只是身边人好像都把她误会成了男生。

  而她也忙的没有空去找什么亲生父母。

  想过容家会找来,但没想到是今天,不过,她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三少爷,老爷子那边耽误不得,您赶紧跟我们回去吧。”

  姚方见她不回答,眉头皱起催促,心中暗嗤,就知道是山沟沟里长大的,瞧着模样好看有什么用?半分礼仪都没有。

  容知指尖微动,把宵夜从勒的有些痛的食指换了个,点点头,“知道了,等我一下。”

  说完,她并不理会两人,越过他们走进病房,关上门。

  ......

  第七感觉。

  灯光打不到的角落有些阴暗,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稍稍褪去稍许,卡座里,两个男人并肩而坐。

  “看完没?看完咱们就走了。”江故君视线从吧台收回,“我真是搞不懂你,从圣格岛匆匆忙忙飞回来,就为了看一眼那个调酒师?”

  “嗯?”

  男人唇边心不在焉的叼着一支未点的烟,斜倚在沙发里,姿态慵懒,笑,“不行?”

  他侧过脸,鼻梁高挺,左手食指闲闲的点在额角,浓密纤长的眼睫微垂,天然带笑的桃花眸勾着,天生含情。

  斑斓的灯光照亮他的眉眼,是掩不住的清冷绝华。

  他喝了酒,嗓音是散漫的微哑,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微抬的侧面线条如刀刻尺量般,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是点到为止的精致。

  江故君心想,得亏他这些年都不在京城,不然就这幅他看了都想拜倒在他西装裤下的模样,还不得让那群名媛们前仆后继。

  “行,怎么不行。”江故君啧了一声,“那说说看,你倒是看出什么来了?”

  柏宿眉梢微挑,纯黑色的打火机在指骨分明的手中散漫的转着。

  ‘咔擦。’

  唇边那根未燃的烟被点燃。

  烟雾缭绕,雾霭遮掩了他面上的神情,略显迷离。

  “腿长。”

  柏宿眸光深敛,轻笑一声,“身材不错,适合穿旗袍。”

  话音刚落,江故君猛然一惊,“我没看错那是个男生吧,你现在饥渴到这种地步了?”

  柏宿睨了他一眼,直起身,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漫不经心道:“走了。”

  ......

  姚广跟姚方两人在门外等了半小时。

  等的姚方都想冲进去把人绑起来直接带到京城算了,容知才从里面走出。

  她去找何颂之的主治医生交涉接下来的治疗方向,又交了一个月的治疗费,才跟姚广两人离开。

  姚广坐在副驾驶上,透过后视镜打量着后座上低着头的男生。

  “容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当年容家正被其他两家联合攻击,夫人受到惊吓把您跟二小姐早产下来,一时不察您就被抱走了...”

  按姚广的说法,当年京城四大世家鼎立,其中两家合伙想把容家搞下去,在容家安排了内鬼,容家遭难,容夫人被迫早产,孩子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内鬼抱走。

  容知就是被抱走的那个孩子,按年龄算,她行三,所以被叫一声三少爷。

  容知翘着腿,懒懒散散的倚在靠背上,左手轻搭在额角处,长袖滑落露出一截腕骨,腕骨上戴了一串绕了五圈的佛手串。

  眼尾处染了若隐若现的疲倦,缓慢的点了点头。

  浑身上下一副懒洋洋的痞气,还有浓浓的酒味传来,也不知道她之前干什么去了。

  姚广眼神沉了沉,抿唇没有出声。

  这位三少,是当真没有半点容家人该有的优雅知礼的样子。

  他们接到的资料,是容知十五岁前就一直生活在一个偏远村子里,学习成绩极差,高一直接辍学打工,就连她是男是女,也是从旁人嘴里听说的。

  清渠县距离京城挺远,开车要八个小时,车窗关紧,窗外的风景一掠而过。

  车内一片沉默。

  容知两天没睡,车里气氛太安静,她阖眸准备睡觉。

  “三少爷。”姚广回头,从抽屉里翻出一张毯子递过去,“给您。”

  姚方开车的缝隙看见他的动作,撇了撇嘴角。

  姚广蠢的吧,上赶着讨好一个看着就不受宠也没未来的痞子少爷,有病。

  容知睁眼,接过毯子盖在膝盖上,慢声,“谢谢。”

  “三少爷不用客气。”

  容知唇角微翘,带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

  

长春白首
阅读(排雷)须知   【柏:bó/宿:sù】   1.非团宠非马甲,成长型温馨甜文   2.本文相当慢热,逻辑强迫症慎入,挑刺慎入,低于五星评论一律删除   3.我都写这么明白了,喜欢就看,弃文不用特意告知我,也不接受任何写作指导,都是懂事的乖孩子,怎么做不用我说   4.拒绝一切过分ky,作者脾气比知哥还爆,超过接受范围直接开麦    5.未成年人禁止喝酒   6.以上能接受,欢迎各位小可爱入坑,祝愿各位小可爱天天开心!知哥Choose you!

第1章 三少爷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