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姜家慕晚,最是无情

  离开这座城时,她将过八岁生日,如今一走十六年。

  再归来,这座城,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

  人人知晓姜家司南,却鲜少有人知晓姜家慕晚。

  若说长孙,谁能比的过她姜慕晚?

  风雨瓢泼之后便是归途。

  即便归途布满荆棘,那又何妨?

  她伸手,拢紧身上风衣,听着树枝上滴滴答答的雨滴声,缓缓的,渡步前行。

  颇有一种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之态。

  周一清晨,对于华众而言,又是一场天崩地裂。

  集团股价高开低走,姜家一众人等连着数日未眠,此时可谓是急的焦头烂额。

  那诺大的办公室里,飘荡着怒吼声。

  姜临此时可谓是肝火旺盛,难以自控。

  暴怒声从旁响起:“顾董那边不是同意了吗?怎又平端拒绝?”

  秘书站在一旁汗涔涔,颤抖着开口:“顾董倒是未曾拒绝,只听徐特助说昨日连夜去了巴塞罗那,如今联系不上。”

  哗啦、、、、、、一叠a4纸打印的报表迎面而来,甩在了秘书脸面上。

  砸的他迷了眼。

  钝刀磨人最是绝望。

  不答应,不拒绝。

  这无疑是想拖死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再去拉投资,君华那边不能指望了。”

  到底是在高位上坐久了的人,一眼看透事情本质,知晓再拖下去,必死无疑。

  这个周一,于华众而言,可谓是鸡飞狗跳。

  而另一方,与之截然不同。

  高空之上,一架私人飞机平稳而过,徐放拿着手机看了眼信息,而后微微侧身,望了眼身旁闭目养神的男人。

  欲要开口言语,但触及到他清冷的面庞,止了言。

  “说,”男人并未睡着,自也能感受到秘书几度欲言又止的目光。

  徐放回了回神,斟酌了一番,小心翼翼开口道:“华众底子不浅,如今遇到难处,只要投资跟上,必然是能起来的,这于君华而言,是个好机会。”

  且不说姜老爷子的声望摆在那里,眼下这个机会错过了,怕真的就错过了。

  身为秘书,许多话,不当说。

  在决策与思想上更不能走在老板前面。

  可徐放一心为公司着想,也知晓顾江年虽是心狠手辣,但能听下属意见,只要不过度,当提得提。

  顾江年依旧闭眸靠在座位上,浅浅勾了勾唇角,俊逸的面庞上多了份邪肆:“你不懂。”

  徐放疑惑,不清楚这个不懂到底是不懂在哪里。

  “我、、、不明白,”他如实言语。

  男人微微掀开眼帘,侧眸望了眼徐放,仅是一眼,便足以让他屏息。

  “姜家除了姜司南,还有一个姜慕晚,姜家慕晚啊!”说到此,他似是颇有些感叹,紧接着再道了句:“最是无情。”

  早年间,姜家的事情闹的满城风雨,如今无人言语,不过是时间洗刷去了曾经的不堪罢了。

  知晓的人,依然知晓。

  姜慕晚回来了,姜家人,怕是不好过了。

  “姜慕晚是姜副总跟前妻的女儿?”徐放小声问了这么一句。

  未曾得到回应,只见这人,勾着唇角继续闭目养神。

  c市,从不缺豪门,每年富一批人,破产一批人,更新换代的速度何其之快。

  若非屹立不倒,又怎会知晓姜家之事?

  这年三月,c市雨水不断,起起落落,晴不过两日便是大雨倾盆而下。

  这日中午,姜老爷子出院,此时,华众已然度过难关。

  股市回稳,战争微停。

  姜老爷子年轻时在大学教金融,随后从体制内出来开了公司,在商界,学业界,可谓是个一等一的人物。

  说句桃李满天下,也不为过。

  出院这日,商界好友,教育界学生,来的不少。

  老爷子躺在床上与众人浅笑嫣嫣,有老友笑道:“人老了,得服老,你这位置该让给孩子们了。”

  说到此,老爷子点了点头,笑道:“该退休了。”

  这日,老爷子从医院到家,伸长了脖子望着,却始终不见人来。

  归家,进了房间,老管家将人扶上床,待姜家人走后,才小声道:“老爷在等大小姐?”

  后者笑了笑,算是应允。

  “眼下没来,怕是不会来了,”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再过不久,夜幕降临,一日也当过去了。

  “她会来的,再等等。”

  姜慕晚是姜家的第一个晚辈,是老一辈倾注了全部心血去疼爱的后辈,即便离开姜家,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老管家听言,微微叹息了声,只道:“当初若是将孩子留下来----------。”

  后面的话,他没言语出来,人生行至半百,怎会不知晓人生根本没有当初二字?

  那是姜家人心里的痛,不能提。

  这夜,姜家灯火通明,因着老爷子出院,该来的人都来了。

  傍晚时分,一场大雨倾倒下来,将院子里的花儿打的左摇右摆。

  姜家院落内,灯火通明,一家人围着老爷子家长里短,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屋外那飘摇的细雨似乎丝毫不能影响她们的心情。

  一旁,佣人端着餐盘穿梭于前,不消片刻,将空荡荡的餐桌填满,管家张叔在一旁轻唤,示意可以开餐了。

  老爷子闻言,不为所动,反倒是将目光落向了屋外,望着这瓢泼的雨,眉头紧了紧。

  一旁,姜家大姑娘姜微见老爷子目光落向屋外,笑问道:“有客人?”

  老爷子落在拐杖上的手紧了紧,望了眼自家闺女一眼,平淡道:“自家人。”

  姜微目光扫了眼在场的人,似是在看谁人没来,可一圈下来,

  见姜家人都在,不由的将疑惑的目光投到自家大哥身上,后者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六点,夜幕微微压下,屋外雨势渐小。

  六点半,夜幕降临,雨势又起。

  砸的院子里的遮阳伞啪啪作响。

  “怕是不来了,在等下去菜都凉了,”老管家从旁开口,话语万般小心。

  半小时过去,纹丝不动的老爷子微微低头,叹息了声,扶着拐杖起来,苍老的面容上失望尽显。

  “怕是雨势太大挡了步伐,爷爷要不跟我说那人在哪儿,我去接接?”说这话的,是外人眼中的姜家长孙姜司南。

  姜司南二十有二,将将大学毕业,正攻读c大金融系研究生。

  外人眼中生在罗马还努力学习的富二代。

  老爷子闻言,看了眼姜司南,微微叹息了声,只道手心手背都是肉。

  “罢了,用餐吧!”

  他缓缓摇头,往餐桌而去,姜微在一旁扶着。

  今日一家人陪着老爷子,见他心情不好,本是想着再言语一句,是谁,住哪儿,好去让人接来,了了老爷子的念想。

  不想将将开口,屋子里突然的沉默让她收了回去,扶着老爷子的手微微回眸望向门口。

  雨幕纷纷之下一女子着一身黑色风衣,撑着一把红色雨伞站在门口,雨水啪啪的落在伞面上,敲打出阵阵声响。

  倾斜的雨伞挡住了她半边脸。

  哗啦———女子收了伞,雨伞上的水珠倾了一地,抬眸,望向屋内众人,仅是这一眼,屋内气氛更静默了半分。

  一时间,众人只听得见屋外雨水的滴滴答答声。

  多目相望,均是无言。

  屋外,姜慕晚面容冷漠,英气十足的眉眼挂的是一股子寡淡,挺拔的身姿给人一种孤傲之感。

  指尖一把红色雨伞正顺延着往下滴着水。

  落在水泥地上,消失不见。

  片刻,众人只见她抬手,将红色雨伞随意挂在门把上,管家正准备过来接过她手中雨伞,终究是迟了一步。

  “好久不见,”女子冷冷开口,说了句万分客气的话语。

  一石激起千层浪,杨珊侧眸望向身旁的姜临,眉眼间尽是不可置信。

  似是未曾想到姜慕晚会在这夜光临姜家。

  而姜临,显然也未曾从惊慌中回过神来。

  目光落向老爷子,见本是满脸无奈的人此时喜笑颜开,瞬间了然,老爷子知晓这一切。

  姜慕晚就是他今日要等的“自家人”。

  “何时回的?”姜临开口询问,话语里说不清带着何种心境。

  “有些时日了,”一问一答,无过多言语,姜慕晚并不喜姜临。

  是打从心眼里不喜这么号人。

  尽管他们之间有着血缘关系。

  “回来怎也不提前联系?”

  这话,若是放在平常的父女身上或许是一句关心的话语,可放在姜临与姜慕晚二人身上,并非。

  并非就罢了,更甚是带了些许不欢迎的意思。

  姜慕晚提着包,站在门口,不急着进去,反倒是因着姜临那句话本是跨进门的一只脚又缓缓的往回收了收。

  大有一副你不欢迎我随时可走的架势。

  她也是个端的住的人,不急着向前。更是知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身后,屋外大雨倾盆,屋内,气氛凝重。

  姜慕晚擒着几分疏离的浅笑望着姜临,不回应他的话语。

  一时间,气氛尴尬。

  倒是一旁老爷子过了半晌冷眼瞧了眼姜临道:“自家姑娘,想回便回了,提前联系个什么劲儿?闲得慌?”

  

李不言 下载APP支持作者
开更、往后更新时间为午夜十二点,老规矩哈!   声明:男强女强文。

第二章:姜家慕晚,最是无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