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9章原来你是个哭包啊

  云城的天有些淡淡的蓝,白卿欢漫无目的地走在墓园里。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何去何从。

  原本以为云城可以给她一种归属感,但是现在的她,心里一片寒凉。

  回想起往昔的时光,她最敬爱的哥哥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一次狠话。

  记得有一次,她因为不小心将院长妈妈最喜欢的花瓶弄碎了,心里很害怕。

  哆哆嗦嗦的站在那大气不敢喘,眼泪啪嗒啪嗒就落了下来。

  在外面打扫院落的苏木听到房间里的哭声,连忙放下扫帚跑了进来。

  见满地的花瓶碎片,年幼的他跑过来抱了抱正在哭泣的自己。

  刚好院长妈妈回来了,满地的花瓶碎片,让原本一直对他们温柔至极的秦樱,第一次发了火。

  当时她被吓得不敢吱声,在秦樱的质问声下,苏木挺着小身板直直的站出来。

  将幼小的她护在身后,那时候,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快乐的人。

  那天,她的哥哥第一次为她受伤。

  白卿欢抬眸看着湛蓝的天,将眼中的泪意逼了回去。

  苏木冰冷的眼眸和话语,在她脑中回旋不断。

  她知道不能怪哥哥,他是以为自己死了,所以才那么冷酷无情的说出那些话。

  可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怨怼的。

  “原来你是个哭包啊。”

  身后冷不丁的传来一句话,白卿欢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转身看了看身后,却没有人。

  待她回过头来时,那双蓝色的眼眸映入眼中,吓得她后退一步。

  “景云祺,你走路不能出个声儿吗!”

  白卿欢被吓得有些懵,她本来心情就不好,现在被人这么一吓,就更不好了。

  “是你自己没听到而已。”景云祺挎了挎手中的黑色长包,眼眸有些幽深的盯着眼前的女孩。

  “你怎么会在这?”

  白卿欢缓了过来后,看了看手中的铃铛,她没有摇铃铛啊,怎么他就出现了。

  “来见一个故人。”景云祺拧着眉淡淡道。

  白卿欢环顾四周,这里是墓园,来见故人想来是来祭拜某人的。

  随即便没在追问下去。

  “你呢?”

  “我啊,就随便逛逛。”

  “逛逛?逛到墓园了吗?”景云祺丝毫不信,满脸嘲弄。

  白卿欢不气也不恼,虽然两人只见过几面,但是聊起天来却没有任何的陌生感。

  “你和刚才那个人什么关系?”景云祺双手挎着包,转头看向远方,白卿欢停下脚步。

  转身有些生气的看着景云祺。

  “你跟踪我?”

  看着语气不满的女孩,景云祺倒是没多大在意,只是淡淡的道“墓园就这么大,我不想看见都难。”

  白卿欢瞬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刚才人家都说了,是来看故人,说对方跟踪自己,看起来好像是自己太自作多情了。

  “没什么关系,就是见过一面的人而已。”白卿欢撇着嘴道。

  景云祺探寻的目光在女孩身上游走,接下来,他也并没有多作询问,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出了枫华苑。

  傍晚,夕阳西下,苏木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寓,直到白晓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苏木,今天有个女孩来找你,还送了花,我给你放桌子上了。”

  苏木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迷糊道“什么女孩?”

  “喔,就上次在警局找你的小姑娘,后来我告诉你,你去墓园了。”

  

第89章原来你是个哭包啊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