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蝶变新生

  纤细小巧的双手慢慢摩挲着殷红的唇瓣,澄澈的眼神中充满着对新生的热切。

  对于现在的白卿欢而言,重生这件事虽然令人匪夷所思。

  但至少她以另一个人的身份继续存在于这个世上,只是不知这身体的主人……会是谁呢?

  正在她神思之际,门外渐渐响起了脚步声,白卿欢转身不再看镜子。

  双手拿起一把木梳抵在胸前,纤弱的身子紧挨着梳妆台,屏住呼吸。

  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即将被打开的房门,在紧张的心跳节奏下,啪嗒一声门开了……

  原本以为会像影视剧般出现逼良为娼的情节,没想到入目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的阿姨。

  年纪大概在四五十岁的样子,手中托着一个托盘,碗里盛着黑色的液体。

  呼……

  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看来,是自己多心了,白卿欢啊白卿欢,你这脑子咋没一点长进,都脑补些什么呢。

  “司小姐,您这是?”

  呃……面对询问,白卿欢才反应过来,连忙手足无措将抵在胸前的木梳放下。

  怎么办,这根本是一个陌生的环境,要是她开口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那她岂不是露馅儿了。

  正要开口解释的她,看着面前的人动作娴熟的将托盘放下,并未打算听她解释,好像习以为常一般。

  “司小姐,先生嘱咐我,让你尽快把药喝了,小心……小心别伤了身体。”这个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女仆人好像欲言又止。

  而白卿欢也并未作声,只是神情呆滞的看着,但是脑中却是在思考着。

  毕竟现在的她身处陌生的环境,是福是祸都还不知,稍有不慎,再次去见阎王了,那她岂不是白搭,还是少说话为妙。

  “唉,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我都忘了,你不会说话。”

  !!

  啥,这副身体的主人居然是个哑巴吗?

  老天,你和我开什么国际玩笑!

  震惊之余,白卿欢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的消化一番。

  可又隐隐觉得哪不对劲。

  虽然从头到尾自己没说过一句话,但是白卿欢很明显的感觉到这副身体的主人的声带完全没有问题,是能发声的。

  可是为什么面前这个人却说她是个哑巴?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白卿欢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

  厚重的眼影遮盖了眼睛原有的灵动,却还是能够惹人怜爱。

  “快把药趁热喝了吧,你身子骨弱,要是再不好起来,婚礼的时候就不好办了。”老佣人轻言细语柔声道。

  可在白卿欢的心里此时已然是翻江倒海。

  婚礼?

  敢情她这重生一次就要嫁人了,眼神慢慢油由疑惑变得清明,理智告诉她先静观其变再说。

  转头看着还冒着热气的药水,白卿欢思衬再三,将那碗药端起,一饮而下,苦涩的味道充斥着鼻尖,令人作呕。

  但她还是忍住了,因为现在站在她面前这个老佣人和院长差不多的年纪,不知怎的,就想起了院长妈妈,内心莫名的就忍不住酸楚,还有哥哥……

  叩叩……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白卿欢的思绪。

  “林嫂,先生回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司小姐,先生回来了,你先好好休息,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再吩咐我。”白卿欢点了点头,看着林嫂拿起托盘面色急切的就匆匆退了出去。

  内心狐疑,这个被称为先生的人有那么恐怖吗?

  为什么在她看来这些人好像都很怕他一样。

  待林嫂走后,白卿欢打开房门猫着身子蹑手蹑脚的跟在林嫂身后走到楼梯口。

  眼神一瞅一瞅的朝楼下观望着,还好她所站在的这个视角能看到楼下的一些境况。

  几分钟后,只见一个身着一身灰色西服的男人从大厅门口进入,从她的这个视线只能大概看到男人大概的身形和着装,以她纵横娱乐圈多年的审美来看,这男的似乎……也不怎样嘛。

  大热天的还围着个面巾,戴着墨镜,是丑得没法见人吗?

  哎,抱得美男归的想法似乎又要泡汤了。

  就在她失望着要离开的时候,楼下似乎传来了声音,用手贴着耳朵仔细的听着楼下的动静。

  “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男人声音清凛而富有磁性,好似琴键上丝丝悦耳的清音。

  “女人?”

  林嫂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迷惑,下一秒便反应过来“沫欢小姐刚喝了一碗药,现在正在楼上休息。”

  原来这副身体的主人叫司沫欢,名字里居然也有一个欢字,这么巧的吗?

  

第2章蝶变新生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