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原来是个小可怜

  霍南看着向他冲过来的三人,又看了眼一脸淡定的凌傲然:完了完了,然哥这是被吓傻了?看他们那么猛,他肯定打不过,没想到他这一世英明啊,就要毁在这了。

  他划开手脚准备应战。

  还没来得及动手,一个少女就挡在了他的面前,一个回旋踢就踢在了冲在最面前的男人的胸口上。

  “砰”的一声,他就飞出去了好几米远处。

  那个人倒地时,另外的两个男人才反应过来,又向她袭来。

  墨曦伸手捉住了一人手,那人想挣脱,却完全动不了,他惊骇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完全想不到她的力气这么大。

  墨曦根本没理会他在想什么,接着又来了两个回旋踢。

  “砰砰”的两声,那两个人就飞到了刚那人的两边,三人齐齐的躺在那。

  为首那个男人看着自己四个小弟都受了伤,挺愤怒的。

  盯着她的脸看,神色变深,脸上掠过一道狠戾。

  他从腰间上掏出了一把匕首,向她袭来。

  “砰啪...”了好几声。

  墨曦不急不缓的拍了拍手,低眸看了眼为首的男人,勾着唇痞痞的笑着,很是张狂:“就这身手也出来混?”

  那男人吐了口血,他擦了下嘴巴,想站起来,却完全使不上力。

  这时霍南也反应过来了,他一脸震惊的看着那个少女:“曦姐,你是不是练过,这身手,又快又准啊。”

  墨曦没回答,而是问了句:“报警了没?”

  “报了,估计不用十分钟警察就能到了。”站在一旁依旧十分淡定的凌傲然道。

  这时,那两个女生走到她们面前,低着头,怯生生的开口:“墨曦,谢谢你们。”

  几人这才偏头看了她们一眼,两人脸上还有泪痕,估计是吓坏了。

  “夏诗言,怎么是你啊?”凌傲然惊讶的说道。

  她们刚一直躲在角落,没有灯光,看不清她们的脸。

  夏诗言又看了眼墨曦,然后回答道:“校医室关门了,我陪我朋友出来看病的,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

  另一个女生唐沁一脸崇拜的看着墨曦,补充道:“我们才刚买好了药,就被他们追来了这,墨曦,真的谢谢你们。”

  墨曦扬了扬眉,没说话。

  这时,警笛声传了过来。

  几位民警看了眼地上的五个男人,微微愣了下,然后看向他们面前的几个学生:“怎么回事。”

  凌傲然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下。

  几位民警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眼墨曦,又对他们说道:“做个笔录,你们才能回学校。”

  很快,笔录就做好了,民警又道了句:“我们回去会调查他们的,你们先回学校吧。”

  几个人是高中生,民警也不想耽误她们学习。

  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但是他们出来的目的还是没有忘的。

  买了奶茶,五人很快就回到了学校。

  唐沁是三班的,在一楼就跟他们分开了,走时还说了句:“墨曦,真的谢谢你,改天我再请你喝奶茶吧。”

  墨曦又扬了下眉,没有说话。

  四人回到教室时,物理老师正在发试卷。

  看到他们时,问了句:“你们四个去哪里?”

  夏诗言看着他很认真的回答道:“老师,我们请假了。”

  讲台上的物理老师听到她的话,也没问什么,就看了她一眼:“试卷写选择题填空题和第一道大题,明天早上交。”

  墨曦把试卷扫了眼,便收到桌筒里,随便拿起了一本书翻了起来。

  ***

  权灏几人出了火锅店就回了别墅。

  没过多久,白以辰就拿到了让人调查的文件,唉了声:“灏爷,没想到你那妹子身世那么可怜啊。”

  说着,就把文件递给了权灏。

  权灏扫了一眼,眯了眯眼,带着点寒意,没说话。

  文件上面记录着墨曦从小到大逃课打架的事情。

  不过八年前她的父亲出事后,墨家主动跟他们脱离了关系的事写得很模糊。

  之后有关她的事情也很模糊,后面就直接写了句,两年前母亲去世后,消失了,直到前几天才出现。

  “消失了两年?查不出来吗?”这时,易之蒿也看完文件了。

  白以辰摇了摇头,“估计是去了没人的地方呆了两年吧,毕竟她母亲去世的事情对她打击挺大的,不过,倒是没查出来她母亲是怎么去世的。”

  “那还真是可怜啊,上面不是说她还有个弟弟吗?怎么没见过。”

  “派去调查的人去问了她之前在的那个南丰镇的人,有人说是跟她母亲一起出事了,也有的说跟她一起消失了,不过现在就她一个人回来,估计是第一种可能了。”白以辰又摇了摇头,挺沉重的说道。

  听他们说完,权灏还是没说话,但他们能感觉得出来,周围慢慢笼罩了一丝寒气。

  明显就是这位爷发怒了。

  两人同时抽了抽嘴角,之前一百多亿都没能让这位爷有任何反应,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按这时间来看,跟京城八年前的爆炸案一样,应该是灏爷要找的人了吧?”易之蒿翻着资料问了句。

  “难说,”白以辰还是摇了摇头,“这资料上也没个地点啥的,就说她父亲八年前出意外去世了,这意外多了去了,而且,在京城,我们也没听说过墨家啊,不过……”

  说着,他偏头看了权公子一眼,眼底里带了些意味不明的笑:“爷,要不要现在就把墨家给弄了?”

  有用时就是墨家的人,出来事后就撇开了关系,这样的家人,不要也罢。

  权灏手里轻捏着那份资料,薄唇抿成一条线,墨眸宛如寒潭,没有一丝温度,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一句话也没说。

  易之蒿听到白以辰的话,也看了那位爷一眼:“还是不要了,她对墨家的态度我们就从一个电话里也看不出来,再过段日子看看再说呗。”

  “行吧,那就让墨家的人再活几天。”白以辰扫了眼权公子,见他也没意见。

  过了会,白以辰刚把文件收了起来,看到了一旁放在桌面上的病例,他拿起来翻了翻:“对了,权哥,你别忘了你答应了罗教授明天又个手术啊。”

  易之蒿也补充道:“早上八点开始。”

  权灏还在想着事,听到他们的话,他才回过神来,往椅背上靠了靠,挺漫不经心的嗯了声。

  这个手术他之前已经研究过了,没多大问题。

第16章 原来是个小可怜

目录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4:40
00: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