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者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部分书最新付费章节不限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兄弟相聚

  2、兄弟相聚

  接过李弘中递过来的纸盒,拆开包装,周永军才发现是一台传呼机。

  桑塔拉驶出派出所的门外,副驾驶座的钱海丰转过头来,一张银盆大脸笑容可掬,粗壮的手掌上堆着一撮瓜子伸到后座的秦科面前。李弘中的手指关节粗大的左掌沿掌握着方向盘,右手朝后座抛去一包香烟。

  “你这瓜子怎么就吃不完啊?”周永军将传呼机放在腿侧,伸手捏了钱海丰掌心的一颗瓜子,而秦科没去搭理小胖子,白皙修长的手指夹住香烟盒,抽出一支点上,递给周永军。

  “哇,被人伺候的感觉真好。”周永军接过烟,放在嘴角叼住。“胖子啊,警察叔叔说你经常搅乱治安,是不是欠收拾了啊。”

  “你再不回来,老大都不管我们啦。肖强就被管得更死了。”钱海丰将瓜子全部塞给周永军,脑袋靠在座椅上长叹一声,“你说我一枚胖葫芦,每天被爹揍,我只有出门找人出气了。不过你放心,都不是我惹祸的,别人惹祸了我还手总是应该的嘛。哥啊,还是说说肖强,继续说。”

  “家中有母虎啊。这肖强啊,他这是多缺母爱啊?”

  秦科不阴不阳地帮补了一句,换来李弘中一声呵斥,“关你叉事?你一个25岁的处男去帮结婚生子的人分析婚姻生活?操蛋。”

  “怕老婆不是坏事,对吧,再说了肖强这不是怕老婆,是爱,不过是爱的有些过分了。老大,你也很‘爱’未来嫂子对吧?”胖子钱海丰见顺利转移了枪口,在座椅上转过身体侧头先看看李弘中,再看看周永军,满眼的揶揄。

  周永军没有说话,叼着烟笑眯眯地看着窗外,心中平静而温暖。这种几兄弟在一起互相笑闹的日子,从90年去当兵之后,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回来探亲的时候,只见着了才退役的李弘中。这个大哥打小就稳重,做事情也雷厉风行,打起架来也是勇猛无比且极有技巧。别看现在秦科与钱海丰在损他,那是因为都知道这种事情李弘中对兄弟们的揶揄毫不在意,外人瞎说就不一定了。

  “话说二哥啊,你这暴脾气真得改改了。”秦科推开钱海丰递过来瓜子,笑着说,“现在咱们这地方,坐在一起讨论的都是生意经,哪有什么心情去管闲事,更别说是什么见义勇为了。万一今天我们不在,你要是吃了亏怎么办。”

  “你宁愿看见咱们这里四处乌烟瘴气恶名昭著?,然后连个外地人都不敢来?”周永军翻了个白眼,“再说了好歹咱们受过部队教育的人,你也得对得起自己曾经穿过的那身军装吧。”

  “我觉得老二说的没错,退伍不褪色你忘记了?你这兵当得…….”李弘中插言说道,“老二还是党员,要是遇到这种事情视而不见,那些军功章勋章之类的干脆直接还回部队得了。”

  秦科嘿嘿讪笑,不再说话。

  “我们去下午茶吧,晚上我们就不管你了,你肯定要去爷爷家,我建议你让你妈妈一起去吧?”李弘中不搭理秦科与钱海丰,将车行驶进一条岔道,停在一家叫‘悦点’的茶楼门口,“这家茶楼的点心还是原来的味道,估计你很想念的。”

  这句话一下子将周永军弄得抑郁起来。

  父亲周连杰在周永军10岁的时候便去世了,在海关上班的母亲孟莲香精明干练,平常都没时间管周永军,所以周永军当兵这事儿是听爷爷安排的,这让他母亲十分恼怒,在周永军接到通知的当天便带着小女儿搬到了单位宿舍,周永军的奶奶去世的时候,孟莲香才与老人家恢复了日常的走动——老人两口子都住在干休所。

  想想这事儿就头大。

  四个人在‘悦点’二楼找到位置坐下,秦科手中帮周永军拿着盒子,“传呼机的号码就在盒子里。”周永军接过盒子,目光扫视着四周,茶楼的生意不错,只是应该新装修过,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而且,喝茶的人不再像当年只有些本地老人了,客人说话南腔北调,哪儿口音都有。

  “热闹吧?我回来都不习惯了,到处都是外地人。”钱海丰招手让推着餐车的服务员过来,一边气哼哼的,“你说这拖家带口的跑来这边干啥,真以为这边遍地黄金啊。”

  “你们现在在干嘛?老大我知道在物资公司,胖子你呢?麻杆呢?”周永军从餐车上那了一份烧麦,随口问道。

  绰号‘麻杆’的秦科坐在周永军的左侧,也拿了一份肠粉,随口回答,“我帮家里守着店呢,胖子在考车呢,打算去跑货柜车,这活儿虽然累点,可赚钱啊。”

  “我才不想去呢。”胖子已经将餐桌上的瓜子全部收进了口袋,已经拿上筷子开吃,嘴里嘟嘟囔囔,“我真羡慕麻杆呢,我也想开店,家里不同意,门面太贵了。”

  “不说我们了。”正在分茶的李弘中开口,“你呢,老二,回来了,就要想着工作了,家里有什么安排吗?”

  “我不知道啊。”周永军拿筷子的手僵了一下,苦笑道,“你又不知道我那老娘,恐怕这下正在低声下气地求人办事呢。和我说了,让我不要有什么顾虑,其实她不明白的是我顾虑的便是她到处去帮我求人。电话里说了根本不搭理我。”

  李弘中眯了眯狭长的眼睛,递过去一杯茶,安慰道,“得啦,你超期服役的事情,不知道你妈妈哭了几回了,回来了就听她安排吧,反正都是为了你好。”

  “我最烦这话了。”胖子咽下口中的烧麦,愤愤不平,“什么都是为了你好,就像我爹,他做司机就非要我做司机啊?你说我这三年兵当下来,回到家还管得更严了,我冤不冤啦。”

  “肖强呢?他在做什么?”周永军见胖子又开始感慨,赶紧转移火力。他知道胖子的父亲是火爆脾气,胖子小时候是没少挨揍,即使是胖子退役回来,他爹一样是想揍就揍了,从不犹豫。

  “他们家的水产店啊,我跟你说啊越搞越大了。”胖子又兴高采烈起来,犹如自己见到了金子一般,“现在有两个店了,请了几个工人。不过他不需要干活啊,家里都是三个姐姐和姐夫在操持着呢。唉,我怎么就没这么好的姐姐姐夫呢,你说什么活都不用干,想用钱就问家里要,多美啊。唯一的痛苦就是娶了个母老虎……。”

  也难怪胖子开心,绰号‘算盘’的肖强打小就与胖子走得更近。肖强外表看上去憨厚木讷,与胖子两个人倒是相得益彰。

  周永军意味深长地看着胖子,眼神中有些笑意。

  “背后议论别人,会折***的。”

  一个声音在钱海丰背后响起,语速极快,尾音拉长。胖子敏捷地回头,看见身材壮实浓眉大眼的肖强正站在狭窄的过道上,黑亮的眼珠瞪着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皱巴巴的,脸上还挂着汗珠。

  “偷听我说话,你还有理了?”胖子不在意地扭转头,厚实的手掌拍拍身旁的空椅子,“快来坐下,说说你怎么跑来了,怎么满头大汗的。”

  先是伸手在钱海丰的肩膀上大力一拍,肖强走到周永军身边,狠狠地与多年没见的兄弟来了个熊抱。一旁微笑着的李弘中示意他赶紧坐下,给他倒了一杯茶。肖强也不管茶水太烫,一口喝完,才抬手与身边的秦科击掌。

  “麻杆,胖子给你点肉才好,你看你是越来越瘦了。老大,胖子再在背后说我,你就要和他手聊一下,这胖子嘴巴早就该贴个封条了。永军,你回来了应该去喝酒啊,跑来喝茶干嘛?害我跑了躺老粤明饭店,没碰到人……。”肖强的语速像机关枪一般,与他的粗豪形象极不相符。

  “打住打住。”李弘中抬抬手,“你怎么跑来了?你老婆孩子呢?”

  “她们回家了。”肖强的嘴角扯了扯,大手一挥,侧头看着周永军,“你这样看着我干嘛?我过来你不高兴啊?传呼机好用不,号码我选的……。”

  “她们回哪个家了啊?你自己家还是娘家?你小子是偷跑出来的吧?”周永军笑呵呵地扔过去一支烟,看着肖强狼吞虎咽地将点心塞进嘴里。打小肖强对吃的就有一股狠劲,就像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似的。据说在军区后勤部那几年,肖强追着炊事班长拜把子,为的就是想要多吃点。

  “永军你回来了打算干点啥?明天我送你去民政局和人武部吧,我跟你说我们教导员专业回来了,在人武部上班呢,熟人好办事。”肖强嘴里咀嚼着食物,嘟嘟囔囔地岔开话题,“我明天带点海鲜过去给老娘尝尝,你不在家我去得少,不过老大是常去的。胖子和麻杆都跟我一样,有些怕老娘……。”

  “你别东一句西一句的啊,胖子说你怕老婆呢。”秦科抿一口茶,笑着拿起一块点心塞进嘴里。

  “都说什么呢?你们认为那是怕老婆?我肖强怕过谁来?当年也是横扫一条街的好汉,呵呵呵……。”肖强咽下口中的食物,端起茶杯一口喝完,眼睛一瞪,豪气万丈地看着周永军,“你别听他们瞎说,这事儿老大最清楚了,我堂堂我党我军培养的优秀士兵,能怕女人?老大你说是吧。”

  正对着肖强坐着的李弘中脸色阴晴不定,眉头紧锁,嘴角极力地想保持着镇静,却因为要咬牙忍住笑意,脸颊的肌肉便一跳一跳地抽搐着。

  周永军见状微微侧目,看见一个身材丰腴五官姣好的黢黑女子,一只手插在牛仔裤的裤兜里,站在狭窄的过道满脸怒气地盯着肖强的后背,恍然大悟。也笑眯眯的问道,“你真不怕你老婆啊?”

  “不如说说你的计划?”肖强声音略低了一瞬,可抬头看了看这四双八只眼睛都盯着自己呢,声音又提高了,“怎么可能呢?女人啊…….,你们都单身,你们不明白,女人啊,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的,五十岁眼前不让吃饱的,就什么生妖作怪都没有了。”

  “你这么霸道?我怎么不知道。”女人声音悦耳,眼神清澈。可那只手就不怎么客气了,附身绕过肖强脊背捏住腰间软肉用力一掐,下巴贴近肖强的头部,温柔可掬地笑道,“要不是看见我哥的摩托车停在楼下,我还找不到你了。”

  肖强的大脸瞬间苍白又转成通红,眉毛蹙在一起忍着痛楚。他看见了李弘中与周永军脸上的笑意越积越浓,胖子早就裂开了大嘴呵呵直乐,秦科眯着眼站起来移开椅子张罗着让女人入座。

  “你是永军哥吧。”女人松开了掐住肖强的手,也没入座,先是与李弘中等人一个个打招呼,之后再朝周永军笑着点头,“我叫罗云,总是听肖强说起你。要不是今天我妈生日,也不会不让肖强一起去接你。”

  “对对对,回头我好好说他。你先坐,一起吃点东西,肖强,你怎么在你岳母娘过寿的时候跑出来呢?”周永军赶紧站起。一旁的秦科已经端来了一把椅子,放在肖强的身边。

  “我就不坐了,肖强既然已经过来了就陪你们吃吧。我就先回家了,不妨碍你们兄弟聊天。大哥,你们什么时候方便,就一起到家里来吃饭吧,我给你们做。”罗云落落大方地朝着兄弟几个点点头,目光扫过肖强的时候没做停留,眼神里有些失望。

  “实在对不起了,肖强,你跟人回去,等有空了我们再来找你。”周永军被搞得有些不好意思,对着肖强轻斥。

  “不用不用,我妈妈那边酒席已经结束了,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罗云也不与老公打招呼,转身便走过通道,走出嘈杂的茶楼。

  看着脸涨得通红的肖强,周永军抬手指了指门口,“还不赶紧去追,我倒觉得,你这老婆人挺好的啊。”

  “朱三上来了。”李弘中打断了周永军,收敛了笑意,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

  几个人闻言朝后看去,那长着一副好皮囊的朱三与四名身材高大的男性走进门内,朱三正回头看着身后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罗云,低声地与身边的人说着什么,随即抬头便与李弘中的目光对视。可奇怪的是朱三并没有走过来,只是眼神闪了闪,便在迎宾的带领下走向了另一侧的包间。

  “你们和朱三又起冲突了?”成功被朱三的到来而躲过了兄弟们起哄的肖强高兴地问道,“这个嗨佬最近与赣州帮混在一起,搞搞仙人跳什么的,真该好好揍一顿了。”

  “你还不回去?”李弘中收回视线,低头看着肖强。肖强嘿嘿一笑左顾右盼,就是不说话。

  “我们都走吧。先送二哥回家吧。”秦科轻咳一声,“二哥回家好好陪老娘,明天还得去人武部报到的。”

  “对对对,我们一起送二哥回去吧。”肖强站起来对着服务员大喊,“埋单。”

水边梳子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二章 兄弟相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