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你竟还活着呢

  月色溶溶,花影婆娑,鸟鸣声连成一片,衬得深山岁月静谧。

  冀漾坐在湍急的温泉里,任凭落水猛烈的冲刷。

  他想要冲洗掉身上的肮脏和染血粘腻的感觉。

  可是不论冲洗了多久,他却感觉自己依旧还是脏。

  直到夕阳落下,他才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上了岸。

  不知不觉,竹楼近在眼前。

  仰头望去,他卧房里的烛火亮着,灯光朦胧,一道单薄的身影,坐在窗边的书案旁。

  小小的年纪,本该圆润的她,却格外消瘦,同十二年前嫩白甜糯的模样差距很大,但眸色却是一样的清澈。

  她正捧着一本书册仔细钻研,格外认真......

  “哥哥,你回来了?”

  冀漾武功极高,走路几乎无声,直到走进来,花沅才发现他。

  登时,花沅将捧着的书放下,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她还撒欢似的颠了几步,活脱脱一只摇着尾巴迎接主人归来的小奶狗。

  冀漾刚刚沐浴回来,仅仅身着一件霜白色的丝绸中衣。

  衣领半敞,露出里面结实的肌肉线条,很是潇洒随意。

  他缓缓地走进来,对上花沅那双异常清澈的眸色,不禁微微出神。

  当年那个小狗子般大的软软一团,竟长这么大了?

  如今算算都快十二载了……

  天顺六年时,他也不过才八岁的少年,也亏了是玄黓的首个任务,不然依着自己后来狠辣的行事作风,是不可能心软,放过她的吧?

  “你竟还活着呢!”

  冀漾面对这只唯一从自己手中逃走的漏网之鱼,似回忆般的开口,语气没有丝毫的起伏。

  月光隔着窗棂而来,似乎连光线都变得朦胧。

  微风徐徐,吹得他衣领大开,长长的衣带随风飘舞,衣袂翩翩。

  冀漾皮相俊朗惊艳,可是那双精致的眼眸,却十分冷漠凉薄,瞳珠晕染开清凉,仿若是一轮三九天的冷月,仅仅被瞧上一眼,便是寒风侵肌。

  花沅抬头,望向了他。

  对上这样一双深邃如海的冷眸,一时之间,她的心都似乎不跳了。

  小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地收住。

  小手儿轻轻地扭着衣角,一副无助委屈。

  原来他还没忘记“杀蛋之仇”......

  他怎么说未来也是个权倾天下的男人,胸襟咋就能这么小呢?

  还未来宰辅呢?

  难道就不懂得宰相肚里能撑船......

  唉!她这根纤细的脖子,是这么看都不怎么牢固。

  她是不是应该立刻转身,撒腿儿就跑?

  可是偏偏,她的双腿好似是注了铅一般,重得根本就抬不起来。

  于是,花沅就这么呆呆地立在原地。

  她怯怯地昂着小脑袋,就这么静静的瞅着他,杏眸氤氲着水雾一眨一眨,弱弱地望着他。

  而此时,冀漾也在瞧着她,望着那泛白的小脸,长而卷的睫毛下一双墨玉般的眼珠子,时不时地咕噜噜地转动着,一头的虚汗的往外直冒。

  “被褥里放的什么?”男子淡淡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嘶!”花沅终于回神,倒吸了一口气。

  糟了,被发现在人家被窝里孵蛋蛋,会不高兴吧?

  怎么办?

  花沅酝酿了一下情绪。

  她长睫下的杏眸氤氲着雾蒙蒙地湿气,娇软软又迷茫茫地望着他,道“哥哥别气,那里面的是剩下的三个蛋蛋……”

  冀漾却不待她话落,便已经大步走了过去。

  他抬手撩开那隆起的被窝,一股温暖之气迎面铺来,那是鸡窝的温度和味道.......

  里面是三颗大小不一的蛋,还有一个温热的葫芦,想来是供暖源。

  “哥哥,沅儿错了……”

  花沅低着小脑袋,心中挣扎了许久,还是一扭一扭地迈着小腿儿,走了过去。

  她似乎忘了,冀漾有轻微洁癖的事!

  可别再节外生枝啦!

  她这小心脏扑通扑通的,都要蹦出嗓子眼儿了。

  冀漾拧眉,眸色晦暗。

  他本应不喜被侵占,甚至是厌恶。

  可只要一想到是那个长大的肉团子做得事,他也就气不起来了。

  这种不明的情绪,令他疑惑。

  对了,海东青的蛋,不是她被炒熟了?

  为何会全须全尾的出现在这里?

  冀漾对着窗棂喊了一声,道“屠维!”

  “在!”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嗓子。

  窗棂外,一道黑影从梨花怒放处飘来,身手比狼都迅速,月色下,宛如鬼魅。

  “漾哥,我来了!”

  屠维足尖一点,直接从窗子跃了上来。

  姿态既矫健又轻盈,与素日里那个憨笑的青年完全不同。

  冀漾用下巴指向那小帐篷似的被窝,道“这里面可是海东青的蛋?”

  “嗷!还真是!”屠维激动的嚎了一嗓子,嗓音高亢有力,响彻天地。

  他万万没想到,含泪吃到自己肚子里的鹰蛋,竟还会出现在眼前。

  “确定?”冀漾神色丝毫未变,很是从容,明显是习惯了对方这样一惊一乍的。

  他没有亲自接手过鹰蛋,单从被窝中的蛋型来看,一颗略微比鸡蛋小,两颗比鸡蛋大,蛋壳都是雪白色的。

  若是不细看,真的会被误认为是大鸡蛋与小鸡蛋。

  花沅心神一动,连忙表真心,赤诚的望着冀漾,道“这真的是我从树上摸来的,一共五颗蛋,沅儿透着阳光发现这三颗蛋里面,都有些发黑,怕是坏蛋,就没炒,是以就用了其余的两颗。”

  冀漾当然没有不信小丫头的意思,但是海东青的蛋,一共就只有三颗,哪里来的五颗?

  他冷冷问道“屠维?”

  “漾哥,这个......我可以解释,前天咱们的鹰蛋不是来了吗,我想着咱们也不会孵化,灵岩寺又不养鸡,我只能放到鸟窝里面去了。

  那鸟窝里面还有两颗蛋,我忘了拿出去,直接将咱家的鹰蛋,放里面了......”

  屠维高大的身姿尽量往小了缩,好似做错事得小孩,声音也是越说越低。

  “呵,维鹊有巢;维鸠居之,那杜鹃鸟还知道将......”

  冀漾实在是不想再多说了,自己都被气笑了。

  花沅知道自己没惹祸,似乎还立了一大功,补刀道“屠大哥,鸟儿可是很聪明的,会数数噢!”

  哼,你以为,就你识数?

  害得她担惊受怕了好久。

  几近吓得要死,见到阁臣大人就肝颤。

  她容易嘛,想想就都是一把把的辛酸泪!

  花沅暗自腹诽。

  屠维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憨笑道“妹子啊,多谢你了,这日后孵蛋得任务,就交给你了,相信妹子一定比鸟娘,做的还要周到!”

  花沅:“.......”我谢谢你的赞美!

  她刚要说些什么,屠维的声音就又呱噪了起来。

  “妹子,放心,等你孵出了鹰蛋,你漾哥和我,都会感谢你的。”

  屠维打蛇上棍,继续道“这可不是一般的鸟蛋,这是鹘鹰的蛋,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海东青,有巨隼之称。

  肃慎族人语称其雄库鲁,意为世界上飞得最高和最快的鸟,有万鹰之神的美誉。

  且咱这还不是普通的海东青,而是极品纯白玉爪海东青。

  妹子不懂这些吧?

  海东青身小而健,其飞极高,能袭天鹅、搏鸡兔。

  可分为秋黄、波黄、三年龙、玉爪,其中纯白色的玉爪最为珍贵。

  普通的海东青只需纹银百两,而咱这种极品的,可是有价无市,有钱也买不来!”

  “屠大哥的脑子,还是很灵光的嘛!”

  花沅贼兮兮地瞅向了坐在旁边品茗的冀漾,显然是要让他给点甜头。

  她可不能平白被冤枉。

  “你的卖身契,衙门里还留有底子。”冀漾磁性的声音响起,似是威胁。

  他缓缓的放下茶盏,依旧一副淡淡的模样。

  他生得异常俊美,骨相流畅,高鼻薄唇,犹如金相玉质。

  明明是在棺材里生于毒月毒日毒时的灾星。

  多年来都被人叫做棺材子,倒霉鬼,可却偏偏给人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哥哥,拿了沅儿的卖身契,就是我的主子了。”

  也就是说他要负责她的安全,也要帮她清理干净尾巴。

  “吾不缺手下!”冀漾神色冷峻淡漠,一身锦袍不染纤尘。

  花沅轻轻地咬了咬唇瓣,道“哥哥的手上,可没有沅儿这般兰心蕙质的人,不是嘛?”

  她通过近日冀漾的所作所为,感觉有些看不透他。

  但阁臣大人的这金大腿,她是必须要抱下去的,且还要成为他的第一心腹!

  听她这般泼皮,冀漾掀起眼皮看向她那粉扑扑的小脸儿。

  他嘴角轻勾,宛如拨云见月,秾艳俊美的近乎谪仙。

  冀漾薄唇轻启,道“将海东青孵化,归还你的卖身契。”

  他本来就没有拿她卖身契的意思,不过是只是想看看罢了!

  “海东青孵化后,不需要喂养嘛?”

  花沅可是要做心腹的人,首先就是证明自己被需要。

  她笑得十分赤诚,却掩盖不了眸底的小算计,甜甜道“哥哥们都是有大本事的人,如何能做这种女人般的事?”

  屠维搓着大手,憨笑道“这种喂养雏鸟的活儿,貌似真的不适合咱们男子。”

  他的手指力气很大,一时不注意,再把雏鹰的脖子给捏断了。

  花沅期许的望着冀漾,不说话。

  高手过招时,需隐藏实力,寻找敌罩门,以此获胜机。

  “将隔壁收拾出来,搬去你屋里弄。”冀漾妥协了。

  他手上的人不少,但还真没有女子,至少没有他看了不反感的女子,而花沅算是仅有的看着不烦闷的一位了。

  他不习惯身边有女子出没,本想这几日就派人送花沅回燕京去的,但看来要暂时搁浅了。

  

(9)你竟还活着呢

目录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4:40
00: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