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1)该剔牙就剔牙

  夏藕见提督大人的眼神,终于有所缓和。

  深刻了解到这个男人爱吃零食,决定用美食俘获他。

  她眸子滴溜溜一转,弱弱地开口,询问道“夫君,饿不饿呀?早上买的肉包子还有剩下的,给你熥些不?”

  “娘子午膳没用?”稷澂了解她,一顿就是八个大肉包子,若是她午膳用了,肯定给他剩不下。

  夏藕自动忽视掉,她嗑得那一盘子气池瑶的瓜子。

  她耷拉着肩膀,委屈巴巴,道“小藕心里害怕,哪里还顾得上吃?连水都不想喝……”

  “我在庄子上用了些,这会儿不饿,你把肉包子吃了吧,饿着肚子怎么睡?”稷澂剑眉微皱,泓邃的眸子掠过一丝心疼。

  “那行叭……对了,庄子怎么样,佃户都什么性子?

  听说京中贵人多,尽是权贵,若是不长眼惹上了,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说完,夏藕捧着一杯凉茶喝着。

  瓜子嗑吃多了,有点儿塞牙缝。

  凉茶没能将异物送下去……

  也不知提督大人介不介意她剔牙?

  可塞牙缝的感觉,太难受了。

  她不自觉的就……

  稷澂瞅着小娘子,用尾指往檀口的后槽牙里,扣吖扣地,大拇指还伸的笔直,同尾指做比六的动作。

  嘴角抽了抽,最终忍了下来。

  罢了,不说是扣牙,即使是抠脚,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自己亲自娶回来的娘子……

  他一面注视着小娘子剔牙,一面神色坦然,道“池家这个庄子的佃户大多是良籍,都倚仗着池家过日子。

  池府财大气粗慷慨的有些过分,佃户们过得日子不仅不差,还都跟地主似的,几乎每年都没给池府送什么进项。”

  “这般庄子上的银子,岂不是都进了佃户的口袋?”

  夏藕终于把卡在后槽牙里的半个瓜子仁,费劲吧咧地给扣出去。

  哎呀,这回舒服了,神清气爽!

  她再抬眼,眸有星河浩瀚般璀璨。

  “放心吧,有为夫在,这些琐事如何会劳烦娘子烦忧?”稷澂垂眉默然片刻,又道“赶紧把心放肚子里,该吃吃,该喝喝。”该剔牙,就剔牙!

  夏藕又灌了一口凉茶漱口,道“那池大小姐可不是吃素的,小藕一想到她撂下的狠话,那叫一个寝食难安。”

  “放心吧,都交给夫君,我先出去一趟,晚上未必回来,娘子先睡吧!”稷澂喝了一口水,将刚同顺溜亲昵一番的红枣,又给拉了出来。

  他太了解池瑶这个垂帘听政的太后了,说是行事果决,实则心狠手辣,而且生性淫乱,曾经背着外朝就养过男宠,小娘子说得八成是真的。

  倘若让池瑶知晓小娘子得知此等隐秘,定然不会留活口,也幸好如今的池瑶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女,还没有前世的老辣手段。

  他是有家室的人,不再如前世那般形单影只,任何事都要以家人的安危为前提。

  至于池瑶想做这个太后,那也要看她是否有这个资格做……

  夏藕送走了提督大人,见他真的上心了,瞬间把所有的焦虑情绪统统抛之脑后。

  她相信一孕傻三年的池瑶,哪怕身份高,又手握万贯家财,也定然不是提督大人的对手。

  她一面哼着小曲儿,一面将包子熥上,还不忘将鎏凤的羊奶热上。

  给小马驹加餐。

  喂完了鎏凤,她又给顺溜拌了一大盆菜糊糊。

  很快她的包子也熥热了,还不忘冲了一碗鸡蛋汤,之后便捧着一碟包子上了小楼吃。

  本来还不觉得饿,这一吃才觉得饿了,两三口便是一个下肚,中间还不忘来口鸡蛋汤润润。

  吃饱又喝足了,将脏碗顺手洗了。

  随后,她又到浴房泡了一个美美的热水澡。

  拿着布巾上了小楼,一面绞干头发,一面扯着脖子往池瑶借住的那所宅院瞅。

  这会儿,他们请来的老大夫才看诊完离开。

  好家伙的,这胎气动的够厉害呀!

  距离太远。

  不过她这里处在下风口,勉强竖着耳朵也能听上几句。

  这个女主可够奢侈的,又拿出一张百两银票,住到邻居那家最好的屋里。

  好菜好汤的不说,还要主人家熬药伺候着,嫌弃药苦便打翻,让主人家重新熬制。

  啧啧,亏了她没开门。

  她寻思着就凭自己那财迷的性子,定会屈服在银票之下,这伺候人的活计也就轮到了自己身上了。

  挪开视线,借着月光远眺。

  不经意地发现泡子河的水光那里立着一道人影……

  水鬼?

  不对……貌似是活人!

  有些眼熟,是晌午旁观的那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子,生得圆圆的福娃!

  他穿着宝蓝色直缀,披着鹤纹大氅,幽静的立在无人的河边,正淡漠地看着她。

  四目相对。

  夏藕吓得一个激灵,是活人,但更像鬼,那福娃的眼眸血红,知道的是哭过,不知道还以为是寻找替身的水鬼呢!

  天爷啊,这人还没走呢?!

  难道是池瑶的爱慕者之一,见到女神珠胎暗结,精神上受了打击?

  不过谁让池瑶有女主光环,爱慕者多如过江之鲫……

  悲殇叹,莫须悔,谁解良人其中味,清泪两行。

  哎,不看了,不看了,再看她怕是要成诗人了……

  “呼!”夏藕一口气吹灭了屋里的烛火。

  大晚上的提督大人又不在,她这小心脏可扛不住这些!

  夜幕下,大树屹立,枝桠随着西风摆动,发出阵阵簌簌声。

  素日里,夏藕因为有提督大人在,睡得就跟小猪一般,甚至连打雷都不会醒,可这一夜也不知为何,她却总是心神不宁。

  小脸儿睡得红扑扑的,猛然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额头浮起一层薄汗。

  夏藕轱辘一下就起来了。

  她留了个心眼儿,没有点灯,轻手轻脚的从窗棂顺着屋外的声音,偷偷地往外面瞅去。

  皎洁月色洒在泡子河上,竹片泛起青色的涟漪,将夜色照的分明。

  只见,池瑶挺着大肚子同福娃吵了起来,吧啦吧啦。

  那里太远听不清说的什么,但语气不怎么好,福娃似乎一直在问:为什么……为什么?

  

程溁
熥[tēng]释义:把凉了的熟食蒸热或烤热,便叫做熥。

(61)该剔牙就剔牙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