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5)哎呀,辣眼!

  在稷澂回来的时候,夏藕已经把门打开。

  远远的见了人影,她撒腿就迎了上去。

  瞧见提督大人手上的东西,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扬手接过。

  因为这会儿温度正好,夏藕将吃食摆在了池塘边的石桌上。

  她捧着包子,咂咂小嘴,吃得香极了。

  稷澂对口腹之欲一般,但见小娘子吃的不错,便问道“可合口?”

  “包子的味道还不错,其实小藕也能做,只不过太麻烦了。”夏藕咧嘴一笑。

  她也是真的饿了,两三口就一个肉包子下去,时不时地还来口白米粥填缝儿。

  稷澂一听小娘子又要下厨,心肝一颤。

  “是呀,太麻烦了,娘子每日都要遛马喂马,还要练字,已经够忙的了,哪能再忙着这些粗活?

  泡子河这里过了大石桥就是集市,直接去买也方便。”

  “如今是秋日,不好种菜,待春日在土里洒些菜种,就能收成。咱们再坚持小半年,就有自家菜吃了。”

  夏藕不知提督大人嫌弃她的厨艺,嫁给他的这一个月来,她一直致力于研究把控土灶的火,但一直却没有什么头绪,遂不是糊了就夹生。

  稷澂赶紧叉开话题,道“一会儿池管家来找我过户,我和他再去庄子上交接一下,大概落日前能回来。”

  “就算池管家带着马车来接你,夫君也还是让红枣跟上,万一人家事忙,将夫君撂在半路,咱也能有个后手。”夏藕眼珠微转,声音糯糯的嘱咐着。

  “娘子顾虑的是。”稷澂端坐着,背直肩宽,哪怕一身布衣也生生撑开了气势,一股轩昂的气势溢于身侧。

  “咴儿……”正在伸着脖子够树上大石榴的红枣应了一声。

  虽然,它想陪媳妇和未出世的崽儿,但女主子温柔大方的养着它和顺溜,它还是要努力干活的,不然若是消极怠工,真怕这男人炖了它……

  很快池管家就来找稷澂了,夏藕给红枣套上马鞍子,还不忘带着一个大葫芦,里面装着烧开又晾凉的白开水,无论是人喝还是马喝都可以。

  待稷澂走后,夏藕给鎏凤冲了羊奶,喂饱了小马驹,她又去睡了个午觉。

  之后,便起来练习书法。

  “燕燕于飞,颉之颃之。之子于归,远于将之。瞻望弗及,伫立以泣……”

  写完后,她还摇头晃脑的读了几遍,眼神也随着脑袋转向了窗外。

  无意间,从小楼的窗棂往泡子河投去一瞥,岂料那处竟有人。

  是一对男女,正在亲亲我我。

  倘若没有那一声声不合宜的婉转低吟声,画面静谧且美好。

  须臾间,情到浓处,那对恋人的尺度更大了……

  哎呀,辣眼!

  她猛地收回目光。

  这个年代也这么开放?

  不一会儿,夏藕的小眼神再次偷瞄过去。

  其实,她仅仅是想观摩下那个姑娘长得漂亮不漂亮,真心没有旁的想法。

  那男的手……隔着丝绸又揉又捏……

  紧接着,循序渐进的往衣裳里面探去!

  啧啧……

  哎呦呦……

  从那撩拨的动作看,这一男一女可都不简单,有种熟女对熟男的感觉。

  这发糖发的,简直就是没切好的糖渣子,硬往看客的嘴里塞,剌得满嘴血口子……

  

程溁
先秦民歌《国风·邶风·燕燕》(选自《诗经》),原文为: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飞,颉之颃之。之子于归,远于将之。瞻望弗及,伫立以泣。   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仲氏任只,其心塞渊。终温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译文:   燕子飞翔天上,参差舒展翅膀。妹子今日远嫁,相送郊野路旁。瞻望不见人影,泪流纷如雨降。   燕子飞翔天上,身姿忽下忽上。妹子今日远嫁,相送不嫌路长。瞻望不见人影,伫立满面泪淌。   燕子飞翔天上,鸣音呢喃低昂。妹子今日远嫁,相送远去南方。瞻望不见人影,实在痛心悲伤。   二妹诚信稳当,思虑切实深长。温和而又恭顺,为人谨慎善良。常常想着父王,叮咛响我耳旁。

(55)哎呀,辣眼!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