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1)妥妥地肌肤之亲

  “什么?”田婻问道。

  夏藕挑眉,手上动作起来……

  因为田婻比她年长,高她大半个头。

  她一把抓住田婻的手,拉矮了对方,然后跳着小脚脚,掐住对方的后颈,拖着田婻就往河里砸去。

  “砰!”水花四溅。

  “啊——救命啊,救命!”

  田婻在水中扑腾着,歇斯底里的惨叫。

  落水的瞬间,她的天灵盖仿佛被冰凉的水面撞开,头晕目眩。

  腰圆膀粗的谷桂花,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要知道田婻的人比小狗子高半个头,可夏藕轻而易举的抓着人就给丢到了河里,这简直震毁了她的三观。

  然而,这还不算完,又听夏藕哽咽着高声喊道“来人啊,救命啊!”

  “田里长家的千金落水了,快来救里长千金呀!”夏藕表现出十分担心的模样。

  不远处,来给稷家送羊奶的杨柱子,担着扁担走来,被压弯的身腰。

  闻声抬头看去,正正看到这一幕。

  他甩甩手,快速跑过去。

  夏藕一见是老实巴交的杨柱子,忙阻拦道“你是男的,男女授受不亲,这样不好……”

  “人命关天!”杨柱子不顾她的阻拦,想也不想的就跳了下去。

  这个时节,草长莺飞,地里的韭菜、白萝卜和莴苣都很丰盛,村民辛苦一整日天,都盘算着今晚改善一下伙食。

  但这一听到动静还是纷纷跑出来,都顾不上做饭了。

  只见,杨柱子青筋虬结的手抱住田婻,那里长千金的衣裳被水浸透,滴滴嗒嗒的往下滴着水。

  这是妥妥地肌肤之亲啊!

  要知道田家可是十里八乡的富户,求娶的门槛都快被踢烂了,但田里长是个会做人,八面逢源的老把式,早就给女儿相看好了。

  田婻今年已满十六,就等着明年十七,领着相看好的男方到衙门,让高知县给走一遍配婚得流程。

  如此,不仅能拿到衙门白给了八钱八文的喜钱,他还能得县尊老爷的一句赞美。

  其实,不只是田里长有这个想法,在清河县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家,都会这般操作,不仅讨好了县尊老爷,还能落得一番佳话,也白拿了红盖头什么的。

  最关键是那衙门给的喜银,都是白白给新人的,谁家都不富裕,白给的银子就没有不想要的,而且,高知县会做人,一般情况都不会出什么问题。

  这也是月前,夏苋让夏藕顶替自己,让吴庸主动求娶的缘由。

  结果,田婻这回好了,富户没嫁成,反倒同村中有名的穷小子有了肌肤之亲。

  杂乱的脚步声,女人的哭喊声由远至近。

  田里长和夏二姑闻讯赶到。

  “小狗子,你个畜牲,害我女儿落水,还被穷小子救起!”夏二姑咆哮着。

  她说话间,抱起刚刚转醒女儿,道“婻婻,别吓娘啊!好点了没?”

  “婻姐姐,都是小藕不好,若不是你帮我捡落水的丝瓜,就不会脚一滑,就掉到河里,也不会丢了清白!”夏藕被夏二姑呵斥,哽咽起来的小模样十分委屈,惹人怜惜。

  闻言,村人神色各异,里长千金会帮小狗子捡菜?

  别再是将菜恶意丢到水中,一时用力过度才滑入水了吧?

  他们曾经可是看到好几次,田婻这样欺负小狗子啦!

  谷桂花见众人的态度,立刻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是小狗子提着婻婻的衣领,将人给丢下水的!”

  “桂花表姐,你怎么能这么污蔑我!”夏藕泫然欲泣,又十分难以置信,道“我为何要推婻姐姐落水呀?小藕又有什么理由这样做呢?”

  在无人看到的角度,夏藕一个小眼神扫过谷桂花。

  说呀,说田婻将她洗好的一大框丝瓜,都给恶意的踢下水。

  说不出吧?

  谷桂花凶巴巴的指着夏藕,道“你……无耻!”她哪里敢说出缘由,寻衅滋事嘛?

  众人再看救人的杨柱子。

  高大的汉子一路跋山涉水的将人救起,浑身湿透,更显得衣衫褴褛,脚下草鞋都露了指头,凌乱的头发上还落着水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的乞丐。

  在村民投来不怀好意的眼神中,田里长猛然瞪视回去。

  他对着夏藕张了张嘴,一甩袖子走了。

  就在这时稷澂来了,面容俊挺,天青色棉布直缀,衬得他身形格外修长,晚霞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地。

  他对着人群中的鲍大鱼,道“稷某之前说过,只要安分,之前的佃的地,都按原来的租子走,可如今鲍大鱼之妻谷桂花,屡次三番挑拨离间,稷某不会再忍!”

  “稷秀才,这是最后一次,我日后一定会管教好桂花的……”鲍大鱼很是稀罕谷桂花,连句重话都舍不得。

  稷澂原本正在收拾最后的行囊,将书册打包,却被外面夏二姑尖利的吵闹声惊扰,紧接着顺溜就给他引来了。

  他很是担心小娘子被欺负。

  这一看果然是……

  他睨着鲍家人,冷冷道“半月前,稷某便提醒过你,可你管住她了?”

  “桂花是新嫁娘,素日里也是个勤快人,家里人多,地里菜少,她每天都要上山找野草补贴家里,就是嘴碎了些……”鲍大鱼帮着开脱道。

  “她如何与我无关,稷某只在意她欺辱了我家娘子。”

  稷澂的性子素来清冷,除了家人便是外人,鲍家定然是外人无疑了。

  他把河边自家的竹篓扶起来,放在水边涮了涮,捡起凌乱的丝瓜,手里快速的清洗着。

  收拾好提起来,对着夏藕,道“走了!”

  “夫君,等等小藕!”夏藕颠颠地追了上去。

  又是有提督大人撑腰的一日,心里甜滋滋地……

  回到家中,稷澂便开始做饭。

  到了灶台边,将胡萝卜切成小渣渣,又从盖着白布的竹篮里摸出两个鸡蛋,想了想,又拿出两个。

  小丫头一吃鸡蛋羹,那个马儿子也会来蹭些,那马嘴可大,这几舌头那一碗就没了。

  在蛋液中加入温水,搅拌几下,放进胡萝卜小渣渣,盖上盖子,静待出锅。

  趁着这会儿,在旁边的灶上,往烧热的锅里滴几滴油,拿起刷子沿着锅底刷一遍,在锅热的时候,贴了几个饼子,成人巴掌大小,外皮焦焦脆脆。

  这是要带上的干粮,提前做出来,人和马匹都能吃。

  

(41)妥妥地肌肤之亲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