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8)小东西,鬼心眼还挺多!

  稷澂见没自己的事了,拉着小娘子就往稷家走。

  他那双静湖般深邃的眸子扫过众人,通透得仿若能够洞穿人的灵魂。

  谷氏心疼夏蓙,却因为儿子的关系,被稷澂掣肘的死死的。

  是以,不敢再把注意打到夏藕身上。

  悻悻的给二人让开去路……

  “咕噜……咕噜……”一架马车驶来,停在举人村口。

  黑檀木的马车,连车帏都是玄色锦缎,低调中透着奢华。

  这时,马车上下来一个婢女,她搀扶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从马车上款款下来,那人的视线扫过众人。

  谷氏觉察到那被打量的视线,她偏头望来,眼中闪过诧异,又猛地唇边绽出欣喜的笑容,高呼道“娘!”

  那老太太正是谷氏的生母,池府的谷嬷嬷,她曾为高夫人的奶娘。

  在民间,官员家某些得脸的奶娘算得上半个主子。

  谷嬷嬷乘坐的也是府里主子的马车,那气派在十里八村,绝对是头一份了。

  “梅梅!”谷嬷嬷见女儿跪在地上,哭得是泪流满面,她避开婢女扶着的手,在人群中找到了葛氏,质问道“亲家母,这是怎么回事?”

  葛氏一见亲家母来了,心口一滞。

  这个老婆子可不好摆弄……

  谷氏踉跄起身,哭得是声嘶力竭,告状道“娘,钱氏将蓙儿卖到了花楼,她们都瞒着女儿,瞒得死死的!”

  “既然夏家养不起儿媳妇,那就和离吧,老婆子自己养我的女儿、外孙和外孙女!”谷嬷嬷先是错愕的看向葛氏,后又转而变得激愤。

  她实在想不到素来爱惜羽毛的夏家,会将她的外孙女卖到花楼!

  “怎么能和离?”

  方才,葛氏还在嫉妒谷嬷嬷这通身的气派,但这会儿却赶紧换了一副讨好的嘴脸,道“都是我这大儿媳惹的祸,家法都请了,亲家母,就消消气吧!”

  谷嬷嬷重重地哼了一声,道“我外孙女的这一辈子,就被这个愚妇毁了,夏家这几鞭子就完事了?”

  “哪能呢!”葛氏心思翻转,狠了狠心,决定委屈钱氏,道“亲家母,咱们回家再说可好?”

  谷氏咬住唇瓣,弱弱的哭着,委屈的依靠在谷嬷嬷的怀中。

  众人的目光随之望向脸色苍白的钱氏。

  钱氏虚弱的靠树而坐,一见谷嬷嬷来了,就暗道不好。

  结果,还是被牵连到了。

  她后背疼得厉害,血肉模糊,虚弱地向葛氏求救。

  葛氏视若未见,吩咐木纳的长子,道“把钱氏送到祠堂,熬下三天,再放她出来。”

  在谷氏的注视下,又补充道“不许给她送饭食,让她好好反省!”

  “娘……”登时,钱氏被这一番绝情的话,刺激的吓尿了。

  这是让她在祠堂里等死啊!

  田里长扫了一眼夏家人,到底没有多说什么,带上乡邻走了。

  谷嬷嬷看到地上一滩黄尿,啐道“晦气!”

  吩咐跟着来的婢女,给收拾干净。

  婢女是池大姑娘的大丫鬟翠喜。

  但因为池瑶在与当朝太子即将大婚的情况下,仍在二少爷的帮助中同戏子私奔,事关重大,翠喜这大丫鬟能活命就不错了。

  是以,她对来奉命寻池大小姐的谷嬷嬷,各种吩咐皆是任劳任怨。

  她借了个锄头抄起,又拎着两个撮箕,将沾骚气的泥铲进撮箕里,用一根扁担挑起倒掉。

  稷家门前。

  稷澂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他记得前世这个时候,谷嬷嬷也来了,那时小娘子已经过世,传出夏家家宅不宁闹鬼的事情。

  谷嬷嬷做主给夏藕配冥婚……

  他是新郎!

  这个老货借着池府的威风,连官员都敢吩咐。

  高知县同池府沾亲,里面包含很多利益,同夏三姑的性质不同,若是闹出什么事,高知县会定会睁一只眼闭只眼。

  夏藕见提督大人神色严肃的忙碌着,问道“夫君,你收拾东西做什么?”

  “为夫怕谷嬷嬷买凶杀人,咱们利索些进京赶考。”稷澂眼眸垂落,手上的动作未停。

  “那我也赶紧去收拾啊!”夏藕一听连金大腿都选择跑路了,她自然要跟上去,好好地抱紧。

  看来谷氏的老娘不简单!

  在她的记忆中,谷嬷嬷每年都会在过年时来举人村,这回却突然而至,透露出某些不同个寻常信号。

  对了,应该是女主逃婚了!

  女主与当今太子早有婚约,她却同一个戏子私奔,池家人面上说女主患病,要延迟婚期,却在暗中忙着四下寻女主。

  谷嬷嬷就是女主母亲的奶娘,奉命来寻女主再合适不过了。

  她记得野史中写着,太子因为池瑶患病,担忧不已,日日郁郁寡欢,后来神色恍惚间不慎落水溺亡。

  一国储君之死可不是小事,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弄不好就要把命搭进去……

  她不是女主,没有女主光环,也逆袭不了。

  可谁又晓得池瑶跑去了哪里?

  还是赶紧避避吧!

  棉被要带上御寒,也要再带着点干粮,还有小马驹的奶粉。

  水壶必须要大的,这个年代可没有矿泉水买。

  对了,她要换上男装!

  她生得这般天生丽质,说不定就会遇上几个流氓……

  稷澂将三轮车推出库房,就看见院里摆了好几个大框。

  他暗暗扶额,一字一句的给她解释,道“咱们并非落荒而逃,而是我不想在这阵子惹事。”

  “我懂,不怕,不怕……”夏藕拎着一大框就放在了三轮车里头。

  哼,不怕跑什么?

  死鸭子嘴硬!

  但为了顾及提督大人的颜面,她又十分贴心的理解,道“出门在外,哪能不准备周全?”

  稷澂将她的小眼神,看在眼里。

  小东西,鬼心眼还挺多!

  他英眉微挑,调侃道“这四个大框放上去,娘子坐哪里?

  噢……明白了,娘子这是要锻炼脚力,在路边和你马儿子一起跑!”

  “哼!”夏藕送了一个大大地白眼儿给他,然后咚咚咚的跑走了。

  很快,她找来几个大铁勾子,绑在筐子上后,再挂在三轮两侧的扶手上。

  如此中间的车板便可平放一床被褥,她平躺在里面,在行程中很是舒适呢!

  

程溁
感谢亲亲们的红豆,溁溁都看到了,谢谢๑•́₃•̀๑

(38)小东西,鬼心眼还挺多!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