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4)自在小日子

  夏藕给顺溜煮了一大锅的糊糊,又让鎏凤看着顺溜吃饭的动作学习**。

  虽然,小鎏凤至今还是没学会如何自己吃奶不呛,不过倒是舌头越来越灵活了,能及时的舔鼻子,减少了窒息的危险。

  当然,夏藕也会拿着帕子在旁边关注着,时刻给它擦拭。

  马驹通常于四到六月龄断奶,鎏凤这般通人性,争取早日能自己独立进食……

  忙完这些她也有些累了,懒洋洋地歪在了后院池塘边的一张摇摇椅上,吃吃瓜子,练练字,逗逗马儿。

  稷澂也在准备进京的东西,本想让顺溜拉马车的,但考虑到它是匹伤势未愈的孕马,便断了这份心。

  他按照前世同旁人学到的本事,回忆着画了一架三轮车的图纸。

  车轴和链子都到铁匠那里打造的,零件则是分别去木匠那里定制。

  踩着脚踏板三轮车便可行走,刹车杆后拉就可以停下,转动车把就可以掉转方向。

  后面的车板可坐人载物,省力省心,很是方便。

  这东西虽然在他们这头比较罕见,但在燕京已经流行了四五年了,所以他用着也不算突兀。

  夏藕也很新奇,围着三轮这转了好几圈。

  她知道发明这三轮车的人,便是燕京圈的万人迷池家大小姐,也就是原著中的女主,她闺名池瑶,乃高知县的嫡亲外甥女。

  这有女主光环就是好,啥都能研究出来,她连骑三轮还不会呢!

  “咴儿!”顺溜干掉足足一盆的菜糊糊,意犹未尽的向女主子讨要瓜子。

  顿时,夏藕就忘了羡慕女主,她抓了一把瓜子给它。

  顺溜颠颠地上前,一口就吞进了大嘴里,它似乎觉得很好吃,嘴里刚咽下去的时候,它还要“咴儿咴儿”地催促女主子快点。

  “顺溜,咱这胃口是不是有点太大了?”夏藕又给抓了它一把。

  这几日的零花钱她一点都没存下,全买吃食了。

  而且自从鬼市回来,她就没吃过荤腥了,嘴里馋的厉害,那点儿害怕也淡了……

  唯一值得高兴的就是她亲手救活了两匹马儿的性命,也算积德积福了。

  她倒是想伸手找提督大人要银钱,可又怕他想起“借条”的事。

  真的好忧伤……

  对了,六月下旬到七月上旬是收割冬小麦的日子。

  清河县以冬小麦为主,这会儿麦田里的麦子早已割完,却洒落下许多麦粒,野鸡或麻雀便会来田里捡食。

  鸟雀爱捡了吃,她家顺溜也爱吃呀!

  她再做了几个绳套,一旦野鸡伸着脖子进了套子,就会触发机关,套子收缩,便被套住了脖子。

  不过野鸡精得很,同一块地不能重复下套,也不能太频繁,隔两天下一次套最好。

  待她捉来野鸡,让提督大人杀鸡,她就能吃肉了。

  她将鎏凤也牵上,就当溜个弯。

  瘦弱的小马驹,在吃饱又梳洗干净后,身形愈发挺拔,仿佛一下子长大了不少,英气勃勃。

  夏藕牵着一大一小两匹马儿,去自家佃户的田里,捡谷子吃。

  一连捡了几日谷子,总算省下了些马粮。

  她越发的勤奋起来。

  作为勤俭持家的小娘子,她每次都背着竹篓出门,从不空手而归。

  倏忽,就见谷氏提着一只母鸡,往稷澂家来。

  明显是给她送来缓和关系的,目测是老到不能下蛋的老母鸡。

  夏藕不喜谷氏。

  虽说是这具身体血脉相连的亲娘,但她真心腻味这位。

  于是,明明要从正门出去溜马的夏藕,绕道而行走了后门上山。

  这些时日,她总往山上去,这谷氏怕是夏家派来探口风的,谁知道背后憋着什么坏了?

  谷氏又占着她母亲的身份,她明里又不好闹什么,能避开就避开,避不开就下黑手,总之不能坏了名声,提督大人可是要走举业的,名声断然不能有污。

  这些日子她一面溜马,还顺手采了些野菜和菌类,甚至冒着被蜜蜂蛰伤的危险,成功采到了蜂蜜,还发现了一些蒺藜子、山栀子,大血藤,芦荟……

  她在夜里睡之前,用新鲜芦荟去皮,捣烂后涂抹粗糙的手脚,如今皮肤细腻光华了很多。

  可把她给高兴坏了。

  她对着铜镜照了照,感觉再养养,依着她这姿容怕是成了清河这片儿的头一份。

  想想就觉得很美好呀!

  哎呦,提督大人太有福气了……

  比起面对吵闹又勾心斗角的谷氏,夏藕更加喜欢宁静的大山。

  成功避开谷氏,她心情颇好,忍不住哼起的小曲儿。

  如黄莺般清亮婉转的歌声在山涧回荡,中间还夹杂着鎏凤咴儿咴儿的哼唧声。

  山涧小路,绿树重重,流水潺潺,一片生机,宛若未被探索的宝藏。

  一入了山林她就解开马嚼子,让顺溜随意啃些爱吃的嫩芽。

  夏藕在山间,边玩耍,边摘了些蘑菇,时不时停下来让跟在后面的顺溜和鎏凤别走太远了。

  鎏凤也学着吃嫩芽上的小花,奈何山野小路真的不好走,它这初出茅庐的小马驹摔了好多次。

  这会儿鎏凤又跑着跑着就没了,不知道滚到哪里山坡下头了。

  夏藕赶紧寻声赶了过去,见它躺在山沟沟里厚厚地茂草上,才放心。

  这个小东西,真是过分活泼。

  她扶着山边的藤蔓顺着下去,只见小马驹一心的猎奇,似乎觉得那些五颜六色的花儿,味道都没有羊奶好吃,嚼了嚼就又吐出去。

  “你还没断奶呢,吃不了这些花花草草!”夏藕见小马驹对野花的也好奇,暗笑一声,伸了伸腰,掸了掸身上的土。

  不经意一看,眸色一凝。

  这马嘴里蓝紫色的小野花,有些像提督大人医书上画的丹参花?

  她赶紧走过去,将小马驹扒拉开,仔细观察那堆野花。

  鎏凤狐疑的望向这马娘。

  那东西不好吃!

  夏藕越看觉得自己发现宝贝了!

  丹参叶常为奇数羽状复叶,顶生或腋生总状花序;苞片披针形,花萼钟形,带紫色,花冠紫蓝色,花柱远外伸,小坚果黑色,椭圆形。

  四至八月开花,花后见果……

  

(34)自在小日子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