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2)还算小娘子有点良心

  那个“娘”字,让稷澂的心情莫名大好,决定不让小娘子给马儿子亲手掏胎粪了。

  他从医箱里翻出一套银针,准备让小马驹自然排出胎粪。

  “乖,她马儿子……”

  夏藕不懂马儿,但养过狗,只还当马儿天生都如此温顺,倒是没生出太多惊讶。

  她更关心小马驹究竟能不能活下来,借着提督大人的贵人之气,想必小马驹也能平安。

  它还那么小,出生也不过一两日的光景,她希望它能活下去。

  稷澂瞧小娘子和小马驹混得很熟,坏心思的提醒,道“你家马儿子该排出胎粪了!”

  “我先去净手!”夏藕咬着后槽牙道。

  想到那个情形,忍不住阵阵的反胃……

  她从屋里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是重新镇定一下情绪。

  稷澂敛容淡笑,清泉般的眸子隐有漩涡涌动,对着她的背影追了一句,道“你马儿子还在等你哦!”

  闻言,夏藕脚下一个踉跄,扶住门才稳住身形,连头也不回的说道“马上就回来!”

  “真漂亮!”稷澂在小马驹的身侧单膝蹲下。

  结果与猜测的一样,这确实是西域大宛国所产的汗血马。

  它的毛已经被小娘子擦干净,露出淡金色的皮毛,随着长大毛色会微微加深成为金色。

  饶是瘦瘦小小地它瘫在那里,也散发着一股桀骜的王者气场。

  虽它出生只有一两日,也很瘦弱,却明显能看出线条紧实,筋肉发达,相信待成年后,爆发力与耐力都远远超出寻常战马。

  依着他的相马眼力看,这小马驹乃是属于汗血马中最为珍贵稀少纯种的宝马,价值万金,还是可遇不可求的那种。

  还有刚刚那匹求生欲极强的母马,明显是两三岁的战马。

  可这种马匹灵性非常,乃市场上不多见的好马,如何会流入鬼市?

  总不能是这两匹马儿,都是为了等小娘子这个伯乐,才来戏耍民间吧?

  世上从没这么多巧合,里面的水肯定很深,还需要再探查……

  稷澂安抚好汗血马的情绪后,又给它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没啥大毛病,除了唇腭裂,也就是俗称的兔唇。

  但在针管下养着想必存活也不难,就是麻烦了些。

  唇腭裂这种病多发生在近亲产子的生灵身上,像是这种野性未驯的汗血宝马,还是比较少见。

  毕竟大多都是野马,自然繁殖,大概是哪个高门追求纯血马,硬是给扯上了红线,待诞下小马驹见是马嘴畸形,觉得不吉利便弃了,手下或者马夫相马的本事也不到家,为了捞点银子,将其卖入鬼市。

  “夫君,看这猪油行不?”夏藕抱着油罐子,颠颠的跑过来,问道。

  虽然,屎什么的很脏,可小马驹若不及时排出胎粪,这马生就毁了……

  至于,臭臭那些她忍忍就过去了!

  牺牲她一小会儿,救马儿一辈子,值了!

  结果,待她急吼吼地折回,来救马命的时候,只见提督大人始终有条不紊的,冷静地给小马驹针灸。

  那银针捻得极稳,一看就有经验的老手。

  待稷澂捻入最后一根银针,额头已经冒出一层薄汗,耗费了很大的体力。

  夏藕见他不言语,也不尴尬,捏着小帕子,垫着脚尖给提督大人拭汗,甜甜道“夫君辛苦了!”

  “稍后你马儿子就能排粪了,你记得带去后院溜溜,将屋里弄脏就炖了它!”稷澂满脸都写着我很不好哄。

  “这些杂事都交给小藕吧,夫君赶紧去歇歇!”夏藕小脸堆出露齿甜笑,十分狗腿子的给他揉了揉修长的双臂。

  她瞧见旁边虚弱的母马,又忙追问,道“对了,夫君,母马刚刚做了缝合,侍候不好很容易诱发感染,届时就会有生命之危了对吧?”

  “去取纸笔来。”稷澂很是欣慰。

  他家小娘子除了笨拙些,懒惰些,还是很细心的……

  当即,夏藕咚咚咚地跑出去,取来笔墨纸砚。

  她眸光亮晶晶的,闪动着对他掩不住的崇拜,道“夫君,一会儿写完,就去洗洗吧,小藕将热水都烧上了。”

  “好。”稷澂唇角微勾,行云流水地写下了药方,并注明了很多的事项。

  最后一笔收尾,他搁下紫毫,拈起纸张给她,这才离开。

  他的确不喜身上粘腻的感觉,还算小娘子有点良心。

  夏藕咧开小嘴,两排小白牙明晃晃,殷勤的将人送出。

  小马驹可能也察觉到那个给它扎针的男人很危险,见他走了都不敢动,生怕身上的长针给它扎坏了。

  它两只前蹄垫着马脸,一脸可怜的望着夏藕。

  夏藕给小马驹顺了顺毛,低声道“小马驹,你可乖一点千万不能淘气,要是想要方便也要及时告诉我,我带着你去拉屎,要是弄脏了屋子,我夫君真的会炖了你的,不夸张,不骗你哦!”

  说着,她还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小马驹似乎听懂了,吓得眼都瞪圆了,咴儿咴儿的哼唧了两声,转过头看着趴在它旁边的母马。

  “以后你俩要好好相处,不能打架,知道么?”

  夏藕找来毡毯给母马盖起来,对着瞅着毡毯的小马驹,道“你身上立着针灸,盖不了这个。

  现在离着拔针的时辰还早,你可以先眯一会儿,我去再给你俩弄些吃的。”

  夏藕转身到了厨房,找到了一些胡萝卜和梨。

  她曾听西北农民会给母马做拌汤,她记不大情了,但大概就是用盐和菜叶熬成的面糊糊,母马失血较多,吃这个正合适。

  她担心母马的口味,万一不爱吃就浪费了,先少弄些,用脸盆装了个底儿给它。

  结果母马很喜欢,一口气就干光光了。

  母马喝了面糊糊后,体力恢复许多,对着她摇了摇尾巴,表示还能再吃些。

  夏藕再次去了厨房,这回有经验了,在加量的基础上,还添加了红糖、红枣、桂圆、枸杞。

  这都是提督大人给她买来补身体的,想必马儿吃了也能补身体。

  果然,这会儿母马吃得更带劲了,连脸盆都给舔干净啦!

  

(32)还算小娘子有点良心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