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1)来,掏粪吧!

  稷澂用了几十个大棉球,才把母马伤口周围的血擦干净。

  这会儿终于能看清楚伤痕的深度,再用小刀将伤口附近的毛刮掉。

  注射一针麻药,紧接着再用烈酒消毒。

  “这就去,这就去!”夏藕瞧见那深可见骨的伤口,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既忐忑,又担心。

  她不大会生火,但笨人有笨招。

  她在灶台下埋着火种,加入干草,再扇扇,很快火苗就起来了。

  一个灶台熬水,一个灶台将羊奶热上。

  她刚才看见提督大人的大粗针管了,小马驹是兔唇,一吸奶就漏气,但是用针管直接喂到喉咙里,应该可行吧?

  很快水和奶,就都烧好了……

  当她提着羊奶和开水回来,就见一道屏风竖在门口。

  她颠颠地绕了过去,只见烛火下提督大人眉目很自然的舒展着,几缕发丝不羁的垂下,隽秀的脸上有种温和的贵气,却又邪魅诱惑。

  他一抬眼,漆黑深邃的冷眸对上了她的杏眸,微微勾唇一笑。

  瞬间,夏藕的心房,又是一阵小鹿乱撞,若不是她惦念这两匹马儿,她怕是连魂魄都要被勾走了。

  她吹了吹热羊奶,盼着快些晾凉。

  视线却忍不住再次瞟了过去,只见他一双即便戴了白手套,也依然能显出来修长的手,熟练地运用着薄如蝉翼的刀片……

  她凑过去看,同样也看到伤痕,猛地倒抽一口凉气,腿都有点软了。

  这得多疼啊!

  这母马可真是条硬汉子,它若是能康复就娇养着吧!

  她带着它,大家一起啃提督大人……

  再一转眼,提督大人已经缝合成功,然而明显他的针线活并不好看,想一条蜈蚣一般丑陋。

  他给贴着一大块开水煮的白布,因为伤口太大,两头都露出来一些伤,还在慢慢的渗出来血,将白布也染红了,看起来更狰狞了。

  夏藕又是一阵惊讶,小表情几变。

  这位爷的医术是和谁学的呀?

  还有那白手套,也太讲究了……

  她狗腿子的打好温水,给他净手,问道“夫君,母马的伤势如何了?”

  “已经清创缝合了,但伤势不轻,具体还要再观察观察。”稷澂神色不变。

  这匹母马可能怀孕了,若不是他经验丰富,怕是根本看不出来,月份太浅显了,怕是还不足一个月。

  马儿每胎大多只生一匹马崽儿,一次怀孕要三百多日,基本是一年一胎。

  一般从两岁左右开始配种,养好的话,可以到十岁左右还能繁殖,也就是说能生八至十胎。

  小娘子这是什么神仙体质,随随便便发个善心都能十倍回报。

  而且,看着她,他便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前世的师傅,那个温和慈祥的老军医,总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传道授业。

  手术刀,白手套,甚至是麻醉药的配方……

  这些物件与医术,通通都是老军医传授给他的。

  罢了,他还是暂时不要告诉小娘子什么了,省得她骄傲……

  “夫君,你真厉害!”在夏藕看来,这已经是一台很复杂的手术了,若是放在现代,怕是要主任级别的大夫率领好几个护士姐姐,才能上场操刀的那种。

  紧接着,她把小马驹的马嚼子拿下来。

  “等……”稷澂的心一提,险些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方才,他忘记提醒小娘子这是一匹汗血马,而且极有可能是尚未被驯服的野马小崽子儿,哪怕还小不戴马嚼子,它也会咬人的!

  他前世的坐骑,便是属狗的那种,将伺候他的几任马夫都给咬进医馆了!

  话音尚未落下,只见小娘子轻轻地把小爪子放在了汗血马的小脑袋上。

  取下马嚼子不赶紧跑,还摸!?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直叫素来波澜不惊的提督大人惊奇。

  但见那天性本应暴戾的汗血马,在夏藕的抚摸下,非但没发狂,反而温顺地蹭了蹭小娘子的手心。

  稷澂:“……”

  又听小娘子不停的轻声念叨,道“乖,小马儿,你配合些,将奶水吃下去,就能活了,等你再大些就让你爹给你做缝合,将兔唇合二为一,你也不用担心被旁的马儿笑话了……”

  “咴儿!”小马驹应声。

  “初生驹必须在出生后两日内排出胎粪,否则幼驹会表现出不安、回顾腹部、举尾、弓背,或日后肢蹴踢腹部,甚至犬坐呻吟等病症。”

  稷澂面色清爽,神情淡然得开口,一如他之前的模样。

  夏藕很是担心,道“那咱家小马驹出生几天了,它兔唇,没有办法进食食,肯定没排出胎粪,怎么办啊?”

  “发现后自然要及时处理,医术上记载可用手指涂油从直肠内取出粪便,并用温水进行灌肠,非不已情况下不可使用泻剂,另外初乳也有促使胎粪排出。”稷澂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夏藕嘴巴嗫嚅着盯着自己的手指,又抬起小脑袋看着近在咫尺的提督大人。

  “夫君的意思是要小藕,用手指涂了油……往小马驹的……”

  “它自出生起,怕是就没吃进去几口奶水,不然也不会沦落到鬼市等死。

  能到北街上的牛马,都是被驿使认为无用的牲畜,或者根本就不可能存活下去的……”

  稷澂面上不动神色,实则差点笑出声来。

  这小丫头咋这么有意思?

  夏藕拍着胸口,缓了口气回头冲他,道“那我先让小马驹吃两个口奶,之后再来**吧……”

  争取让它体面的吃完奶。

  很快,她就做了心里建设,用干净的棉布擦拭干净小马驹的鼻孔,防止一会儿进食时奶水堵塞鼻孔,造成幼驹呼吸困难。

  稷澂将温热的羊奶倒入大针管,再将针头换上羊肠做的针管,递给小娘子,心情不错道“试试吧!”

  “谢了,它爹!”夏藕接过大针管,弹了弹,将空气挤出去。

  “谁是它爹?”稷澂抱臂,看着小娘子和小马驹,似乎他是那个负心人……

  “我是它娘……”夏藕弱弱的回了一句,模样乖巧。

  心中却暗暗翻了个白眼,还能是谁?

  当然是那个病娇的提督大人呀!

  她轻轻的将软管对着小马驹的嘴里按下去,让奶水缓缓流入它的喉咙。

  小马驹十分享受的吃起羊奶来,大约是饿极了,足足吃了五个小儿手臂粗的大粗针管。

  最后,它还打起了饱嗝。

  夏藕终于把马儿喂饱了……

(31)来,掏粪吧!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