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9)北街买马

  晚霞的余韵透过云层,将一派热闹非凡的鬼市镀上一层淡淡血红色。

  喧闹叫卖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紧接着,夏藕就见稷澂选中了一个“旧铁牌子”,锈迹斑斑的,可丑,可难看了。

  他和商贩在手上互相画着什么,就给了十两银子。

  她本能的觉得商贩应该是亏了,还是血亏的那种,能让提督大人瞧上的东西,摊贩才卖十两银子,怕是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卖的是什么吧?

  一不小心就想多了,急忙又低头去看摊子山的东西。

  不能再想了……知道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

  没错,她什么也不知道!

  稷澂瞧着她,鹤仙人面具下的脸,笑了笑,道“可有看上眼的?”

  “暂时还没有,再看看吧!”夏藕的话说得很有余地。

  哪个女子不喜欢买买买?

  但她心中有自己的小算盘,她想要银子,将主动权留给自己……

  二人又往北街,买卖牛马的那头溜达过去。

  因为天色尚有余晖,宰杀尚未开始,可因为常年的宰杀,这片土地已经变成暗红色,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儿。

  老弱病残的牛马,被圈在每户摊贩的后面,只待夜色降临,杀戮便开始。

  比起繁华的集市,这里更像是屠宰场。

  那些即将被宰杀的牛马,似是知晓将要面临什么,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

  夏藕是个食肉动物,但却连鱼都未杀过,她瞅了一眼案板上的屠刀,只觉得一股冷意袭遍周身,小腿儿止不住的发软,不想再继续看了。

  稷澂捏了捏她的小手,道“百鬼夜行,有人混入其中,乐此不疲。万人闹市,有鬼混入其中,瑟瑟发抖。

  所以,鬼哪有人心可怕,不是人人皆恶人,不是鬼鬼皆恶鬼。”

  “是这个理……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万里深海终有底,人心五寸摸不着……”

  夏藕微微垂眸,浓密的长睫下,眸底微有暗影。

  稷澂见她这般模样,心中莫名不舒服,便道“大概今夜要牛马各宰杀五十头,娘子若是瞧上哪个,为夫便送你了。”

  “可以直接买活的,不杀了吃肉嘛?”夏藕投去询问的小眼神。

  这一刻,她在这个危险的男人面前却极安心,莫名觉得,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好男人。

  稷澂薄唇轻启,道“可!”

  闻言,夏藕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樱桃小嘴张张合合,似乎不敢相信这个喜讯,即使面具照着脸,也遮不住她的惊喜。

  稷澂看着她期待的小模样,心里就像是含了蜜糖似的甜滋滋的,差点就想为小娘子将整个马市包下来了。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不动声色地提议,道“咳咳,去找头合眼缘的吧!”

  “好的呀!”夏藕瞳孔如宝石般熠熠生辉,将视线挨个扫了过去。

  这些牛马老弱病残皆有,就是她想救走,也未必能养的活。

  稷澂原本见小娘子开心,他的笑意也更浓了,眼底波光潋滟,可当她再次陷入落寞,他的心便又发堵。

  他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二人的布履踏入北街,期间没有再言语,气氛微凝。

  夏藕望着一头头待宰的牛马,心里沉甸甸的,她想自己以后都不会再吃肉了。

  可她最爱吃肉了,还是个无肉不欢的性子……

  罢了!

  至少,再也不会吃牛马的肉了!

  倏忽,她的视线停下。

  左前方的那匹小马驹,一看就是生下没多久的,它浑身泥泞,衔了朵小花在嘴里啃着玩。

  夏藕忍不住开口,道“老板,你家这小马驹还没断奶,怎么就拿来宰杀呢?”

  “这小马驹是个兔唇,根本吃不进去奶水,今早才到我手上的,不赶紧趁着有口活气吃鲜肉,难不成还要爷给它养老送终,披麻戴孝不成?”

  马贩子一看来了个女子,便出言不逊。

  “嗖!”一颗石子打在马贩的膝盖上,他腿一弯,正正的跪在夏藕面前。

  稷澂漫步上前,静立在夏藕一侧,半垂的眼帘下,双眸幽黑如墨汁,似暗夜,又好像无底深渊一般,睨着马贩,道“既然不懂规矩,那我便教教你!”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老爷大有大量!”马贩子被这一招惊得呆若木鸡,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能以内力将石子精准打在人腿穴位上的男子,怎么可能是什么善茬子?

  在鬼市上想让个人消失,简直太简单不过。

  “娘子,气可消了?”稷澂语气温柔的问道。

  夏藕扯了扯他的衣袖,喏喏道“夫君,我想要这小马驹,好不好?”

  “好!”稷澂对着马贩,道“都听到了,开个价吧!”

  “十两银子……不不,小人送您,就当是给贵夫人赔礼的。”马贩子哪敢再托大,只想赶紧将这瘟神送走。

  稷澂随手捏出一个银元宝,道“这是十两银子,拿去!”

  马贩子没想到这位爷,还能给他银子,收下银子后,利索的将小马驹给牵了过来。

  小马驹因为兔唇,无法吸奶,看上分外孱弱,走起路来还踉踉跄跄的。

  夏藕见它这般模样,很是心软,道“哎,只有人类幼崽最没用,出生时啥都不会,还非常脆弱,别的动物幼崽生下来就跑跑跳跳的……”

  “自食草的牲畜出生,学得第一件事便是保命,哪能允许慢慢去适应?”

  稷澂这才正视地瞧了一眼小马驹。

  登时,眸子一紧!

  他扶了扶脸上鹤仙人的面具,再次瞥了一眼过去,只见小丫头全心全意的顾着看小马驹,似是十分欣喜。

  他忍不住勾唇暗笑。

  大宛马!

  小丫头的眼力,还真是不同寻常……

  他又从满身泥污的小马驹身上,找到一块稍微干净的皮毛,仔细瞅了瞅。

  从毛色到骨骼,都是精品,长大后一定是难得的宝马,他心中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却更是难以置信……

  前世他的坐骑便是大宛马,俗称汗血马。

  这马儿生性霸道,将它关到马厩里,其它几匹马吓得都不敢吃草料了!

  事实证明,大宛马确是难得的良马,还可以用于繁育,改善马种。

  不过现在想那些都太远了,这小马驹生的个兔唇,怕是不好养活,不然也不会误打误撞到了鬼市卖肉了……

  

程溁
大宛马[dà yuān mǎ]古代西域大宛国所产的良马。   《史记.大宛列传》:“大宛在匈奴西南……多善马﹐马汗血﹐其先天马子也。“后以泛指骏马。

(29)北街买马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