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5)这美事儿想的,比大梦还真!

  稷澂一样样的摆好祭品,这是他让杨柱子从集市买来的,都是父亲生前爱吃的,有果木烤鸭,冰糖肘子,莲花三鲜烧麦,还有满满一大壶浓醇豆汁。

  除了这些还有些小吃,驴打滚,艾窝窝、糖火烧。

  “父亲,儿子带儿媳来看您了。”稷澂薄唇轻启,语似有千金重,道“儿子成家了……”

  “儿媳夏藕,见过父亲,日后小藕会好好照顾夫君的,您就放心吧!”

  夏藕一撩裙裾,磕了个头,她的嗓子已经治得七七八八了,平常提督大人不准她同村人过多说话,她都快憋死了!

  此时,她对着坟墓,也是能聊个单口相声。

  之后,夏藕自顾自的起身,用抹布沾着铜盆里的水擦拭石碑。

  小嘴儿还不忘念叨,道“金盆擦灰,拭去晦气,带来福气!”

  她擦完后,见提督大人慢慢悠悠的摆贡品,又十分勤快的来帮忙。

  她想起前世电影里祭祖的场面,就自行琢磨明白祭奠该是个什么流程了……

  她将竹筐里的苹果掏出来,用婚礼司仪的语气,热情洋溢,道“一吃苹果,保平安,二吃苹果,越吃越富贵。

  您用坚韧的身躯,为我夫君撑起一个家,顶起一片天地,儿媳铭感五内啊!”

  话落,她瞄了一眼提督大人,见他没什么反应。

  嗯嗯,看来电影里的场景是对的,接下来保持这个风格,继续延续下去。

  她又接连端出昨日她悉心准备好祭品。

  “吃扣肉,扣住好运,守住财运!”

  稷澂垂眸,扫了一眼过去,那一碗大片扣肉,绛红色的肉皮上还有黑色烧焦的痕迹。

  “吃豆腐酿,酿出幸福,酿出好运来!”夏藕拖长的尾音。

  稷澂昨夜尝了一小口,一盅用炖肉的菜汤,烩的豆腐,口味有点淡。

  “吃年糕,生活仕途年年高!”

  这是昨日,稷澂亲眼看着小娘子兴致勃勃蒸的,结果脱模时散了,她又用小手给重新堆上,勉强凑合成了一块……

  “黄金白银,随手捞!”

  稷澂挑眉,一份蛋黄炒蛋清,黄白相间,再是简单不过,好像没放盐。

  “金玉满堂,如意吉祥!”

  稷澂唇角一抽。

  这是一碗什锦的素炒,是所有的菜品中看起来最养眼的,可那红萝卜还是脆脆的根本没熟,只能喂兔子,除了颜色搭配的好看,真心一无是处。

  “白菜一出,百财满屋!”

  一叠糖醋白菜登场,她醋放多了,所以颜色过深,那白菜都不白了。

  别人家的娘子都像娘一样,敬着供着夫君,而他的娘子就跟逆女一般,处处都需要他操心,传说中的“小棉袄”是想也别想了。

  父亲,您儿媳妇虽是夏家御厨的后人,手艺却一般,但她真的很善良,也很努力,不会如您继室那般歹毒的。

  有一利就有一弊,您若是吃不惯,就少吃点儿,毕竟这是儿子唯一的家人了,您就多担待些……

  总之,都娶进门了,依着她那性子,儿子这辈子怕是都休不了妻啦!

  木已成舟,说什么都晚了……

  稷澂经过诸多的腹诽,心脏的承受能力已经大幅度提升,原本不能自已的悲伤,也在不知不觉中淡化。

  摆完贡品后,夏藕捡了一根树杈,在坟前的地上画了个大圈圈,将纸钱都挪到圈圈里面,道“夫君,烧纸钱啦!”

  “好!”稷澂拿出火折子,将烧纸点燃。

  “父亲,拿钱来,拿钱来,拿钱来啊!

  父亲拿着钱后,想买啥就买啥,您别舍不得买,下次还给父亲烧!”

  稷澂默默的掀开眼皮,瞅着这个十分不见外的小娘子,一口一个“父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亲爹呢!

  夏藕又开始,继续对着火堆念叨。

  “父亲啊,您可要保佑夫君健健康康的,举业走得顺顺利利的呀!

  再保佑保佑小藕,出门遇贵人,捡银子,再保佑我越长越漂亮,胸部以下都是腿……”

  “来,给父亲磕头!”稷澂实在受不了啦,拉着她一起磕头。

  哪怕是他,听着小娘子让父亲保佑的诸多事情,内心都在无声的哀嚎。

  这要是他父亲在天有灵,真听到了这些,要做何种感想?

  曾经,村中那个身体干瘦,头发枯黄,面色无华的小狗子,已经脱胎换骨,从外貌到性子与月前都迥然不同。

  在自己的耳濡目染下,她不说话时还带着一丝书香气,怎么看都是娇养的姑娘。

  就这样尚不知足,出门还想遇贵人,捡银子?

  这美事儿想的,比大梦还真!

  父亲,肯定不会保佑她这些的对吧?

  原本庄严的祭奠,在一个聒噪,一个腹诽中结束……

  “稷秀才,在吗?”山脚下传来田里长的声音。

  “在!”稷澂对着正扯脖子看的小娘子,道“我先过去看看。”

  “好,夫君你去吧,一会儿我收拾好去山下找你。”夏藕脆生生的答道。

  稷澂刚一下山,田里长就带着小半个村的人迎过来。

  “稷秀才,听说你日日都定杨柱子家的丝瓜水?”

  “嗯。”稷澂神色淡淡的颔首,定又是为利而来。

  田里长早年下过场,有幸得了个童生,在村子里很是有威严。

  他拍了拍杨柱子的肩膀,道“柱子,你和稷秀才说吧!”

  “是村长!”杨柱子搓了搓手,道“公子,是这样的,我一人负责不过来五桶丝瓜水,想匀出去给几户,一根丝瓜藤才一碗,攒一桶也不容易,价格上您涨些可好?”

  “不用了。”稷澂薄唇轻启。

  果然,如他所料。

  这个村子的贪婪,从未超过他的预想。

  当年,他父亲生前地里的租子是十里八村最低的,还特别关照某些贫困的村民,但不患寡,而患不均,给了这个,旁人就也想要。

  田里长惊愕,道“不用?怎么能不用呢?”

  “秀才公不是拿了夏家千八百两银子?又何必在乎这点小钱?”鲍大鱼新娶的妻子谷桂花,语气不善的出言。

  她半月前路过稷家,正见杨柱子给送采买的粮食,当再次见到了小狗子,她差点没认出来。

  小狗子日常都在家中,也不出来,见得机会不多,她以为笔墨不通的小狗子会被稷秀才嫌恶,可她明显过的极好,笑容常在……

  

程溁
夏家是御厨后人,伏笔哈

(25)这美事儿想的,比大梦还真!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