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7)欺负小哑巴口不能言,是吧?

  夏藕穿得人模狗样的进了屋。

  瞬间,差点晃花了眼。

  屋里不知何时挂上了大红囍字,还点燃了一对小儿手臂粗的红烛,那上面写着囍字,是喜烛无疑了……

  这是谁大婚……

  需要随礼不?

  稷澂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喜服,手里还拿着一套喜服,对着她招手,道“娘子,快过来换上。”

  夏藕慌极了,哆嗦着小腿往前走去。

  她有一种羊入虎口之感……

  刚走过去,就后悔了!

  僵着手脚被套上了大红色的喜服,之后恍恍惚惚地拜了天地父母。

  稷澂移双烛于床前,扶她坐在拔步床上,又摘了她头顶的大红花。

  青丝垂落,梳头合发。

  他神色微敛,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吾欲云雨,不知娘子尊意允否?”

  夏藕瞪圆双眸,惊愕:“唔……唔……呜哇!”禽兽啊,她尚未及笄!

  “既蒙俯允……学生无礼又无礼矣……”稷澂恭恭敬敬地对着她又是一拜。

  夏藕:“嗷……嗷唔……唔……”她什么时候应允了,没看她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

  欺负小哑巴口不能言,是吧?

  这不仗义,知道不?!

  稷澂目光深邃的凝望着她,抬手为她脱下嫁衣,动作轻柔却利落。

  他又凑近了一些,徐徐善诱,道“娘子不怕,咱举人村富庶,女子成婚均晚,旁的村子十四、五岁的姑娘,都有做娘的了。”

  可怜夏藕是个哑巴,说不出话,被他按在床上,又挣扎坐起。

  但还不等她尥起小腿儿逃窜,就又被他欺身压上来,吓得夏藕赶紧伸手推他。

  “唔……唔……啊……”禽兽,住手!

  一个病秧子还浑身是伤,是要和她玩“自相残杀”嘛?

  “娘子,寒夜苦短,穿的这番单薄,岂不是要受了寒凉?”稷澂面色正经,将人拢在怀里,活脱脱像要把小姑娘给生吃了。

  小娘子张牙舞爪,还滑不溜湫,跟河里捉的小螃蟹一样,稍微松手就八条腿儿一起溜,螯足还横着时刻准备进攻。

  原来这就是娶妻,真有意思……

  这还是前世今生头一遭。

  只是不知待圆了房,她尘缘了结,是否会尽了寿数?

  忽然有了个伴,他都有些不忍让她入土为安了……

  夏藕都快要哭了。

  不是吧,她是强赖上他的,可也没想着直接洞房花烛!

  想她前世母胎单身,如今还同个陌生男人认识不过一日,就要浴血奋战真是薅不住……

  天爷啊,她不想献身啊!

  夏藕用尽吃奶的力气,想推开眼前人,可奈何她那点儿力气在稷澂眼里根本就不够看,仿若在挠痒痒。

  “娘子,在公堂上写得那些话,可都是骗为夫的?”稷澂偏过头在她耳边开口,每个字都透着灼热的温度。

  夏藕瞳孔微缩。

  眼前男子五官清隽,薄唇微抿,不输她魂穿前看的那些顶级小鲜肉。

  她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涎。

  其实,就冲着对方这长相,要成亲……好像也不赖,昂~

  就在这一分神,她好不容易挣脱开半个身子,骤然间,就被他扯了回去,重新压在身下。

  就连手腕上的力道,都又重了两分……

  二人间的距离,也靠近了些许。

  男人的阳刚气息,直往她鼻尖涌。

  他双眸似黑夜的幽深净潭,洒满细碎星光,只一眼,就让她的小心脏,漏掉一拍。

  下一瞬,就该吻上来了吧?

  虽说,这是她前后两辈子首次同男子近距离接触,心里有些恐慌,但还是有些莫名的小期待。

  两寸,一寸,半寸……

  近了,近了……

  “稷秀才,稷秀才!”门外传来敲门声。

  霎时,夏藕吓得打了一个寒颤。

  嗷,这谁受得了啊!

  幸好她没有心脏病,不然怕是活不过今晚……

  稷澂神色骤冷,神色寒得不像是十八岁的少年郎,散发着上位者的威压,令人生畏。

  他没再继续,将被子给小娘子盖上,又抬手捏了一把她的小脸儿。

  方才,意料中的吻,并没有按照预期落下,她心中有点弱弱的小失落。

  凭她素来灵敏的第六感,提督大人绝对是怒了,甚至想宰了打扰他春宵的人!

  “等我回来!”稷澂起身穿衣,出门时,还不忘将门扉关严实。

  吱呀一声,门被反锁了。

  咦!咦!咦?

  这是怕她离家出走?

  这个背影有点小帅,做出的举动却这么幼稚……

  虽然,她也有种想逃离的冲动,但毕竟是冲动,哪里还没有冷静下来的时候?

  眼下,她已经冷静了,也顾不得那些小气吧啦的琐碎了。

  保住自己清白,才是最最最重要的事情。

  紧接着,她亦是匆忙起身。

  将凌乱的衣裳穿好,找出柜子里的笔墨。

  她傻眼了……

  是墨条,需要加水磨墨的那种,而不是她前世用的那种现成的墨汁!

  重点是屋里,根本没有水,她还被反锁了……

  没关系,这难不住她。

  “呵……呸!”

  她的小嘴儿鼓秋了几下,吐出一口口涎。

  繁体字的笔画有点多,口水有点少,不够用的。

  “呵……呸!”

  奈何,她吐口水吐得嘴巴都干了,再也鼓秋不出来了。

  反正就还最后两三个字,她便再牺牲一丢丢,就当做吃奥利奥好了……

  稷家大院,围满了男男女女。

  村民举着火把,跟在田里长的身后,气势汹汹,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模样。

  稷澂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夜风吹动大红色的袍裾,猎猎翻飞。

  作为领头的田里长,在见到他的那一刻,不由得退后一步。

  之前为休书见证人之一的老田里长,是他的父亲。

  他自从接替父亲成为里长,就对稷澂可没少挤兑。

  稷澂将田里长心虚的作态看在眼底,微微一笑,绝美的五官轮廓分明,幽深魅惑的眸底,掠过一抹让人捉摸不定的光芒。

  仅仅这么随意地负手而立,就散发着一种碾压全场的气息。

  相比之下,人多势众的田里长看似镇定从容,却又隐约透着一丝几不可察的畏惧。

  田里长忽而有些后悔。

  这三年来他不应该与夏家一同压制稷澂,昨日将人撞下水,又趁机送到衙门公堂,让县尊给他配婚。

  还真是应了那句,莫欺少年穷!

  

(17)欺负小哑巴口不能言,是吧?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