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6)连个银渣渣,都没有留给她?

  夏藕一面观察对方的举动,一面腹诽不停。

  在她的记忆中,夏蓙和夏苋除了拼命的奴役她,就是欺负她。

  如今,连未来嫁的夫君都要给她挑选个暴戾的鳏夫,非要将她的前程贬入尘埃,才罢休!

  却没想过,要不是她做牛做马的伺候着她们,她们凭什么十指不沾阳春水,成为村民口中的娇小姐?

  她们不知感念自己的辛苦也就罢了,竟还落井下石,恩将仇报,那时候的她已是万念俱灰,生无可恋,甚至几次想死回去。

  幸好她遇见了提督大人,不然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哑巴,怕是几条命都不够丢的!

  思绪间,就见钱氏走远了……

  夏藕猫着腰,拿着小药锄吭哧吭哧就将坑给重新挖开。

  垫了垫钱袋子,份量还不轻,看来将夏蓙卖的地方很是下作,不然可卖不到这个价位……

  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自然全盘收下,来个黑吃黑!

  至于,要不要告诉谷氏……

  呵呵,她没那么好心!

  她可是清楚记得自己魂穿进来后,刚一睁眼就被夏蓅、夏蓙,还有谷氏这个所谓的母亲,灌下哑药的……

  眼下,她会好心的去告知谷氏救人?

  自然不会,她才没那份闲心去掺合仇人家的事,说不定谷氏还要趁机卖自己第二次呢!

  瞧热闹的心可以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

  夏藕拿了银子,一路小跑的回到大院,好不快活。

  寻思着给自己买些补品,养养身子。

  她十四岁连葵水都没来过,可见身子有多亏,红枣枸杞少不了,最好再来根人参。

  要是买不起人参,丹参也能凑合。

  待富裕的银子,再买些漂亮衣裳捯饰捯饰自己。

  她五官底子都不错,就是太干干瘪了,又黑又黄的,生生地将好颜色给遮掩个彻彻底底。

  还有,要再给提督大人添置些笔墨纸砚和衣物。

  虽然,他不缺这点儿银子,但提督大人毕竟救了自己,这份心意她起码要表示一下……

  夏藕走在田边的小径。

  一时间,眼前花也红了,草也绿了,看什么都顺眼,连走路都颠了起来。

  若不是她哑了,怕是还会哼个小调儿。

  夏藕的心情极佳,等穿过一片绿油油的农田,身后传来稷澂的声音。

  “小藕!”

  咦?

  提督大人不是在床上休息,怎么会出现在门外?

  这个世界,很玄妙……

  夏藕心里这么腹诽,却没有耽搁她在第一时间,堆出大大的笑脸,一口小白牙在阳光下笑得灿烂极了。

  稷澂的手中,提着一个两尺宽大医箱。

  这是他刚从猪圈那底下挖出来的,表皮都是土,便去院前用河水冲了冲。

  这个医箱乃老军医赠予他的。

  当年,老军医被父亲请来给他诊治,可对方最善外伤,并不善毒,见他有医学上的天赋,便将他当做自家子侄疼爱,还将家传的医术尽数传授给自己,毫不吝啬。

  还嘱咐自己若是医术不过关,段然不可打开这医箱。

  所以,这东西便一直埋在被夏家霸占的稷家。

  然而此时,他经历过前世,医术早就达到老军医的水准,已是迫不及待瞻仰,自然也就顾不得身上的伤了。

  他自幼同父亲习武,哪怕是守孝这三年,他也未曾落下过半日。

  他的伤只是看着凶险,其实都是皮外伤,通过方才的调息,已经缓过劲来了。

  见小姑娘出了院子,他不由得跟了出去,看她可是去了夏家,是否觉得夏家比他这个夫君更重要……

  他害怕刚有的温暖,不过是昙花一现。

  结果却看到,小丫头刚见到钱氏就一溜烟的藏起来,还偷偷跟了上去,见钱氏卖了夏蓙,不仅未曾阻拦,反而那小表情还透着幸灾乐祸。

  最后,小东西还把钱氏藏的银子给挖走啦!

  看她这意思,是要偷摸地把银子给昧下了?

  他忽然起了捉弄的心思,想看一看她对自己这个夫君是否会坦诚。

  夏藕的小爪子,将钱袋子握得紧紧的。

  方才,是不是都被提督大人给瞧见了?

  这男人的心思,可真缜密……

  罢了,趁着他还未开口,她主动点吧!

  啊,心里好疼,好痛!

  疼她尚未到手的漂亮衣裳!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的话……

  她一定将银子先藏起来一份!

  她心中腹诽不已,手上的动作却未停,贼嘻嘻的将人拉进院子,紧紧地关上了大门,落下木栓。

  又贼眉鼠眼的左瞅瞅,右看看。

  确定安全了,她的小手儿才将握得温热的银子,塞进他的大手中。

  看她态度多好,好歹留个银渣渣给她当零花呗?

  稷澂莞尔,薄唇轻启道“小藕真乖,不过你向来认人眼目不甚清楚,莫要教人哄了,为夫便替你保管。”

  登时,夏藕心里咯噔一下……

  也就是说,连个银渣渣,都没有留给她?

  别人家不都是男主外女主内?

  怎么到了她这里,男就既主外,还又主内?

  这位爷受了一身伤,还操心碎,也不怕老得快!?

  夏藕将他扶进了主屋,之后她在红烧肉里加了野姜和糖。

  一盆子香喷喷的红烧肉,在出锅收汤汁时没有把控好火候,微微焦糊。

  夏藕暗暗懊恼,想要哀嚎却叫不出声。

  失策了,这种土灶不像现代的煤气炉,能随时关火,好不习惯呀!

  她调味精准,不咸不淡的,糊了也好吃,这叫炭烧,当做烤肉也是一样。

  对了,这叫变通!

  她决定,将肉当做银子吃个够本,下筷子的速度,那叫一个利索。

  稷澂见她吃的香,自己也食欲大开。

  二人配着同样有点焦糊的大米饭,吃得是风卷残云,徒留几块烧焦的肉边边。

  夏藕也不糟蹋食物,将烧糊的肉边边,喂了村里的土狗。

  是夜。

  夏藕捡了很多木材,烧了好几锅热水,都倒进新买的大浴桶。

  插上门,褪去一身褴褛。

  缓缓的走进水中……

  哎呀,惬意!

  就是搓澡的时候,她的这身小排骨就跟搓衣板似的,有些搁手……

  没关系,她很快就会吃得白白胖胖哒!

  舒舒服服的泡上七七四十九分钟,又换上新买的衣裙,这才觉得自己像个人。

  不然在别人都叫自己小狗子的时候,自己是哑巴又不能反驳,她真有一种穿成狗子的感觉……

  

(16)连个银渣渣,都没有留给她?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