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民妇要状告稷澂,不孝!

  一时间,夏三姑稳住了情绪,道“澂儿,你怎么能如此偏激,还对长辈蛮横无礼?

  我是你的母亲啊!

  罢了,不过是继母……终归是后娘难当啊,呜呜!”

  “那您现在是金夏氏,还是稷夏氏?”

  稷澂的话,可谓是丝毫没有给夏三姑留面子。

  他前世阅人无数,只一眼就猜出夏三姑的打算。

  夏三姑根本就没想到,她会被素有孝心的儿子,逼迫到退无可退的地步。

  “澂儿,母亲对不住你,作为妻子也未护住你父亲……”

  “母亲?多么美好的词汇,但你是那金子琨的母亲,金鑫的妻子。

  金夫人对我和我父亲,可曾有过半分真心?”

  此刻,稷澂的悲愤无需刻意去演,真情流露就足以令世人动容,那是足以令万人垂泪的痛楚。

  他怒极反笑,继续道“再问金夫人,作为携全部稷家产改嫁的您,在前夫下葬之日,您在做什么?七七之期,可能安枕无忧?”

  “呜呜……生恩不如养恩,就算我改嫁,也含亲茹苦养了你足足十五年,就换来你如今的质问?

  天爷啊,为何让我活着,干脆死掉算了,也落得清静!”

  夏三姑维持的慈母面容,在一句句的质问中,几近皲裂,干脆嚎啕大哭起来。

  她这一撒泼果然百姓心里的那杆秤,又往夏三姑这头儿偏了去。

  开始嘀嘀咕咕的说稷澂不孝。

  一时间,百姓堆里众说纷纭。

  稷澂深知要为父亲讨回公道,唯有子告母,但孝道重于山,从法度上说基本毫无胜算。

  如今,嫡庶区分不再如前朝那般森严,把妾扶正的情况更是普遍,也有男子典妻雇妻的,但只限于民间的极少数。

  但为妾者并非明媒聘娶,也只能坐小轿进门,受正室管束,遭人鄙视。

  另外,亦会有一些婢女或妓子等,也会被称为侍妾,妾通买卖,但大户之妻不行。

  所以,他要想严惩夏三姑,她就只能是他父亲的妾!

  这般才能绕过法度去讲道理,之后再一举推翻。

  眼下,他只需要再推一把,即可事成……

  “父亲尸骨未寒,金夫人就忙着构陷我灾星之名。

  让我受恶名摆布,且碍于‘继母’的名头,还不能有任何怨言,这就是金夫人口中所谓的孝道?

  那种被至亲舍弃的绝望与无助,没经历过的人,根本不会懂。

  只因重伤你的人,是这个世上与你朝夕相处的亲人,你根本无处可逃,甚至会觉得生不如死!”

  夏三姑在事实面前理屈词穷,根本争论不过稷澂。

  一时间,她的面具被彻底撕下,徒留一脸狰狞。

  她怒不可遏!

  对着高知县重重地跪下,道“县尊大人,民妇要状告稷澂,不孝!”

  登时,大堂归于寂静,落针可闻。

  不孝为十恶不赦的仵逆大罪,乃十大罪之一。

  一经核实,不孝者就会被罪处凌迟,且遇赦不赦。

  “对我们要告稷秀才,不孝!”

  夏家人对夏三姑的做法,大大赞许。

  葛氏亦是站到了女儿的身后,默默支持。

  夏藕万万没想到,夏家人在名声扫地后,还尚能有力的反咬一口。

  人家提督大人不过是让尔等归还属于稷家的家产,这个做继母的明明不慈在先,却一张口就想要了提督大人的命!

  她被人心的恶,惊得打了个冷战,担忧的望向他。

  稷澂回首看向她。

  南风徐徐,阳光从天井射下,落在他挺拔的身姿上。

  他用手拂过在风中猎猎飞扬的碎发,冲她璨然一笑,投去安抚的眼神。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他也不打算再遮遮掩掩的跟夏三姑客气半分了。

  哪怕高知县想敷衍了事,也要他看他答不答应!

  只听,他徐徐开口,道“世人皆知,虎毒尚不食子。

  可金夫人在稷某要求归还霸占稷家的家产之际,要稷某的命,是不是透着诡异?

  她一口一个‘母亲’,一口一个‘澂儿’,叫的好不亲热,可见再无法遮掩她的丑事后,便毫不犹豫的要置我于死地!

  敢问诸位乡亲父老,你们做父母也会做成这般模样?”

  “不会!热孝改嫁不说,还卷尽家财,将人家稷家的宅子占了,虽说是前夫临终弥补,但不给亲儿子留下一个铜板,怎么都透着诡异!”

  “哪里是诡异?分明是连骨头渣子都透着无情,完全不像母子…呵…看我说的本来就不是亲生的……”

  “稷某感谢诸位仗义直言!”

  稷澂对着众人正正经经地作了个团揖,紧接着从袖兜里拿出一份泛黄的文书。

  “家父早就休了夏氏……”

  “胡说八道,休妻是要有理由的,还要在官府备案,我更是占了三不去,你好歹也是读书人,怎可如此恶意臆测你的父母呢?”

  夏三姑踉跄了几步,方才站稳了身体,站稳身体之后,惊愕的回转身来,张口就怒斥稷澂。

  “休妻需要备案,那妾呢?妾位卑贱,可通买卖,也可送人!”稷澂嘴角讥诮的轻轻一勾。

  他似乎才想到什么,没有直接将文书,呈给高知县而是,而是当众诵读出来。

  “立永绝休书,立书人稷寒山,系广平府清河县人,原为清河侯庶四子。

  有妾夏氏,年三十三岁,聘者为妻,奔着为妾,定夏氏三娘为妾。

  盼将吾儿澂怜之,岂知期入门之后,同外男屡有牵扯,妇道多有过失,且对嫡子澂,刻薄寡恩。

  败坏门风,夫妻反目,惩戒不悛,屡经劝导,毫无度日之心。

  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以求一别。

  因念朝夕之情,不忍明言,情愿退还本宗,听凭改嫁,并无异言。任嫁张李,与稷寒山毫不相干。

  自休黜后,永断葛藤。

  倘有悔心,或亲族狡辗,恐后无凭,立此文约为照……

  见证人。

  村长:夏来福,右手食指萁。

  里长:田有粮,左手拇指斗。

  娘舅:夏老四,右手食指斗。

  立休书:稷寒山,左全手萁。

  腊月初二日大雪……”

  休书一出,高知县暗道不好。

  脸色一沉,惊堂木正要重重地拍下,

  但同时对上稷澂投来的眼神,这仿佛看穿了自己四肢百骸的眼神,让他心中咯噔一跳。

  刹那间,本能地又收回了手上的动作。

  这一刻,他这一县之尊,竟不知道该说这个秀才敏锐,还是狠辣了。

  居然能一下子就捉住其中的利害关系!

  

程溁
宋元以前,妾不能为妻,否则男方可能被处以一年半的徒刑。   在宋朝,骂詈父母,弃市,即辱骂了父母,要在闹市执行死刑并将尸体暴尸街头.   伤殴父母,枭首,即殴打父母,要被砍头并将人头悬挂于城门示众.   谋杀父母,则以大逆罪论,本人腰斩、妻子弃市。   明清:   大逆罪:如果打骂父母或公婆、儿子杀害父母亲、要被处以凌迟。   并且全部不可被赦免。

(8)民妇要状告稷澂,不孝!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