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学生稷澂,仰慕夏姑娘风姿

  稷澂见小姑娘被媒婆抓走时,还不忘伸出她的小手儿往他这头努力地够着,伸得直直地,同时,眸底充满了渴望。

  见此,他修长的手指,微微捻动。

  垂眸,再见那大理石上狗爬般的丑字,被人肆意践踏,心里就莫名多了一丝丝地触动。

  她那番话写的这般细致周全,改了又改,怕还憋着什么别的成算……

  他眸底墨云翻涌,又想起了很多的记忆。

  记得在十年前,有个云游的僧人预言,举人村夏家上方笼罩着浓重的紫气,这是要出命格贵重之人的征兆。

  在夏家的这一辈中,共有六人,两男四女,具体并未指明贵人日后所达的成就,却独独指出夏氏六女命格奇特,怕是未来可期。

  村中大多重男轻女,唯独夏家因预言,也送女娃去私塾,但女娃都去读书了,又有谁去干活,总不能让长辈去伺候小的吧?

  于是,留下性格最温和小六,也就是夏藕,且对外声称:反正小狗子都命格奇特了,就伺候一大家子吧!

  其余的三个女孩,自然都是娇养,不说按照大家闺秀,那也是按照小家碧玉的规制,读女训,做女红,学礼仪,焚香、烹茶、插花、挂画……

  单单地苦了夏藕,小小年纪,没有一日得闲,忙得像陀螺一般连轴转,活得辛苦不说,还时常被打骂。

  当一个人的心是偏的,那么即便是你再如何努力优秀,他也会对你有所偏见。

  夏藕也是这般,无论她多勤快,都被当畜牲一般使唤。

  罢了,管她有何成算,总之又没多少寿数,也不能让她白占了自己一世冥婚的位置不是?

  娶了吧,再把房圆了,省的她死后还惦记……

  他就当给她个体面的死法,日后祭日或是年节自己也会记得给她上柱香……

  高知县的视线在男人堆里扫过,又瞅了眼小哑巴。

  “举人村,夏家老三,十七岁,闺名夏苋……额,这名起的有意思,夏苋,你总是摇头做甚?”

  “唔……呃…唔唔!”夏藕拼命摇头,紧张的张着小嘴,连口水都快甩出来了。

  她不是夏苋,是夏藕,才年仅十四岁,尚未及笄的夏小六,她是被灌了哑药,给三堂姐冒名顶替来配婚的!

  她张开小嘴哀嚎着,可无论多努力发出的声音,都无法凝结成语句。

  “民妇的女儿害羞,这是过于激动,还请青天老爷赐姻缘吧!”

  堂外,一直守在旁边的夏家长房长媳钱氏,见夏藕不安分的闹腾,赶紧插了句嘴。

  她生怕将自己的女儿给牵扯出来,让高知县给配了糙汉子,耽误了好前程。

  她的苋儿,金尊玉贵模样娇俏,更是得了城里金大公子的青睐。

  夏三姑可是说了,金家只有一个儿子,日后金家只能由金大公子一人继承。

  因此,日后她们这娘家人,也会有享受不尽的富贵!

  “呃…呃…唔!”夏藕努力摇头摆手。

  可卑贱如她,不配让人去猜她要表达的意思,旁人也懒得多份心思去琢磨她。

  高知县听了钱氏的话,果然没有再多问,随手指了个死了媳妇的穷书生,就要给配婚。

  “县尊,学生稷澂,仰慕夏姑娘风姿,还请成全!”

  稷澂徐徐起身,缓缓上前,恭敬的拱手行礼,态度不卑不亢,给人一种沉稳入骨之感。

  极为温润的嗓音在大堂响起,打断了高知县的思绪。

  视线扫过。

  这人……他认识。

  三年前,老知县告老还乡之际,还特意同他提过,要自己多看顾些稷秀才。

  只不过这三载,其继母夏三姑改嫁给他家小舅子……有些事总需要避讳些。

  “稷秀才,本官问你,可是决定娶妻夏氏?”

  “是,县尊!”稷澂又是一礼,态度谦卑恭敬,眉宇间的英气却隐隐流露,让人不敢随意对待。

  “大人,学生吴庸,亦是爱慕夏姑娘,求大人成全!”

  之前被高知县指的那个鳏夫出列。

  他一副书生打扮,大约三十岁左右,身上穿的干净利索,视线总是时不时落在堂外的钱氏身上……

  闻言,夏藕头皮一紧。

  “吴庸”之名,如雷贯耳,此人便是原主被配的那个残暴鳏夫。

  他与文武双全的提督大人,根本没得比。

  吴庸也是个书生,但不仅长得猥琐,个头也矮。

  他今年三十多岁,却连个县试都屡次不中,仍是自命清高,从不下田种地。

  早年他娶了房媳妇,好好的女人愣是蹉跎得早逝了,这里面的隐晦不足为外人道。

  而且她还知道,这人联合夏家,提前打点过苗师爷,就等着让自己配给他呢!

  高知县微微颔首,还真是一家女百家求,连个小哑巴都能引得书生们争相求娶。

  不过他更偏向稷秀才,人家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气度,定是被教养的极好,但夫死改嫁的夏三姑,明显没这个本事。

  听说当年的稷澂之父,稷寒山就是个有本事的,后来落脚在举人村也不过是厌倦了朝堂纷争,才来过世外桃源的日子。

  单看稷澂这份气度,就觉得与寻常人不同,他猜测此人怕是有贵族世家的风骨。

  再退一步来讲,就算稷澂并非世家遗落在外的子弟,从当年十五岁下场成为清河县,历代最年轻的小三元案首,就值得他卖个顺水人情。

  故而,高知县对待稷澂的态度,同那些百姓忌惮克人,嫌弃晦气不同,他甚至还挂上一抹笑意。

  “夏氏,你愿嫁给稷秀才,为稷家妇,还是嫁给吴庸?”

  “呃……呃!”夏藕径直指着稷澂,拼命点头,笑得露出一口小白牙。

  天爷啊,别逗了!

  这还需要选?

  她感觉自己点头点得都快要脑震荡了,做哑巴做到她这份上,真是也没谁了。

  “民妇,不同意!”钱氏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惊慌的大吼,神色狰狞。

  稷、夏,两家曾经可是姻亲,如何能不互相识得?

  当初,她们夏家撺掇着夏三姑改嫁,又抢了稷家的家资,这般稷澂如何能不怀恨在心?

  一旦牵扯出夏藕冒名顶替夏苋,她的女儿岂不是一生都毁了?

  夏藕必须嫁给她们提前安排好的吴庸,才能永远瞒下去。

  刺耳尖锐的女嗓音,闯过大堂,直击众人耳膜……

  

程溁
有啥问题尽管留言哈,溁溁都会看的ヾ(^。^*)

(4)学生稷澂,仰慕夏姑娘风姿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