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她是滚过来的

  想到这里,夏藕拼尽全力,抬腿蹬在墙上,连吃奶的劲头儿都尽数使了出来。

  她算准了方向,几了轱辘就朝着稷澂滚了过去。

  这身皮包骨,滚在大理石地面上,生疼生疼的……

  这一路上原本还立着不少人,但瞧见就地十八滚的不明物体,立刻闪开,生怕被碰瓷讹诈……

  此刻,稷澂原本深邃沉着的眸子,罕见地闪过一丝错愕。

  夏藕夹带着几分地上袭人的凉气,轱辘到他的身侧。

  耶,路程计算精准,分毫不差!

  夏藕挣扎着起身,抬手捋了捋一头枯草般的青丝。

  头发打结,不大好捋,她干脆放弃了,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忘了,她被灌了哑药……

  她一把拿过旁边书役的茶盏,沾着茶汤写下几个繁体字,道“我给你当娘子,可好?”

  紧接着,她眸子滴溜溜一转,马上又把“可好?”划掉,改成了“吧!”

  瞬间,从疑问的语气变成了肯定。

  她本来想直接拉关系叫表哥的,但想着夏三姑热孝卷钱改嫁的事,还是放弃“表哥”的称谓。

  万一拉不好关系,再拉了仇恨,那她就倒了血霉啦……

  这时,稷澂已经从一而再错愕的情绪中走出。

  一个才自己心口高的小姑娘,愣是说要嫁给自己,他早就不是三年前,那个家境优渥、前程似锦的少年秀才了……

  “在下身无长物,穷困潦倒,日日汤药不断,靠抄书连自己都养不活,更何谈娶妻?”

  “我养你,不用你养我!”

  夏藕在他一开口就预料到他要婉拒,仔细斟酌了用词,直接在地上开写。

  她写完一句,又补写……

  “兄台,我很勤快,不仅识字,还会洗衣、做饭,种田,养鸡鸭,喂猪……”

  眼下,她求的是将来的富贵,暂时能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等到他成了权宦能带着她作威作福就行……

  嫁谁,听自己的,但圆不圆房,病秧子不就更要听自己的了?

  再熬到他入宫净身,她就安全了!

  这个买卖,绝对划算!

  “曾经富庶的稷家不复存在,家资什么都没了。

  我住在山腰上的草庐,夏日漏雨,冬日漏风,连庇护之所都没有。

  更何况我这破败的身子,还不知能熬到何时?

  你跟着在下,还不如寻个身子骨健硕的农汉过日子实在……”

  话落,稷澂不欲再多言半字,眼不见心不烦的闭上了眸子,似乎下定决心孑然一身。

  稷澂的思绪,缓缓飘远。

  近日,村中的善男信女,都各自忙着出嫁迎亲,还出现了好几起抢亲的现象,屡次乱成一锅粥。

  他砍柴路过,在推搡中,被人故意挤到河里。

  当再次睁眼,他发觉自己多了一世的记忆,离奇却真实。

  又见里长和村民不顾他的意愿,硬安排自己让长吏给强行配婚。

  那好,稍后他就送他们一份大礼!

  这小姑娘还是在他大梦一场后,见到的首位没欺辱过自己的故人,不过他隐约记得这姑娘寿数不长,还与他有一段冥缘。

  她在配亲后连那男方的门都没进去,就挨了一顿打,生生被打死了。

  她的尸首男方不要,只能拉到夏家,夏家也不留,卷了草席丢到了山里。

  后来就传夏家就闹鬼,吓得惶惶不可终日。

  请来婆子能走阴,说夏藕因未到洞房花烛夜之喜就死了,心里有所不甘。

  所以,她的鬼魂才会作怪,使夏家不得安宁,遂要替夏藕举行冥婚,以完成大婚之礼。

  吴庸嫌晦气,肯定是不干的,夏三姑就以继母的身份拉他来结冥婚。

  如此,他们也算有一段缘分……

  不过,眼前的小姑娘,同他记忆中逆来顺受的六表妹,除了皮囊一样,性情完全不同。

  这引得素来漠然的自己,愣是生出几分兴趣。

  “兄台的身子骨不好,我正好可以照顾你。”夏藕又双叒叕写道。

  一抬头,她见稷澂闭目养神。

  不是吧,无视她?

  罢了!

  生死存亡之际,面子不重要,小命才重要。

  她小心翼翼地抓着他的袖子,先是轻轻地摇了摇,见他无动作,又使劲的摇曳。

  见他总算睁开眼了,她又赶紧刷刷地写了好几句。

  “待日后你我成了亲,兄台说东,我绝不往西。

  您疲惫,我捏腿。

  您口渴,我斟水。

  您腹饿,我喂饭。

  您如厕,我递纸。

  您入寝,我暖床……”

  可无论她怎么夸自己,如何阐述娶妻的好处,稷澂都是一副不想娶妻的模样。

  与此同时,高知县又配了好几对新人走,大堂里的姑娘只剩零星五六个。

  眼看着高知县就要配到她身上了……

  气氛越来越紧张!

  夏藕见稷澂神色依旧无波,她眯了眯眸子,又使出杀手锏,写道“保证端茶递水,洗手作羹汤。

  一举得男,三年抱俩,五年得六……”

  稷澂微微挑眉。

  这个小丫头知道她在说……不,写什么嘛?

  夏藕急促的写完,又瞄了瞄公堂之上。

  这高知县的办事效率,为何这么快?

  足足甩了现代各大婚恋网站几条街,当知县可真是屈才,应该到庙里羽化成仙,去做月老,为善男信女牵红线!

  再瞅了瞅那提督大人,仍旧没有丝毫动摇的意思。

  顿时,她这小心脏就更慌了……

  不,她不能放弃!

  夏藕绞尽脑汁的沉思着。

  她要如何做,才能讨好提督大人?

  只要他先答应自己,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她揣着小心脏,又沾了些茶汤,继续写。

  “兄台,成亲后我都听您的话,你让我单腿跳,我就绝不两条腿走,你让我刷锅,我就连碗都一起洗,娶我真的老划算……”

  还不待夏藕写完,就被官媒给架走了。

  她指尖的茶汤拖下长长的尾,仓促的字迹被人踩在脚下,落上肮脏的足迹。

  不……不要,她不要被配给鳏夫!

  单薄瘦弱的夏藕,就如同小鸡子似的,任她挣扎,也无济于事。

  吹吹打打的礼乐声,再次转到门口。

  四周的百姓因为事不关己,便跟着起哄。

  牙牙学语的孩童,被炮竹声惊得大哭。

  所有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整个衙门显得格外的喧嚣……

  

程溁
没错,男主前世被害,进了宫成为残缺的太监,不过这辈子重生到了入宫前,但心中恨意难消,这才会行事这般狠辣……

(3)她是滚过来的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