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小娘子费劲巴拉的爬来

  夏藕的目光,宛若冲锋枪的子弹般连发地往那头扫视着。

  天底下从没有后悔药吃,还是赶紧从人堆里再扒拉扒拉,说不定就真能捡漏呢!

  朱红色的大柱后,一个年轻的男子盘膝而坐,这是在她来来回回的扫视中,被挖掘出来的。

  他看起来岁数不大……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坐如青松,自有一股子世家公子的风姿。

  因为他衣衫褴褛,脸上至身上都灰扑扑的不大干净,所以看起来不大起眼。

  大约是男子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坦然地抬起眸子回视过去……

  四目相对。

  夏藕睁得炯炯有神的眸子,微微缩了缩。

  这男子的眸子生得可真好看,目光幽沉深静,极有内涵。

  凭她多年来“舔屏”的眼力和经验来看,这位但凡洗把脸,再混在人堆里绝对就是鹤立鸡群存在。

  可为何没有姑娘瞧上他呢?

  难道是个残废,不能吧?

  她又快速地瞄了一个小眼神过去。

  有胳膊、也有腿,没残,就算盘着腿,她也能目测出他身形修长,比那些健硕的兵士都还要高……

  或是,因家中过于贫苦,这才娶不起媳妇,等着长吏给送媳妇,再加份喜银?

  姑娘们大多是贫苦人家出身,一个个地就跟小鸡崽子似的弱不禁风。

  是以,面黄肌瘦的夏藕,混在里面也并不突兀。

  可就算这样,她还是被那男子给发现了。

  他眸色沉静,幽幽望着夏藕,风骨清隽,从容沉稳,丝毫不避对方投来打量的目光。

  这小姑娘他认识,细算的话同他还沾着亲,是夏家四房的小六,闺名夏藕,但没人唤她的闺名,都叫她的贱名“小狗子”。

  算是在夏家唯一没有羞辱过他的人,但也不太熟,至少未曾过上几句话。

  她亦是个可怜人,年仅十四岁,就替她三堂姐来让长吏配婚。

  斜对面的夏藕,咧了咧僵硬的唇角,艰难的露出个笑容送上。

  这男子不错,有股书生气息,若是日后夫妻闹矛盾,看起来应该也打不过自己,说不定还能被自己反教训。

  当然,若是他不欺负自己,同她踏实过日子,她也会对他好的,照顾都是互相的,这才叫生活。

  否则,处处都充满了算计,活着也太累了。

  要不,就定他了?

  旁边,夏家佃户家的鲍大妞,用胳膊肘怼了怼她,提醒道“小狗子,稷秀才可嫁不得!”

  “……”夏藕对于这个贱名称呼,虽然听不惯,但已经熟悉,知道是在叫自己。

  她抬了抬凌乱的眉毛,表示疑问。

  鲍大妞低声,道“你忘了,稷秀才是你三姑的继子,三年前其父稷寒山,就是被他给克死了。

  且夏三姑热孝改嫁,携稷家所有的家财……咳咳,不是,我是说稷秀才现在就是穷鬼一个,连自己都养不起,你嫁过去不仅吃不饱穿不暖,还要伺候他呢!”

  夏藕:“……”说得她好像现在就能吃饱穿暖一般!?

  记忆中模模糊糊,好像是有这么个事儿,但人家好歹也是秀才呀!

  这个年头的读书人都矜贵,何况人家还有功名在身?

  但为何就没有姑娘瞧上他,秀才娘子不香嘛?

  “稷秀才可是个刑克六亲的病秧子,连夏三姑都弃了这个继子,为了活命急吼吼的改嫁,可见他命有多硬!”

  夏藕垂眸,眸底墨云翻涌。

  她想起这位是谁了!

  男二!

  连女主都无法觊觎的稷澂。

  这位爷有秀才功名在身,后来却被至亲算计,入宫成为残缺的太监,一个不完整的男人。

  他生生地熬过种种苦难,任御马监掌印太监,最后成了人人敬畏的提督大人。

  他曾颠沛流离,人人嫌恶,也曾位高权重,人人讨好。

  最终成为看尽人生百态,孑然一生的权宦,世人皆称为九千岁,甚至连皇帝都听他的。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寿终正寝,只要她牢牢地抱紧他的大腿儿,定能摆脱蚂蝗般的至亲。

  待日后她做了提督夫人,不仅能吃香的喝辣的,还不用费劲巴拉的相夫教子。

  小日子简直不要太美好,捡大漏啊!

  划算!

  完美!

  夏藕没接鲍大妞的话,她也接不了话,谁让她被灌了哑药?

  任由鲍大妞不断的污蔑诋毁稷秀才,如何如何贫困,又如何如何的刑克六亲。

  哪怕是嫁个缺胳膊少腿的粗汉,也不能找稷秀才这样的病秧子……

  说得好像嫁给稷澂后,会悔青肠子一般。

  然而,在夏藕心里,稷澂则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上好归属。

  依着她现在的情况,这身子骨就算没被配给鳏夫虐惨死半路,也因过度劳累,而亏空了底子,说不好哪天人就没了。

  早夭之兆,万万要不得!

  她可不想再次体验将死未死,五感渐衰的恐惧了……

  此刻,她既然知晓野史的走向,定不能走原来的老路。

  夏藕被激烈的情绪冲击着,让初来乍到的她热血沸腾,恨不得绕着衙门跑几圈。

  心中大喜的她,暗搓搓地望着那俊俏的脸,下意识扑过去。

  然而,她虚弱的站不起来……

  此刻,夏藕根本不清楚自己身子的虚弱,自以为的加速再加速,落在旁人的眼里,其实就是爬。

  她爬啊,爬啊,再爬啊!

  继续爬啊……

  稷澂望着一头青丝蓬乱,挣扎着向自己爬来的少女,不由得心脏跳漏了一拍,纯属吓的……

  鲍大妞使劲拉着她,劝道“别去,不能去……你伯母可是让你嫁给吴庸的……

  你不听话,当心她打断你的狗腿儿……”

  夏藕甩了甩枯瘦如鸡爪子般的小手。

  起开!

  无论死拉硬拽,还是言语威胁,通通都没用!

  谁都拦不住她好好活着的那份心……

  然而,低烧不退的夏藕,哪里能挣扎开年长她三岁的鲍大妞?

  “嗞啦!”她那带着补丁的袖子,被扯掉一块。

  过分了啊!

  这身衣裳可是她仅有的一件,最体面的行头……

  回手掏!

  夏藕迅速伸出双手,狠狠地在鲍大妞腰间的软肉上,抓了几把。

  鲍大妞这一痒,自然就松开对她的桎梏。

  夏藕经过这一通折腾累得不要不要的,简直连爬都爬不动了。

  可退缩是不可能了的,自己无依无靠的,就是满肚子的算计……不,是计谋,也抵不过强行的婚配,蚂蝗般的夏家,赶紧找个大腿抱住才是正经事……

  

程溁
澂:chéng 澄清,水清而静   《后汉书·卷七九·儒林传·赞曰》:千载不作,渊源谁澂?   唐李贤,注:“説经者,各自是其一家……若千载一圣,不復作起;则泉源混浊,谁能澂之。

(2)小娘子费劲巴拉的爬来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