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无归期

余生无归期

渔歌苏幕

曾经我暗恋过一个人,过程很痛很苦,谨以此书祭奠我曾经的青春暗恋。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情书中的白月光

  林鹤的日记本中深深的藏着一个人的名字,写“苏溪辰”这三个字比写任何字都多。临近高中毕业的林鹤捧着日记本坐在林荫道的长廊上,靠着背后的梧桐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高三的压力让林鹤这个差生有些喘不过气来,趁着上晚自习之前的四十分钟在鲜有人问津的林荫道上坐下来解解压。

  林鹤翻开日记本,一笔一划的写着:“苏溪辰三模考试 679”,仅有的几个字却是林鹤拼了命也追不上的那种光芒。晚自习的铃声刺痛了林鹤的耳膜,合上本子狂奔上楼,气喘吁吁的趴在桌子上慢慢的匀气。余光瞟向第三排靠窗的位置,男孩儿认真的盯着卷子看,手上的笔不时的划着写着,每天能够看着他就足够了,即便苏溪辰是讨厌自己的,也无所谓。

  那时候,全班都知道林鹤喜欢苏溪辰,但是林鹤却不知道苏溪辰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自打林鹤转入重点班时,她就注意到这个男孩儿了,总是那样默默地,很少与人交谈。坐在倒数第二排的林鹤有时候要将脖子伸长了才能瞧见他的背影,只有1.55米的林鹤算是个小矮子了,然而苏溪辰有1.75米,足足差了二十厘米。

  现在,林鹤偶尔能够在课间看见有女生拿着不会的题目围在苏溪辰的桌子前,那样的画面让林鹤真的很难受。因为这曾是林鹤一个人的特权,只有她问苏溪辰题目的时候,苏溪辰才会详细的讲,若是换做了别人,最多也是大概说一下解题思路,然而现在,这项特权面向任何一个人开放,唯独不再对她开放了。

  班主任老黄拿着此次三模考试的语文试卷走了进来,分给了几个学生分发下去,他脸上的神情有些许的满意,这次班级的语文成绩排在了年级第一,自然是值得骄傲。林鹤唯一强势的科目便是语文了,小心翼翼的将日记本翻到了最后一页,一封浅蓝信封夹在日记本的皮套里,这封信怕是没有机会送出去了吧。耳边突然一阵清凉,是试卷落下荡起的风,抬头一看是苏溪辰,一下子将日记本合上接过了卷子。林鹤始终还是不敢看他的,心中狂跳不止,只觉得脑袋中嗡嗡作响,连试卷上的分数都没有心情看,心中想的尽是刚才苏溪辰有没有看见那封蓝色的信,信的右下角还画着一串紫藤萝,因为只有林鹤知道苏溪辰最喜欢的花是紫藤萝。

  三模的语文试卷讲完刚好踩着下晚自习的点,不知怎么,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毫无征兆的大雨打得她措手不及,班里面有部分的学生是走读生,班主任让在校住宿的同学回宿舍拿伞借给走读的同学回家用。

  林鹤将日记本装进挎包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雨,很多同学都已经拿到了伞陆陆续续的走了,她还抱着那么一丝丝的希望等他来。半个小时过去了,教室里只剩下班长和劳动委员了,班长李霖见林鹤还一动不动的站在窗边便问道:“林鹤,你还没有伞吗?”

  林鹤回头尴尬的摇了摇头,抓了抓自己的挎包肩带起步离开教室,被李霖叫住了:“林鹤,用我的伞吧,刚好我和陈舟是一个寝室的,一把伞就够了。”李霖将手上的伞递给了林鹤,林鹤犹豫了几秒才慢慢的接过道了谢。

  林鹤走出教室后,教室里的陈舟问李霖:“苏溪辰怎么不给她送伞?”李霖撇了他一眼:“不懂就别问。”

  雨水打在林鹤的眼镜上,高度近视的林鹤早已看不清路了,李霖给她的那把伞被她装进了挎包。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是这样绝情的人?当真是可以忘得一干二净!即便是这样的痛,林鹤还是死死地护着那本日记,因为里面装的都是苏溪辰的点点滴滴,是她的命!

  次日,林鹤拖着重感冒的身子去了学校,口罩将她的脸挡了一半有余,只剩下厚厚的眼镜架在鼻梁上。剧烈的咳嗽声冲击着她的大脑神经。林鹤将伞还给了李霖,坐在李霖后面的苏溪辰悄悄的握紧了写字的笔。

  “怎么感冒这么严重?昨晚上不是借伞给你了吗?”

  “没事,小感冒。”说完便走到自己的位置上趴在了桌子上,她太累了,真的想踏踏实实的睡上一觉。

  苏溪辰摸着桌子抽屉里的伞,伞还是在原位,没有移动的痕迹。这把伞,他一直放在教室,就是为了给她挡雨,昨晚他站在教室外面等了很久,他在等林鹤去他的位置看看,等林鹤去拿这把伞,最终只等来了自己的落荒而逃。

  

渔歌苏幕
谢谢大家喜欢,可加书粉群:962878740

第一章 情书中的白月光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