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8章 迷雾

  正好一个小厮端着两碗茶,躬身给递了进来。

  贾兰赶紧给北静王献茶之后,才执笔恭恭敬敬的写了一篇论语,看了自觉无误,双手递给了一旁静静坐着的北静王。

  “写好了!”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北静王含笑接过贾兰手中纸张。

  定睛一看,这字竟然是很眼熟,倒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记忆里的字体俊秀,灵巧,带着特有的灵气,只是眼前这贾兰的字就少了灵秀的笔触,俊秀有余,灵气不足,显得有些匠气。

  临摹高手作品再多,尽管在日后会有相似之处。但是高手之所以是高手,就是在这毫厘之间的差别而已,或是一横一捺,或是一点一滴,总之是会有些许不同。

  只是贾兰估计是有高人指点,除了只是在气韵上差点意思,果真是一篇完完整整的好字。

  “你的先生倒是没有夸错你,你这字果然是好字。”北静王的眼睛都有些舍不得从字上移开。就问道:“不知兰儿的师从何人?本王倒是想见一面,当面讨教。”

  被北静王的期待的看着,贾兰也有点不知所措,这个老师如何能和王爷见面。

  想要说谎话圆过去,谎称没有一个这样先生也不可以,毕竟这玉儿姑姑的字就是平常人临摹也是很难学会。

  若是随意叫一个人过来,是很容易在北静王面前穿帮,如此反而是弄巧成拙。

  贾兰思虑半天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好了,就扑通一声跪到在了北静王面前说道:“还请王爷饶恕小的罪过。”

  “这是做什么的?赶紧起来,不过是问你的师从何人而已?有何罪?赶紧起来。”北静王立刻扶起贾兰,还贴心的给他膝盖拍打了几下,让贾兰坐在自己下首,看他平静了一些,方才温和说道:“师从何人,兰儿说便是了,在本王这里没有那样多的礼数。”

  有了王爷金口,贾兰才开口说道:“小的这字是是小的姑姑所教,但是开始姑姑不知道,都是小的偷偷模仿。只是后小的姑姑生了一场大病后,太祖母不让人去打扰姑姑。姑姑就只能在自己院子里将养身体。姑姑和我的母亲交好,自从姑姑生病之后,母亲就每日都去姑姑处照顾姑姑。小的有时候也跟过去。”贾兰脸一红。

  又说道:“姑姑看我喜欢写字,就教导了几句,点拨了几次后,小的就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如今这字也就写成了如今的样子,只是姑姑常说,学无止境,切不可以因为如今有了一点点的成绩就骄傲。”

  一说起姑姑就是滔滔不绝贾兰,若不是被王爷阻挡了一下,估计这话会如洪水一般倾倒而出。

  “你的姑姑生了重病,是什么样的病?”北静王有了一丝的迷惑,不是结婚吗?怎么如今又是生病。和宝玉结亲的到底是谁?

  如果说刚才还是疑惑,如今就有了很大的疑点,让北静王有了不得不去问清楚的欲望。

  “这个……”其实林黛玉得的是什么病,在贾府都是讳莫如深的话题,只是知道她这病也病的奇怪,好也是好的奇怪。

  贾兰私下问过母亲,得到的答案也是简单的令他发指:“好人自有天佑!”

  贾兰都没有办法明白的事情,如何同王爷解释的通。

  只好说道:“姑姑的病如今是好了,就在院子里将养着,老祖宗不许任何人去打扰她,只说是大病初愈,不让别人打扰。”

  “如此说来……”还没有等北静王说完,那贾兰的小厮走了进来,打个千儿后说道:“王爷,兰爷,外面如今立等着王爷去才开席,让小的来请王爷。”

  北静王自然是知道今日来贾府的官员里就是自己最大,若自己不出去,这席果然是没有办法开。

  不过心中的疑问甚深?一时三刻想来也不会有答案。倒不如等着酒宴结束之后再问。心意一定

  就同已经站起来伺候的贾兰说道:“也好。出来也有半日,走吧。”

  两人方才一同回到了席面上。

  开席之后,北静王草草的领了两杯酒,正要去找贾兰的时候,就瞧着跟自己来的士兵如今在贾府下人的带领下,在那花厅外焦急的等候着。

  北静王就让人去将那士兵叫了进来,看他神色有些慌张,就离席远人,听士兵汇报完毕。方才看着那士兵说道:“可是真的?”

  “是。”士兵肯定道。

  当下北静王立刻就同宝玉告别,带着士兵就匆忙要走。

  宝玉知道苦留不住,也只好带着家下众人将北静王送到大门看着他飞身上马,走了老远之后,方才回头招呼客人们继续。

  着起子客人们,都是在官场中的老人,看着北静王脸色凌然,行色匆匆,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不然一向以沉稳为名的北静王,怎么会有如此匆忙模样。

  所以也都起身纷纷告别,还是回到府中等候消息心里来的更加的踏实一些。

  如此,这外间客人散了,在府中女眷的聚会的内厅里,这些诰命夫人们也都有家中的丫头来告知,老爷要走的消息。

  诰命夫人们听家中老爷要走,也都纷纷告辞而去。

  宝钗和王夫人只好是苦笑着将这些夫人都送到了门口,看着她们一起起的上了轿子,方才揉着酸痛的脚回到了上房。

  宝钗并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可惜好好的一场聚会,她才同这些诰命夫人们相谈甚欢,怎么这些夫人们说走就要走,半点面子都不给她。

  这让宝钗的脸色也不是好看,她对袭人说道:“你去前面花厅打听一下,你的宝二爷在做什么?前面的客人都走完了,怎么他还不回来。”

  袭人赶紧领命而去。

  在外面的花厅里找到了独自喝的烂醉的宝玉,人去楼空,空留一人。

  满屋的杯盘碗碟中,只看宝玉一人坐在大红色的桌子旁,手中提着一壶女儿红,不断地往嘴里灌去。

  “二爷,你这是何苦?”话刚一说完,泪水就布满了整个面颊。

  

第28章 迷雾

目录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4:40
00: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