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帝攻略

双帝攻略

希伊安仙儿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沐府

  曌明国,京城。

  一名头发凌乱不堪,身上布满了血污的女子,一路踉踉跄跄地混入了街道。一道闪电突然划过天际,只一瞬,照亮了她如同行尸走肉的面孔。

  看她身上的伤势,以及袖管上面还在微微渗出鲜血的伤势,她显然是痛苦的,却没有任何表情流露。

  “让一让!”官道上许多人骂骂咧咧地架着马车经过,横冲直撞的样子好似在逃命。

  见行人太多,她又躲进了人迹罕至的胡同里。胡同的路歪歪曲曲,一阵风吹过,她一个哆嗦拉紧了湿透的衣服,好在上面有七扭八歪搭建的屋檐,雨小了很多。

  她摸了一下脸,擦走雨水跟污渍,拨开了脸上的发丝,一双饱含星辰的美眸看向了天空。她从怀中掏出来一个纸包,蹲在了一户人家的家门口,将它打开。

  里面是个包子,被雨水泡得发胀,早已凉透。她一口一口吃着,心中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这包子吃完了可就又没有下顿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有个正经身份活在人前。

  此时胡同的尽头突然跑过去一队人马,他们骑着马,大声喊道“捉拿罪臣,闲人退让!”

  “沐府逆贼,诛灭九族!”

  她这才想起来,来了曌明之后,好像这大街小巷都贴着一些布告,上面写着沐府如何如何。

  既然是灭门,那就一定会有尸体,也方便她替代那个死去的人,冒领他的身份继续活着。

  这是机会。

  她一个激灵站起了身,一口将剩下的包子塞进了嘴里,在原地脚尖一点,然后消失在了路人的视野之中。

  那些路过的人,身上披着盔甲,手里拿着刀剑一看便是曌明的军队。但是就算他们是习武之人,在女子隐匿身形逃走的那一刹那,他们丝毫没有感受到任何武力波动,也没有觉察到他们其中的一个人没了踪影。

  他们的目的,是沐府。

  窗外大雨滂沱,一道闪电猝不及防地照亮了灰暗的柴房,照亮了散乱无章的稻草之中,一对无助的夫妻,还有他们的儿子。

  “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中年男子叹息一声,看向另一旁同样面如死灰的妇人。他们的身上已是狼狈不堪,但依旧遮挡不住身上的高贵气质。

  外面官兵到处抢砸的声音乒乒乓乓地传到了这里,让他们心里很不是滋味。

  “胡耀阳那卑劣之人,身为沐府的门生不知受了我们沐府多少年的恩惠,居然参与陷害我们沐府。我们沐府世代清廉,还是辅佐陛下登基的肱骨之臣,陛下英明,一定不会对我们赶尽杀绝的。”与他长相极为相似的青年男子义愤填膺地说,他的眼中一片清明,身上还带着意气风发的样子,想必是初入人世不久,心中还有许多等待实现的抱负。

  “陛下还会记得吗?”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那双眼睛一片混浊,似乎早已放弃了挣扎,“我们已经没有价值存在世上了。更何况,胡耀阳已经从我房中搜到了与熹王往来的书信。”

  熹王是曌皇的皇兄,当年夺嫡失败后便被曌皇发配到了边疆做苦力,谁知正好赶上了与荣成帝国的战争。他趁机收买官府的人,假造户籍参了军,在立下了军功后,拿着不知从什么地方拿来的先帝遗诏,自诩为真正的曌皇,自立为熹王,在边境拥兵不返。不过前些日子熹王被曌皇派人秘密处死了,直到他死了,这个事情才被昭告天下。

  “大局已定吗……可是灏儿才十岁,他才这么小……”青年男子神情落寞,目光落到了妇人怀中的孩子身上,“他可是沐府的希望啊。”

  “老爷,”中年妇人略带哭腔地抬起了头,看向中年男子一脸乞求,“灝儿病得厉害,再不叫大夫恐怕是不行了啊……”

  她怀中的少年,此刻面如白纸,呼吸微弱,浑身烫得吓人。

  “母亲……”少年此时突然睁开了双眼,微弱地发出了声音。这一声母亲,唤得妇人心中一颤,再也抑制不住泪水。

  这是他的儿子,中年男子于心不忍正要开口,柴房的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来人,与本官将他拿下!”来人留着八字胡,体态略胖,笑得很是狂妄,一双眼睛蔑视着这一家四口,仿佛在看蝼蚁一般。但是那些士兵听见命令后,仅将中年男子包围了起来,无人胆敢上前捉拿。

  因为眼前的中年男子身上的气概,并不像是一介文官,更因为这个男子是曌明的沐丞相,曾经给曌皇写过无数次劝诫书告诫他要节俭,又在饥荒与天灾的时候广开粮仓,减免徭役赋税,给他们这些百姓带来了数不清的福祉。

  他们也不敢相信沐丞相会造反。

  “本官清白无罪。”沐丞相一脸平静,眼底泛不起一丝波澜。

  胡耀阳看见他这样冷静顿时怒从中来。

  他曾在沐府做过沐丞相的学生,但入仕后,他的官职一直非常低微,那点薪水还要用来打点关系,最后往往入不敷出。

  每逢有什么空缺的要职时,沐丞相永也远不引荐他,还斥责他心术不正妄想走捷径。

  他若能不通过沐丞相就能当上个大官,他何必大老远过来拜他为老师?谁不知道他曾经跟当今圣上有八拜之交,结为了异姓兄弟?

  他这个人自己就是关系户,却永远一副清高的样子,他真是唾弃至极。

  这实在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想要他跪地求饶。

  “哟,瞧本官这记性,本官来呢,是告诉你一件事情。皇上圣明,已经彻查了你的案件,”他一脸趾高气昂地看着沐丞相,摸了摸嘴边的胡须后,他对着那些迟迟不肯动手的官兵们朗声开口,“沐子成被检举勾结奸臣意图不轨,如今证据确凿,皇上已下令废其丞相一职,贬为庶人,收押天牢,下月腰斩示众。长子斩首示众,沐府上下十岁以上流放西北,十岁以下收为官奴。怎么,你们想抗旨?”

  官兵们持着刀剑走向了沐府的四人。

  “胡耀阳,但愿你的刑部尚书还坐得安稳,午夜梦回不会有厉鬼索命。”沐夫人怀抱着沐灏,气得发抖,恨不得将他当场撕碎。

  “动手。”

  胡耀阳一声令下,沐府顿时哀嚎一片。

  “灏儿!”沐夫人突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叫声,近乎丧失了理智,“啊!我跟你们拼了!”

  “啊——”少年也突然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

  “胡耀阳!”沐家大公子怒吼着,却被人按倒在地。

  再观沐丞相,他双眼满是不可置信,却依旧没有向胡耀阳开口求饶。在他看来,他可以有气节地死去,而不是死于屈服。

  “沐府经你这一折腾,还能剩一个儿子,本官自然感到欣慰,因此替你们安排了一个最好的出路,还不快谢谢本官?”胡耀阳一脸得意地看向身边所有人,“从今可没有什么沐小少爷了,多了个小灏子,你们都好好记住咯。”

  沐灏吐出了一口鲜血,再也没了呼吸。

  “还不快给小灏子带走,莫误了琉璃大会的时辰!”胡耀阳说了这句话后,心满意足地哼着小曲走出了柴房。

  沐府身为丞相府邸,自然少不了稀奇珍宝,那些侍卫们打着抄家的名义捞了不少好处。一个威名远扬的沐府竟这样彻底衰败了。

  一旁,在押送沐家人前往牢狱的路上,拖着沐灏走的侍卫一脸的不情愿。这人已经没什么气息了,他可真想跟留在沐府抄家的兄弟们一样,捡点好东西啊。

  “忙活一趟还是个死人,真是晦气。”他踢了一脚围墙,怒骂道。

  “梁大哥,我来吧。”他身后的人似乎看出了他的蠢蠢欲动,非常贴心地想要接手。

  “嗯?”姓梁的侍卫一愣,发现身后是自己的同乡小宋,“怎么了?”

  “这人看着也没气了,能撑到现在绝对只是一口气的问题,强弩之末罢了。如果死在到刑部的路上,这罪我们可担不起啊。不如我给他灌点猛药,让他精神精神。梁大哥你去吧,记得给兄弟我捎几件东西。”

  “也行,我去了。”梁侍卫一听他说的很有道理,更何况他确实想去沐府捡点宝贝,也没多想,转身就走了。

  “真是蠢。”身后的小宋突然发出了女子的声音,带着沐灏去了小巷之中。

  她搭上这沐灏的手腕,发现他已经没救了。她刚一抬头,就对上了沐灏微睁的双眼。那双本该清澈无邪的眼睛,此刻却满是怨毒之意。他已经没了呼吸,却因为这天大的仇恨而死不瞑目。

  真是个清秀的孩子,可惜了。

  “你借我活下去的身份,我便帮你报仇。”她淡淡地说。

  闻此,沐灏的眼角划下了一滴泪水,合上了双眼。

  女子起身,将他抱了起来,稍一用力,便施展轻功去了郊外荒凉之处。所过之处无人发现,可见女子功力之高强。

  天梦的武者修炼的功法虽然五花八门,但是武力划分无非分为六个境界,分别为灵基,灵启,灵运,灵结,灵定,灵恒,而每个境界又分为九阶,一至三阶为初阶,四至六阶为中阶,七至九阶为高阶。

  天梦大陆之上,灵结境已是宗师级别了,一般的武者都是灵运境。

  她的武力并非本我修炼而成,而是武力高深之人以生命为代价对她进行了灵力灌输,强行突破到了灵结境。由于还处于适应阶段,因此她空有一身内力,战斗能力还相当于灵运境高阶的武者。

  而最近一次为她灌输灵力之人,是她的母亲。

  她取下了沐灏的服饰,拿出身上所剩无几的银两,想找人为他换上寿衣,安葬妥当。

  她走到了棺材店,然后径直走到了老板的面前。

  “寿衣、棺材、墓地我都要,我会再回来的,墓碑请刻上“沐之墓”,沐是三点水加木头的木。”她话也不多,直接哗啦啦地扔出了一堆银两,看起来非常着急,她怀里抱着的沐灏已经逐渐没了体温。

  “嗯?”老板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客人,感到非常新奇,但也不敢直接收下银两,“请问葬在什么地方?客官的姓名是?”

  女子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看起来非常不耐烦。

  “这些钱不够吗?随你选个地方便是,我会回来问你。”她根本不理睬他说的话,把沐灏放在了店铺里面的停尸床上,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客官!”店家在后面又追着喊了一声,但很快地被她甩在了身后。

  她是真的赶时间,她需要快点找到易容的场所,变成沐灏的样子。

  她脚尖一点上了旁边的屋檐上,又在京城的上空飞掠而过,在大街小巷里快速地扫视着,寻找一家合适的胭脂店。

  曌明的街道她这几天摸得也差不多了,她记忆力本来就异于常人,回忆起胭脂店的街道也并不难,没过多久,她就站在了那家店的旁边。

  没有人任何人在周围行走时,她轻车熟路地从一旁的窗户翻了进去,躲在胭脂店的库房里趁机穿上了沐灏的衣服。这衣服显然很不合身,她双眼一闭感受到全身每个骨骼后,开始暗暗发力。

  她的身上突然传来“咔咔”的声音,然后身形也矮了两寸。她摸着自己的脸,然后拿起库房里堆积成山的胭脂略施妆容,那模样已与沐灏有了八分相似。若不是时间仓促,她会变得更加完美。

  最后,她将腰间的写着“荣”的紫玉玺放入了怀中,隐藏起了属于自己的特征。

  这是她多年前,在率领军队讨伐山贼时,偶然习得的缩骨功跟易容术,真没想到如今却成为了她的保命之法。

  从今往后,她便是“沐灏”了。这样想着,她心中猛地一痛。在被店家发现之前,又悄悄地溜了出去。

  但是就在她小心翼翼地从窗户翻出去时,在那家胭脂店的后巷里撞到了两个人,准确地说,是一男一女,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另一个身着华服。

  丝竹靡靡之声不断传来,她知道这是在烟花柳巷之中。

  一旦胭脂店的老板事后发现店内发生了盗窃案,一定会报官的。而作为目击者,这两个人一定会对她印象异常深刻——她的身上有着血污,又顶着沐灏的脸从胭脂店里爬出来,这样的场面想忘记都很难吧。

  真是倒霉,她必须杀了他们。

  “啊!”其中的女子放声尖叫了起来,然后看向了身边的男子,瞬间投入了他的怀抱,“殿下,有乱贼!奴家好害……”

  但是不等她讲完话,她已经动起了手,拿着匕首一下割了她的喉。她的身上本就重伤未愈,杀人不比行走,非常耗费力气,于是她的身上又开始渗出了丝丝鲜血。

  但此时并不是能停止行动的时候,她不等气息平稳,直接又动了第二次手。

  她如同弓箭一般,拿着沾满鲜血的匕首,用锐利的箭头再次直指那个男子的喉咙。

  不过这或许是她第一次被惶恐冲昏了头脑,不等她靠近那个男子,她就被那个人以深厚的内力一掌击飞。

  灵运境巅峰?她大骇不已,一个嫖客能有这么深厚的功力?

  她口吐鲜血,但来不及做出反应,那个人的攻势又一波实打实地袭击了过来。杀机暗涌,不知比现在的她强大了多少倍。

  打不过,必须得跑路了,她当机立断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差距。

  她堪堪躲过了他的杀招,然后一跃而起翻过了弄巷的围墙,那股迅速追赶而来的攻势割断了她身后的衣角,但,也仅仅割断了她的衣角。

  她知道那个人很快会追过来,便仿佛又回到了之前疯狂逃命的状态,点燃了自己身体内的内力,迅速撤到了那些官兵们能发现她的地方。

  反正她也没看清楚那个人的长相,她相信那个人也没看清楚她的脸,只要她掩饰得好,有赌一把的勇气,她一定可以成功逃脱的。

  她此时甚至想大喊一声,我是沐灏,你们快来抓我。

  等在大街上看见了熟悉的胡耀阳等人,她简直快要热泪盈眶了。随后她假装晕倒在了路边,由于妆容太过相似,被侍卫发现时,无人发现其中的蹊跷。

  “胡大人,沐灏……小灏子找到了。”一个侍卫将瘦弱的她提了起来。

  “一群废物,磨蹭到了这个时辰,”胡耀阳看着沐灏,一脸嫌恶,一脚踢了过来,“丧气的东西,我看皇上一会儿怎么发落你。”

  沐灏“毫无防备”地摔向墙角,然后慢慢地张开了双眼。这一脚她挨得不轻,此刻浑身上下都疼的要命。一抹恰到好处的恐惧与虚弱,让胡耀阳更加得意了。

  “叫他自己走,走不了就拖在地上。”胡耀阳拍了拍手上的灰,趾高气昂地走在了众人之前。

  “是。”几个侍卫上前,将她围了起来,却无人将她拉起来。

  谁也没看见她眼中闪过的冷冽,但只这一瞬,她又低下了头。

  保命要紧。

  “殿下?”先前的男子身边突然出现了两个侍卫模样的青年男子。一个身着白衣,一尘不染,一个身着黑衣,漆黑如夜。

  “她有重伤,去追。”男子冷冷地下达了命令,那双妖冶得如同梦境一般的桃花眼露出了探究之色。

  曌明什么时候有灵结境的人了?

  这一天的京城,格外的冷清。大概是沐府灭门的缘故,也大概是战败的缘故。道路的两边张贴着布告,数落着沐府的罪行,也夹杂着几张通缉令。

  “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通缉令?”侍卫之中有人嘟囔着。

  “今天有的,”旁边另一个人推了推他,示意他注意言辞,“好像是东边的荣成帝国。”

  听见“帝国”,她突然抬头看向那张通缉令。

  “荣成帝国储君闻人袭弑君潜逃,帝国将四海通缉此人,若有人私藏,则视为同党,成为帝国逐而杀之的目标。”

  她自嘲地笑了笑,低下了头。

  闻人袭,便是她。

  天梦大陆之上国家众多,但主要的便是四个国家。占据天梦大陆二分之一,位于东方,横管南北的国家便是荣成帝国,它是一个庞然大物,任何国家都不能与它匹敌。天梦的西方由三个国家瓜分,其中位于东边与荣成帝国接壤的就是曌明国,位于西北的是华耀国,位于西南的国家是熙临。

  曌明实力算是三国之中最强大的,也是最繁华的。

  随着夜幕降临,皇宫的人突然多了起来。人潮涌动看似毫无规律,但是他们最终都指向了一头——永恬园。

  那里的道路非常宽阔,能容得下四匹马车同时穿过。深棕色的木门上雕刻着四时花景,显得格调雅致。此时大门敞开,门口的太监正将达官贵人引进去。

  “江将军请。”

  “齐国公请。”

  “莫丞相请。”

  “……”

  门口向里是一条弯曲的路,两旁名贵的高木参天,无比清凉,空中时不时略过两三只叫不上名字的艳丽小鸟。一条溪流从园外蜿蜒进来,顺着道路向前流淌,指引着路人方向。河流拐弯的地方,甚至还有夜明珠来点缀出巧妙之处。有时水流湍急,冲刷过后的鹅卵石还散发着淡淡的胭脂香。目光所至,满目奢侈,让人不由得感叹皇家园林的大手笔。

  但是这里却是一些人永远走不出的噩梦。

  曌明的名贵的战利品,以及俘虏来的美人,一般安置在这里进行赏赐,以彰显君臣一体,而今天他们更是兴致勃勃,因为今天的美人,名气着实有些大。

  先到的一些臣子们在座席间交谈了起来。

  “听说了吗?今天的美人,是荣成帝国的新君,闻人幽提供给曌明的。”

  “是谁?”

  “是最小的公主,闻人依。”

  “那可大开眼界了,早就听说荣成帝国的女人个顶个的漂亮。今天是什么日子?”

  “九月十五。”

  九月十五,也许对有些人来说,是个心寒的日子。沐府如此,曌明的地牢亦是如此。

  “公主殿下。”

  身着华丽的两个女子身处在阴暗的牢房中。一个貌若暖玉,眼神坚毅,坐在一堆稻草之上。另一个温婉清丽,单膝跪地似乎在与她商讨。

  柔儿看着她的主子,长叹一口气。

  荣成帝国,是整片大陆上最大的国家,它作为一个男女同样拥有继承帝位资格,而且是一夫一妻制的国家,历来充满了神秘的色彩。她面前这位是帝国的五公主,闻人依。

  一月前,荣成帝国突来横祸,山崩地裂,文武百官当场被横梁砸死的不计其数,就连国君也当场死亡。繁荣的荣国顿时变得一片狼藉,百姓哀嚎,饿殍遍野。但天意难料,震后第三日,相邻的曌明突然攻打了过来。

  一向好战的曌明,从前碍于荣成帝国地处深山有天然屏障,且是一个庞然大物,迟迟未贸然行动。此刻帝国伤亡惨烈,曌明国得以一路势如破竹,攻下了三座城池。

  但,荣成帝国毕竟是帝国。十日后,帝国的三公主闻人幽率军西进夺回了城池,并占领了曌明国的三座城池。此后,她凭借赫赫战功跟百姓支持,当上了荣成的新君。

  但就在这时,尚在帝国皇宫的闻人依突然被揭穿了内奸的身份。闻人幽将她永久驱逐国境,贬谪为曌明的奴隶,送往曌明国的皇宫,美曰其名给曌明赏赐美人。

  赏赐向来是君对臣,这样赤裸裸的羞辱方式,帝国的百姓们自然拍手称快,但曌明国的人却不这么认为了。

  打了败仗,他们当然想出一口恶气,正赶上闻人依被闻人幽送了过来,曌皇对她要如何处置,大家心知肚明。

  柔儿看向闻人依,一脸心疼。而闻人依不知在想什么,始终没有开口。

  这地牢里的生活,令她永生难忘。她的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开始生长了。

第一章 沐府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