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解谜

  北牧趴在沈泽棠胸前,总觉得他这一路漏了不少东西。

  手无意中碰到沈泽棠的手时,摸到了沈泽棠手上那枚族长戒指。

  忽而想起年少时,曾有人大批量仿制海棠戒。

  “泽棠君,还记得我第一次来你们海棠时,曾路过一口井,在井旁发现了一枚假的海棠戒,你叔父看见那枚戒指,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那件事,后面你们解决了吗?”

  “追踪这么多年,未果,且叔父临终前,再三叮嘱,不可追查,从此这事海棠上在无人提起。”

  “为什么不查了?”

  “不知。一切缘由,只有叔父知晓。”

  “我想去平遥一趟。”

  “为何?”

  “其实第一个并不是白家,是平遥顾家。”

  “什么?”

  “魔宗的目的,一开始我们就弄错了,他这么大张旗鼓的灭门众仙家,布局,找人入局,最后发现结果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布局。一开始,平遥顾家,因嫡庶尊卑而毁其家门,随后,以我为棋子,灭孤竹白家,而后抓楚逸命脉而毁楚家,每个人都踏进了他布置好的里面,每个人入局者未曾发觉自己是局内人。

  布局者布局缜密,不漏半分线索,但如果你跳出局,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去看的时候,就发现劣迹斑斑。平遥直上顾家,书阁里那幅丹青是白夫人的妹妹顾青青,我曾在药谷底下一山洞里见过她的尸身,此人死的安详,并无半分不适,所以她料定她那天会去世,才会给自己盛装打扮。

  还有躺在他身旁的那位夫君,身穿岐黄布衣,应该是卫家门生,卫家门生有岐黄素衣护体,所以定是他带着那个顾青青去的药谷,原本以为那里是两个人的保命之地,最后却没想想到,死在了那里。

  没有第三人的话,那便是那顾青青下的手。

  顾青青弑君的理由,可能是因为那位他所谓的夫君并不爱他,我见过顾青青死去时,穿的那身新衣小了一号,所以那衣服定不是为她准备的。那顾青青抢了别人的新郎,信了旁人的什么巫蛊之术,错送了姓名。

  我之前一直不知道躺在那顾青青身旁的人是谁,直到我去到楚家后院的小木屋里,看见楚逸姑姑的屋里挂了一幅少年郎的丹青,便知道了,那人其实是楚逸姑姑的心上人,不知道中间被那顾青青挑拨的如何,最后楚逸姑姑携不明身份的孩子回楚家,落的那般田地。

  这也就刚好解释了不知,也就是楚天其实是卫家之后。

  现在问题是当年死在药谷的那个人是卫家什么人?”

  “卫家近几十年未曾听闻过有谁失踪之事,也未曾听闻有谁去世之事。

  “如果是卫族长呢?”这是北牧做的猜想。

  “卫族长?”

  “其实现在的这个卫族长伪装的特别好,他不善于和众仙家走动,平日里若非琐事,定不会出他那朝歌地界,可你还忘了一个人,也从不踏出他自己的地界半步,就是妖姬阁的卫阁长。

  你可曾见过这两人同一时候出现过?”

  “未曾。”

  “所以当年那个躺在药谷里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卫家的族长,但为了稳定族人们,卫阁长才出此下策。”

  “看样子,我们要去一趟卫家。”

  

许远归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九十章 解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