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裴少都

  谢景衣意外的看向了柴祐琛。

  如今正是官员大考之际,谢保林身为富阳县令,竟然在自己的辖内遇到了山匪,还出现了伤亡的情况。若是有那别有用心之人,大做文章,怕是好不容易得来的升迁机会,又要出现意外了。

  柴祐琛的阿爹执掌两浙路驻军,他若是说流寇蹿入,被他们所擒获,自认乃是功劳一件,也就没有人敢胡乱的牵扯到谢保林身上了。

  毕竟新官上任三把火,谁又知道,齐国公是个什么性情,指不定人家领了皇命,磨刀霍霍向猪羊,就等着有人做那出头鸟呢!

  柴祐琛此言,是要为谢保林兜下这件事情了。

  “这些人,都是因为我们一家子这才……理应我同景泽将他们一个个的送归家去。”

  柴祐琛点了点头,“伯父同谢兄尽管去,我送伯母回青山村。雪越下越大了,再等下去,怕是路途不便。”

  谢保林没有再多说话,只拱了拱手。

  柴祐琛拍了拍马,走到了谢景衣跟前,“走吧。”

  谢景衣抿了抿嘴,轻轻的说了一句多谢,看着翟氏同两个姐姐上了马车,这才翻身上了自己的小毛驴,跟在马车跟前。

  冰雪砸在脸上,微微有些疼,一些不听话的雪渣子,胡乱的飞进了鼻子嘴巴里去。

  但是谢景衣并没有心情,去替自己遮挡一番,她在想,这其中到底是哪一环出了问题。

  不是她蠢不做防备,实在是她没有想到,她们不去京城,歹人便来杭州杀人。

  上辈子的时候,他们出了两浙路,一路快马加鞭的朝着京城赶,已经快要到京城了,方才遇袭的。

  要不然的话,当时谢保林同谢景泽出了事,他们调头就回杭州,哪里会再往那狼窝里去?

  当时她们几姐妹扶灵狼狈进京,翟氏缠绵病榻,永平侯震怒,誓要抓住歹人,为子报仇,不久之后,将所有歹人一网打尽,截杀朝廷命官,乃是大罪。在那些人被处死的那一日,谢景衣还亲自去看了。

  虽然后面,她同永平侯府段恩绝义,但是一开始的时候,她们委实心存感激。

  谢景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日她也心存疑虑,但等她有能力查的时候,那些人早就是一堆白骨,死人的嘴,还如何撬得开呢?

  更何况,她实在是不明白,永平侯府有什么理由非要谢保林死?

  谢保林好歹也是进士出身,乃是锦上添花之人。有什么理由,非要死?

  她只当是那婆子故意引她们上路,然后在途中设下埋伏……她以为他们不去京城,就自然化解了危机,可他们竟然追到杭州来,要杀死谢保林。

  那么最有可能的一个理由:杀了谢保林同谢景泽,他们母女几人任由永平侯府磋磨……就不成立了。

  因为她上次表现得那么明显,连信物都拿走了。明摆着不会去认亲,谢保林一死,他们同永平侯府的那一丝丝的血缘亲情就断了。

  人都死了,谁在乎他爹是谁?

  谢景衣想着,有些疑惑起来。

  倘若这杀人的,同认亲的,不是同一拨人呢?

  谢景衣脑子中灵光一闪,像是有什么浮现了上来,却犹如水中之月,怎么抓都抓不住。

  “伞!”

  “什么?”谢景衣扭过头去,怀中便多了一把油纸伞。

  她之前的蓑衣斗笠,在之前的乱斗中,弄得血糊糊,脏兮兮的,早就被她给扔掉了。如今只戴着兜帽。

  之前想事情想得深,竟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谢景衣抖了抖身上的雪,嘭的一下撑起了伞。

  这伞很是奇怪,外面看起来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而在里面,从伞柄中间开始,蔓延出了漫天的星河。

  谢景衣有些怀念的伸出手来,摸了摸那图案,轻轻的说道,“是裴少都画的。”

  话还没有说完,伞又被柴祐琛给夺了回去,谢景衣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又被塞了另外一把伞,“你撑这个!”

  谢景衣翻了个白眼儿,撑开了伞,“小气!裴少都可好?”

  柴祐琛哼了一声,“你师母都可以绕护城河一周,他死不了。”

  谢景衣笑了出声。

  柴祐琛眸色深了深,“你为何不问我可好?”

  谢景衣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离我不够一丈远,脸臭得能当锅底了,有何不好?”

  柴祐琛别过头去,“你为何直接叫姓裴的名字?”

  谢景衣往后一仰,刚想半躺在驴背上,就感觉自己躺在了一条腿上。

  她一扭头,瞧见柴祐琛坐在马上,扭曲的将自己的一条腿,伸到了青厥的背上,而她正好躺在了他的靴子上!

  腿长了不起?腿长就可以为所欲为?

  “脚臭!”谢景衣立马坐了起来,糟了,寒冬腊月,要死命洗头了!

  柴祐琛脸一红,把脚缩了回去,哼了一声,“我怕你摔个狗吃屎,我还要下地捞你!”

  谢景衣抬脚就想踹他丫的一脚,却见柴祐琛的傻马回过头来,对她谄媚一笑。

  谢景衣一阵恶寒,这马儿是成精了吧!

  见谢景衣不语,柴祐琛又重复了一次,“你为何直接叫姓裴的名字?”

  “你会管不认识的人,叫师父?”

  上辈子她能进宫,都是托了裴少都的福,一笔好画,也是跟着裴少都学的。谢景衣想着,许多回忆涌上心头。

  柴祐琛皱了皱眉头,“我给你的药呢,可给你阿爹用了?”

  谢景衣摸了摸下巴,“一点小伤,这救命的药,还是留着以后再用吧。”

  “冷血!”

  谢景衣笑了笑,“你当谁都跟你一样骄奢?”

  “无情!抠!”

  谢景衣笑了出声,“我知道你已经给我阿爹上过药了,那味道我一闻就知道了。谢谢你,柴祐琛。”

  柴祐琛别过头去,“药钱你要付,从你日后赚的钱里拿。”

  谢景衣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柴祐琛,“冷血!”

  “你当谁都跟你一样骄奢?”柴祐琛勾了勾嘴角。

  “无情!你也太抠门了吧!当我不知道,你家这药多得能洗臭脚了!”

  “谢景衣!”柴祐琛恼羞成怒道。

  谢景衣做了个鬼脸,压低声音说道,“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以前那个谁啊,脚臭得不得了,就是用这个洗好的。唉,这可是只有我才知道,便宜你了。”

  柴祐琛眼皮子跳了跳,官家当真脚臭么?以前上朝他站得那么近,怎么从来没有闻到?这不是金疮药么,用来洗脚……真有疗效?

饭团桃子控 下载APP支持作者
今天有事耽搁了,只更新一章,明天补上。

第三十七章 裴少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