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吓得打嗝

  姚掌柜没忍住,又提出了另外一个疑问,“少东家,这样虽然是好,但是一个姑娘,也不能日日出嫁,说来说去,光靠普通人零零散散的买,赚不了什么大钱。咱们的布这么好,何不卖整船整船的买给外地行商?”

  两浙路布业发达,有不少外地的商贩,都会来这边拿布,纵使布行遍地都是,也不愁生意。

  谢景衣看着姚掌柜,那是又满意又痛心。

  满意的是,这个人想得周到,不满足于蝇头小利,也不会就拿着东家的话当圣旨,抽一鞭子动一下。

  痛心的是,为人实在是太过板正。这也是做久了的老人常犯了毛病,因为经验丰富,什么都依循旧例,有时候未免不够灵光。

  “同样是女子,行首娘子为何比普通的花娘要贵那么些?当真就比其他人美上十倍百倍千倍么?”

  姚掌柜老脸一红,我也没有去过勾栏院啊,哪里知道?

  不对啊,少东家小小年纪,怎么又是村花又是行首娘子的,果然觊觎美人之心不死啊!看来日后不能要圆娘出来伺候了!

  他想着,咳了咳,“行首娘子名气大……”

  刚说完这七个字,姚掌柜便恍然大悟了,“少东家是想咱们先把这花布的名头打出来了,然后大批量卖给行商的时候,更加有利可图?”

  谢景衣点了点头,“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再则,这个染布的方法并不算太难,你也说过了,洛阳那边已经有人开始染了,不过染的是绸缎。咱们大陈人,最喜欢跟风了,姚掌柜应该也能够想到,过不了多久,这临安城里,各种参差不齐的花布都会出来了。”

  “咱们既然占得先机,就得把这个老字号,头魁的名号给坐稳了。要日后别人一想到花布,就立马想到兴南街大布坊。但凡是家中宽裕的,都要买兴南街大布坊的,因为正宗又体面!”

  “这第三,姚掌柜觉得,凭借李染师的一己之力,还有我阿娘那个小小的染布作坊,咱们能够染出多少花布来?”

  翟氏出嫁之时,虽然嫁妆丰厚,有田庄有铺子,但翟家并非只有她一个女儿,不可能把祖宗基业都陪嫁了不是。

  “东家是想拿着这染布的法子,去找翟老爷……”

  “没有错,有两句老话说得都对。一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二是亲兄弟明算账。就算有人想要几船货,咱们也做不出来。扩大染坊的话,担心有那些不知根底的人潜伏进来。再说了,我阿爹做官,不可能久居临安,指不定哪日就调到别的地方去了。开大了染坊,日后不好打理。”

  “不如把这布的名头打出去了,咱们有了本钱,同外祖父家谈条件,分红。”

  染布坊谢景衣自己个是要做的,只不过她另有章程罢了。一口气吃不成胖子,得姚掌柜先把这花布的事情办妥当了,才有下一步。

  姚掌柜越发的慎重起来,此刻已经对谢景衣那是五体投地,一万个信服了。

  他自己个就是从翟家出来的,如何不知道那翟家也不是铁板一块。

  翟老爷一共生了二子三女,其中长子翟关平,以及长女翟金花,也就是谢景衣的母亲,乃是原配夫人所生。

  次子翟关军,三女翟铜花乃是续弦夫人许氏所生,二女翟银花是小妾张氏所生。

  谢景衣若是一早拿了布去找翟老爷,以翟老爷的眼光自然会给她一个好价钱。但未免有人会不服气,说翟氏出嫁女回来占娘家便宜,扯出一地鸡毛来。

  等到大花布的名头打出来了,翟家找上门来了,谢景衣既能够多拿钱,也没有人敢说嘴!

  姚掌柜想着,对着谢景衣拱了拱手,“姚某一定不负东家所托。”

  谢景衣笑着眨了眨眼睛,“等咱们赚了大钱,我给圆圆姐办嫁妆。”

  姚掌柜心中一暖,看谢景衣的眼神都和蔼了起来。

  ……

  今日一耽搁,时辰已经不早,染布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谢景衣并非事必躬亲之人,小坐了一会儿,便领着青萍出了门。

  太阳微微有些下山,余红漫天映衬得残雪都变成了粉红色,让人的心情都舒畅了起来。

  谢景衣骑着小毛驴儿,晃悠着回去,见那有卖胡麻糖的小贩,又买了一包同青萍分吃,主仆二人一路甜滋滋的到了巷子口。

  远远的,便听到了门口有争吵声。

  “今日多有得罪,还望小哥放我进去替我阿妹道歉。子宁惭愧,谢……”

  谢景衣脸色一变,跳下了毛驴,“徐公子还请回吧,这天色已经晚了,再不回去,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的,岂不是又要怪到我们头上来?”

  徐子宁原本脸就白皙,被谢景衣一说,臊得耳根子都红了,“三妹妹,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还望三妹妹帮我美言几句。我阿妹她年纪小,惯不懂事,我已经狠狠的骂过她了,你若是不解气,明日我领着她登门道歉。”

  谢景衣笑着摸了摸小毛驴的头,“徐公子只有一个妹妹,哪里来的三妹妹?子新姐姐年纪小,大家都理应让着她的。明日登门道歉?那我就等着了啊!”

  徐子宁羞得差点儿要钻进地缝里去,徐子新年纪不小了,不说谢景衣了,就是比谢景音都要大上好几个月。

  谢景衣眼皮子一翻,看了门房的一眼。

  真是不中用,半点她的威风都没有,随便来个阿猫阿狗,都能整得他们忐忑不安,左右为难的,见着她来,跟见到了大救星似的!

  “还愣着做什么,天都要黑了,还不把我的驴给牵进去。家中只有我阿娘同我们姐妹三人,不早些关门闭户,若有那登徒子路过,岂不是遭人非议?以后没事,都把门给我关好了!”

  “如今冷得要命的,也不用你们在门口守着。”

  门房一听,感激涕零,大吼一声,“诺!”

  谢景衣揉了揉耳朵,简直要聋了好吗?这一个个的,都是跟她二姐学的吗!

  谢景衣刚要迈腿,感觉身后一凉,她回头一看,只见在巷子深处,柴祐琛正站在那里,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天渐渐的黑了,最后的霞光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也变得柔和了起来,乍一眼看上去,竟然有几分模糊之感,跟鬼一样!

  “嗝……嗝……嗝……”

  谢景衣有些气恼,这厮有病吧,都把她吓到打嗝了!

  不是她自恋自大,这几日她算是看出来,柴祐琛这是盯上她了!可是为什么?她有什么值得他图谋的?

饭团桃子控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十九章 吓得打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