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莫非他不是人

  谢景衣这一耍刀,便是一宿。

  她伸了伸懒腰,看着眼前放着的整整齐齐的镂空雕花板和满地的碎屑,心中满满的都是满足之感。

  这得赚多少钱啊!

  上辈子她呕心沥血,做出来的锦衣华服,也不过是给那些宫中所谓的贵人炫耀争风罢了,多半是只穿一次便压箱底了。替旁人做嫁衣,哪里比得过自己暴富来得痛快?

  屋子里颇为安静,青萍趴在一旁的小机子上打着瞌睡,头一点一点的,像是小鸡在啄米。炭盆里的火已经只剩下零星几点,微微的冒着热气。一旁的红泥小炉上烹着茶,微微作响。

  谢景衣提了一件披风,悄悄的打开了门,一股子寒气扑面而来,让人精神一震。

  她站在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东方有些微微发亮,今日应当是一个化雪天。

  “该死,奴睡过去了。三娘子一宿没有睡,今日还要去徐通判府上的冰鱼会,这会儿还早,快先去眯一会吧。被子里的汤婆子奴一直在换,还热乎着呢。”

  青萍听到了动响,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

  谢景衣点了点头,“这便去了。你叫你阿爹,今日上午,将屋子里新刻的板,送到兴南街去,等我从徐通判府上回来,便去寻姚掌柜说夹缬的事。”

  青萍忙不迭的点了点头,扶着谢景衣进屋。

  “你不好奇,我何时学会了雕板?”

  “小娘会刻玉板板,会雕墨板板,如今再刻个花板板有什么好稀奇的?昨儿个我还觉得稀奇,明明屋子里有一大堆刻刀呢,咱们怎地还要买”,青萍说着,炫耀似的提起了腰间的一个玉章,这是她去岁生辰的时候,谢景衣送给她的。

  谢景衣突然就笑了。

  她年少之时,多半是附庸风雅,还没有成为大画师,就想着早早的准备好印章,到时候一章值万金……

  “你说得没有错,都是板板。”她说着,脚步轻快的迈进了门,朝着雕花大床扑去。

  南地多湿气,被褥成日像是没有干似的,润润的,若是没有汤婆子,那整个人睡一夜都睡不暖和。

  有青萍掐着时辰,谢景衣好歹没有误了冰鱼会。

  小小的马车里,混合着四人身上的熏香气,让谢景衣有些脑仁疼。

  “昨儿个你是捉鸡撵狗去了么?那黑乎乎的眼睛用粉都盖不住。”翟氏说着,拍打了谢景衣一下。

  谢景衣撅了噘嘴,今日徐家相看的是谢景娴又不是她,再说了嫁人哪里比赚钱更有意思。

  “阿娘,你今儿给我大姐姐用了几斤香,我都要打喷嚏了。”谢景衣说着,撩起了马车窗边的布帘子,只瞟了一眼,便立马关上了。

  翟氏又拍了她一下,“做什么一惊一乍的,吓坏阿娘了。”

  谢景衣扯了扯嘴角,“冷的。”

  换你撩开帘子,看到一匹傻马,外加马上的弼马温,你不心惊?

  说话间,那外头的马儿像是瞧见了熟人似的,愉快的嘶鸣了一声。

  谢景衣的眼皮子跳了跳,不用探头,她都能够想到马上柴祐琛那张像是旁人欠了他黄金万两一般的脸。

  临安城虽不小,但是官宦之家,大多数都是聚集在一块儿的,马车行不了多久,便到了徐通判府上。

  谢景衣率先一步跳下了马车,一下去,便瞧见走上前来的谢景泽,“大兄怎么来了,今日书院休假?”

  谢景泽伸出手来,搀扶了要下马车的翟氏,笑道,“过了腊八就是年,我们平日里,也就是夫子命题写写文章。子宁非拉我来,又闻柴二公子今日也会来,想来开开眼界。你们怕不是知晓,柴二公子的文章,在东京城里都是数一数二的。书院的夫子,一听他的名字,都夸乃是当世状元之才。”

  谢景衣有些嗤之以鼻,上辈子科举成了柴祐琛人生最大的污点,虽然旁人说起来都是夸耀,但谢景衣觉得,绝壁是污点。

  当年他初试乃是头魁,到了殿试之时,官家一瞅,我滴个老天爷啊,前三名除了柴祐琛都是什么歪瓜裂枣!

  就那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一声吼人家还以为猛虎下山的那位第三名,你咋好意思当探花?你那不是探花,那是辣手摧花!

  于是果断的选了最好看的柴祐琛做了探花郎。

  正所谓关云长大意失荆州,柴二郎美貌丢状元。

  当然,这八成是齐国公府为了掩盖柴祐琛才疏学浅而找出来的借口!

  “夫子的嘴,骗人的鬼,这你也信?头回我去书院里给你送衣衫,夫子还夸我此女只应天上有呢!只能天上有,那地上的我是什么?仙女下凡脸着地?”

  谢景泽笑出了声,“我家囡囡,在哥哥心里,就是天仙。”

  “噗呲!”

  谢景衣迅速的扭过头去,一眼就瞧见了翻身下马,面无表情的柴祐琛。

  这厮刚才绝对嘲笑她了吧,虽然她后脑勺没有生出眼睛来,但是这种笑里藏刀的嗖嗖感,她还是能够感觉得到的。

  柴祐琛对着谢景泽点了点头,一甩袍子,差点没有打在谢景衣的脸上,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徐府。

  谢景衣深吸了一口气,上辈子她也没有刨齐国公府的炆头啊,柴祐琛为何对她恶眼相看!

  “囡囡认识那人?”谢景音好奇的走了上来问道。

  谢景衣哼了一声,“就是大兄说的,有状元之才的柴二郎。咱们快些进去罢,别堵在这里,一会儿来的人可就多了。”

  临安城里来了这么一位金龟婿,看来今日这冰鱼会,要热闹起来了。

  谢景衣心中暗自想着,激动起来,今日怕是要看到临安贵女哭倒河堤的名场面了!

  谢景音倒是无所谓,挽着翟氏的手,朝着府中走去。

  徐通判府比谢家要大得多,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观鱼院了。

  临安多水,徐通判府更是圈了一块好湖,里头养着各色各样的鱼,每年夏天,都会有赏荷会,但是冬日里办冰鱼会,倒是头一遭。

  一进门,便有那仆妇引领着,马路上的积雪,都被整整齐齐的堆在了一旁。

  “谢家姐姐真是热切,乃是头一个到的人呢,阿娘这不让我出来迎接你们了!”谢景衣正感受着湖面上吹来的冷风,就听到一个女声传来。

  她定睛一瞧,只见一个穿着海棠红襦裙,上着月白色小袄的小娘子,高抬着下巴,笑眯眯的说道,来者正是徐子宁的亲妹子徐子新。

  谢景娴顿时红了脸,翟氏的脸色也不好看起来。

  谢景衣抬起了手,指了指前头正在同徐子宁说着话的柴祐琛,“我们是头一个来的人,那柴二公子莫非不是人?”

饭团桃子控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十一章 莫非他不是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