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小狼巴库

  一个人睡在陌生的地方,总会起的很早。天刚亮,七月就醒了,树洞内黑漆漆的一片,只有石缝透出点点光亮。她走到洞口,弯下腰透过石缝查看外面的情况。点点清凉的风吹到脸上,带来一丝凉意。林深时雾涌,看到外面浓雾弥漫,她脑子里闪过这句话。摸索到之前躺的那里,继续躺着,打算等雾散了一些,起码能看见路,才出去。然而她刚闭上眼准备休息时,忽然隐隐听到一些响动,好像就在洞口。

  七月咻地睁开眼偏头,闭紧呼吸,一动不动地盯着洞口。

  “嗷呜,嗷呜”奶声奶气的狼叫声响起,声音有气无力,好像是被折腾很久,精疲力尽的样子。

  七月浑身紧绷,眼睛仍然盯着石堆。手里慢慢的吧瑞士刀刀刃放出来。

  “嗷呜,嗷呜........”过了许久,幼狼的叫声越来越弱,在这期间,七月也一直没没听到成年狼的嚎叫声。

  她慢慢的移到石堆前,觑着眼睛看外面的情况。雾已经散了很多。外面没有什么大型危险动物。她把石头搬开。在洞口陷阱里躺着一只大约三个多月大的幼狼。这是一只银狼,和普通小狗一般大,小小的脑袋,尖尖的耳朵,狭长的眼睛半眯着。雪白的小腿被套绳拴着,另一条腿血迹斑斑,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少了一小块皮肉。整只狼恹恹的趴着,闭着眼睛,仍在嚎叫,声音很弱。看样子是被拴了很久了。

  七月环顾四周,确认没危险,才小心翼翼的靠近小狼。可能是闻到陌生的气味,小奶狼咻的睁开了眼,圆润润的眼睛自带眼线,琥珀色的眼珠带着一丝凶狠,鼻翼微皱,露出小小的犬牙,对着七月发出威胁的声音。狼虽年幼,仍带有野性。

  狼是群居动物,虽然不知道这小狼为什么会落单,但七月仍让想救它。她将军刀挂在身上,打开背包,拿出里面的云南白药,这是她之前放在背包忘记拿出来的。现在想想,前几年,为了旅行,买了那么多户外必备小物品,也学了那么多野外生存必备知识,那个时候没时间用,没想到到了另一个世界到时用上了。七月自嘲的想。也多亏了之前为了省事,里面的东西都没拿出来,要不然,现在还不知道么办。

  她小心地靠近小狼,指指它的伤口,再指指手上拿的药和自己的手臂,假装将药涂在手臂上。小狼抬着头,严肃这脸(不要问我怎么看出来的)眼睛跟着七月的手动。七月示范了几次,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才慢慢的靠近小狼受伤的腿,就在七月快要摸到它的小腿时,它突然呲了呲牙,表情凶狠,但是大概是伤势太重,又被绳栓了许久,晕了过去。七月快速的帮小狼上药包扎伤口,然后用外套包裹着它,抱进了树洞。画了一个圈,将易燃物全部挪开,她将昨天捡的枯叶和干柴围在一堆,点燃,将小狼放在不远处。

  做完一切,七月走出树洞,去看昨天设下的陷阱。她的陷阱很简单,就是乡下农民伯伯没事套兔子的绳扣,这里没有绳子,她就用这里一种很柔韧的藤蔓打的。运气很好,大树不远处的陷阱里,套着一只动物,和家养的鸡很像。大概是今天早上刚套上不久的,藤蔓都被啄的只有一般连着的,估计再晚一会野鸡就飞了。七月拿石头将野鸡砸晕,提着野鸡,路过草丛时又捡到了几个很大的野鸡蛋。

  这里没有水源,为了避免血腥味把其他动物给引过来,七月手上动作加快,剥皮破脏,然后把鲜血等物用土埋好。带着处理好的肉回到树洞,看了看小狼的情况,雪白的肚子微微动着,七月放心了,串上树枝,架在火堆上,直接烤。

  巴库就在阵阵肉香里醒来的,他是前几天偷偷的跑出来找阿妈,所有族人都说他阿妈已经死了,他不信,明明之前阿妈去外面采集的时候说过会回来的,会带好多好多的肉肉回来。但是那天除了阿妈所有出去狩猎的族人都回来了。他们说阿妈死了。死了是什么意思。小小的巴库才出生两个月,还不明白,只是每日的蹲在洞口,伸长着脖子看着深林的入口,希望有天能看到那道熟悉到骨子里的身影。但是过了几个月日,阿妈还没回来。他决定自己去找阿妈,趁着小叔去打猎的时候,躲过其他族人跑出了聚集地。他记得和阿妈以前住过的地方,阿妈肯定在那里等自己。他白天赶路,晚上则随便找个树洞蜷缩着睡着。一路上有惊无险的找到了他们以前的家,他在家里到处寻找阿妈,但是没有找到。连续几天的奔波已让他精疲力尽,控制不住汹涌而来的困意,他趴在门洞口睡着了。就这样守了很多天,多到他都记不清看了多少个日月交替了,但是还是没看到那到熟悉的身影。

  在前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守在门口,突然一只野狼窜了出来,想要占据这里,他拼尽全力和它咬了一架,无奈对方比自己大很多,他打不过,最后还被对方咬了一口,拖着受伤的腿拼命的跑。跑了不知道有多远,他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四肢摔在地上。打了一架,又拖着伤腿跑了半晚上,他又累又饿又痛的睡了过去。第二天,在疼痛中醒来了,他从出生就没受过这么重的伤,没有这么狼狈过。也越发的思念妈妈,开始嚎叫了起来。哭的正伤心,泪眼朦胧中,他看到了一个穿着怪异的雌性,

  背着个奇怪的东西。“在外面遇到不认识的陌生兽,哪怕雌性,也要表情凶狠,声音凶狠的吓退他(她),不要让他靠近你,要不然妈妈就找不到你了。”这是巴库阿妈妈怕他被抓走,时时刻刻在他耳边念叨的话。巴库是个听妈妈话的幼崽,所以在看到那个陌生的雌性,巴库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凶狠,不让她接近。可是后面看到她怪异的动作,它有疑惑了,这个雌性在干什么?最后竟然就晕了。

薄荷家的懒猫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三章小狼巴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