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寻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前往潇湘书院立享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我就陪着她死

  林辜带着钟笙和杜清回骑云阁安置的时候,陆见栖也带着司徒铮二人一同去东海府。原是太守的住所,他被杀后,除了郡丞还能领着十几个都尉主簿勉强治理一下,根本全在巴望着这个郡王前来。

  哪怕他们知道,陛下派这个从未做过什么事的郡王前来,是根本未把东海之灾放在心上。

  这么多年,还没习惯吗?

  陆见栖是东海已经渐渐沉沦入海底的水面上漂浮着的稻草。人人都道无用,可是还是忍不住一点点期待,因为已经没得期待。

   “我不明白,若说美貌,比你的这位林侍子好看的也不只一二,我觉得那个钟姑娘都要更明媚几分,若论性子,也太傲了些,你莫不是因为她是玄机阁的阁主,才特地拉拢吧?”司徒铮直言不讳地对着陆见栖说,他们二人向来以直相待,只是之前多半是玩笑胡闹,如今竟然也多了交心的交谈。

  陆见栖依旧牢牢把持着缰绳,笑容不深不浅:“我初次见她,她一身娇艳话却冰凉,那个时候我在想,将来可千万不敢娶这样的女人,未来我每日都是身处冰雪。可是第二次见她,她为了维护皇后,赤着手拿起火炭,其实那火炭你我都知道,远比不上火焰吓人。可是光凭着手拿起来也是痴人说梦,她就那样做了。”

  司徒铮吓得哆嗦了一下。

  “那日起,我除了感佩她的勇气,也觉得,她怕是个疯子。”陆见栖不由地笑了两声,“后来我才明白,她是在拿她觉得不要紧的东西,换她觉得要紧的东西。”他望向司徒铮,“很吓人吧?在她眼里,她的身子,她的命,竟然都是不要紧的东西。”

  二人的马并驾齐驱,却除了马蹄声再没什么声音。

  “从那之后,我总是不由自主想着,或许我能知道她更多一些,就能更懂她一些。”陆见栖收敛起自己的笑容,有些严肃,“如今知道她足够多,知道她可怜,知道她什么都没有,才想着,我能护着她。”

  司徒铮不由地冷笑了两声:“看这位林侍子的气派,用得着你保护吗?见栖,我并非质疑你,更不是信不过你。而是我了解你,你天之骄子,生来就是握着权柄手持权力的人。你的武功又是师父和你兄长一手调教,这个不用我多言。你手中的剑,是用来剑指天下安稳太平的,而不是用来保护一个女子的,这其中差别,你不懂得?”
“在之前,我不需要谁来保护我,自然我也不想去保护旁人,做个混吃等死的靠着祖辈荫封过活的富贵公子,我觉得再好不过。”陆家栖苦笑了两声,“可是如今,我知道侍子的心思,知道她心中装着的锦绣山河,知道她的凌云志向,知道她四面楚歌。她做得到的,我会全力为她争取来这个机会,她做不到的,我就拼命为着她做到,若是我们都做不到……”陆见栖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忽然说出这番话来,笑着咳嗽起来,“我就陪着她死。”许久他才忽然不笑了,“我就是怕,怕她不愿我陪她一起死。”

  ---------------

  司徒铮倒吸了一口凉气,叹息了好几声:“从前我以为你是不在乎这些的。师父说你不争,你也马虎过去。这些日子看你忽然像是睡醒了一般,处处争锋。还以为你长大了,原来,还是为了个女子。”他想着这些,也跟着笑起来,“不过,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样也好。我就是怕,林侍子不是寻常女子,你或许会难以掌控。”

  “她又不是物件,更不是我的棋子。”陆见栖露出白玉般的牙,“我掌控她做什么?”

  “若是他日你们结为夫妇,你不督促着她守着夫为妻纲,难不成你处处顺着她,由着她抛头露面指点江山?你这个郡王身份不要紧,凤翎阁上下也会嘲笑你的。”

  陆见栖认真地想了想司徒铮的话,不由笑起来:“我从没想过若有一日她愿意嫁我,不过若有那一日,我就随着她。她愿意如何,我们就如何。”

  “你喜欢人家,这我知道了。”司徒铮无奈地望着他,似乎有些欲哭无泪般,“关键是人家,玄机阁的新阁主,旧仇未靖,说儿女情长太荒唐。”

  “那我就等着她,报完仇吧。”

  “倘若她报完仇还不喜欢你呢?”
“……你是不是有毛病?”

  “怎么是我有毛病呢,我只是给你提出一些可能性……”

  ———————————————————————

  “师父共有一百二十九弟子,逐渐离开,死去,出师,云游的有二三十个,当日灭门时有七十七个弟子命丧于此……”兰藉捧着书卷坐到林辜面前,还想说什么,被林辜轻轻打断了:“师父只有一百二十八弟子,把击罙划去,永远不必再提。”

  “我始终不愿相信是他。”临鹤长长叹息一声,“他与我年岁相当,住在一间屋子。我也与他交谈过数次,觉得他是个心智坚定,有志向也有能力的好男儿。没料到,居然会做出这等悖逆师门,大奸大恶的屠杀之举。”

  林辜轻声道:“他可有跟你提过太子?又提过襄王?”

  “他入阁的时候,大师兄和杏云师姐早已经离开玄机阁回长安了。我跟他提起过一两次太子,说起他们二人怕是回长安成婚去了,他倒是瞧着没什么,也没问过我什么。”临鹤像是陷入沉思,“不过,有一次师父派出去与海匪抗衡营救百姓的几个师兄没能回来,在祠堂跪了一夜那晚,击罙对我说过一句话。”
林辜皱起眉头,等着他说下去。

  “说是,政如乱局,征如茧丝。如此下去,怎能不亡?”

  “这般见识,不像是个普通人。”林辜感觉自己的手有些抖,“我居然不知,襄王手下,还有如此能人?”
“他倒向我,打听过子寻师姐。”临鹤忽然说道。

  林辜抬起眼来。

  “他问我,师姐是否就是温家那个女儿。”临鹤的声音有些哑,实在是说了太多的话,“因为师姐的身份不是秘密,我也没有隐瞒。只是他又问我,师父为何如此看重师姐,难道还有什么渊源?我说,并没什么,只是师姐跟着师父时间久,又见识独到手段了得。身为女子也有广阔心胸,杀伐果决,总是有清理海匪山匪的良策,巾帼不让须眉。所以不仅是师父,门中上下都爱戴尊崇。”

  林辜咳嗽了两声,止住他:“你说实话吧,我不打人的。”

  “我真是这么说的。”临鹤忍住自己想翻个白眼的冲动,认真地看着林辜,看上去格外恳切,“不过我还跟他说师姐脾气不好,喜欢动手胜过闲谈,遇事若是打不过师姐也别说废话趁早溜了就是。”

  林辜笑了笑:“我如今,倒也很爱说闲话了,因为雪魄丹压制了大半内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胜,就多说些话,探探底罢了。”

  一直只是静着聆听的白薠开口:“压制大半内功?”

  兰藉解释道:“雪魄丹乃西域圣物,只在传说中听过。说是可解天下之毒,吃下可以百毒不侵,连使用者的血都可做解毒圣物。可是此物性寒,本就有压制冰冻之意。寻常练热性内功之人一旦吃下,虽然可解毒,却也会极寒入骨内功尽废。”兰藉淡淡地笑了,“师姐因为之前……的陷害,练得是邪冷之术,居然阴差阳错救了师姐。”

  临鹤瞠目结舌地望着林辜:“师姐中毒了?那如今到底要不要紧?我看师姐的手也受伤了!”

  “我都无事。”林辜淡淡垂下眼眸来。“一切尚在掌握之中,唯有一件事我不知未来是否能在掌握中。”她停顿片刻,“不过想起来,不在掌握,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

第八十八章 我就陪着她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
最精彩的言情小说免费读
打开潇湘书院APP新用户立享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