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寻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前往潇湘书院立享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履霜,坚冰至

  尉迟宸姜是在与陆见辛成婚前十日入宫给皇后请安的。照理说,皇后并不热衷于召见臣下妻女闲谈说话的,只是扶山王身份多少不同,皇后也不能显得怠慢。之前因为林辜中毒,皇后焦头烂额间并不愿见外臣。如今诸事皆备,也的确是该与尉迟宸姜说些话了。

  林辜站在凤澜殿的门口迎接尉迟宸姜,还未行礼下去就被她扶了起来:“换做往日,该是我给侍子行礼。只是侍子如今屈尊降贵,碍着名分我不好行礼。来日与侍子成了妯娌亲眷,可还没有行礼的日子吗?”她的笑容真诚而温柔,挑不出一丝毛病来,说话声音和语气也甚是动听。

  林辜轻轻一笑,站起身来道:“尉迟姑娘体谅,子寻铭记在心。”
“侍子在太子殿下选妃之宴上中毒昏倒,宸姜甚是担忧,当时郡王殿下那般着急。”尉迟宸姜压低了声音,“宸姜从前还多少不知你们的传闻,如今看来,都是真的。”

  林辜没有说话,垂了垂眼,将她引到殿下落座。自己缓步迈上台阶,跪在皇后的案前侍茶。皇后笑容甚是平和:“宸姜,你自幼长在西北,本宫竟一次也未曾见过你。宸姜是你的名,那你字是什么?”

   “宸姜幼年蒙祖父赐字,是梦枫二字。原本是因着祖父曾是苏州人,说金秋时节满城枫叶极是漂亮,连梦中也不能忘却分毫。不过后来,因为觉着《增韵》中说,“帝居北宸宫,亦曰枫宸。帝居高广,惟枫修大可构也。”,臣女名中带宸,字中带枫,不免冲撞,就废去不用了。”

  皇后听着她缓缓道来,眼眸中也不由流露出一份赏识:“原来如此。其实陛下并不是计较之人,你用枫宸二字,想来他也不会怪罪。”

  “父亲说过,陛下不怪责,乃是陛下宽容体惜。而若我们一味求得天子护佑宽容,而失臣子敬畏本心,也伤了君臣之道,之义。”尉迟宸姜轻声说道,“宸姜不懂前朝之事,只是自幼被父亲教导,身为大文将侯,必当忠我国君,守我疆土。唯有此,才配得上尉迟这个姓氏。”
皇后听她年纪尚小,说出的句子却是震耳欲聋,不免心中震动:“尉迟家,果真是生了个好女儿。”

  ———————————————————————————————

  林辜奉皇后命送尉迟宸姜出宫去,一路二人只做简单交谈,直到快出宫门时二人并肩迈入狭窄的甬道,尉迟宸姜语气轻柔:“方才,宸姜说道忠我国君,守我疆土,方为大文子女时,侍子似乎并不赞成,眉宇间有些不屑之色。”她垂下头来,“我如此说,并非是为了挑衅。只是果真好奇,侍子的见识。听说侍子出身江湖,必然有些我这闺阁女儿看不到的地方。”

  林辜有些讶异地抬眼,望着尉迟宸姜宽容又平和的眼眸,轻轻笑了笑:“原听到姑娘此话,我的确是不赞成的。只是后来想起姑娘出身将门世家。有此执着也是大文之幸。”她抿了抿嘴,语气更是轻,“守我疆土是自然的,只是与我而言,真正的大文将侯,当爱惜当忠诚的的是泱泱万民,黎民苍生。而非,至高一人而已。”她望着尉迟宸姜,“先百姓,后天子。天子固然重要,可是太子之职便是守护万民,若是天子行为有失,有缺,自然也会有不和的声音或是动作。这也才有了历代王权更迭,盛衰兴旺罢了。”

  尉迟宸姜一时间花容失色,仿佛听了极悖逆的话,压低了声音道:“侍子,你怎可,怎可……”

  “悖逆狂妄?”林辜替她补上一句,看着尉迟宸姜真是被吓坏了神情,林辜淡淡道,“自然了,当今陛下清明律己,节俭爱民。天下自然也无此心之人。”她心中微微叹息,“只是,履霜,坚冰至。我才做此感慨罢了。”

  尉迟宸姜眸中隐隐闪过不安又钦佩的神色,许久,她才轻声说:“不识侍子前,好奇天下谁人能配得上郡王那般人物,如今看来,唯有郡王那般疏阔男儿,方能配得上侍子的胆识勇气。”

  林辜笑了笑,语气中染上一丝异样的冰凉:“尉迟姑娘,子寻恭祝你新婚大喜了。”

第五十八章 履霜,坚冰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
最精彩的言情小说免费读
打开潇湘书院APP新用户立享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