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寻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前往潇湘书院立享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性命做饵

  “你……你的人?”颐礼郡主感觉自己在寒风中打了个寒颤,依旧勉强与陆见辛对话,“据我所知,她似乎是你弟弟的心上人。你不是要娶尉迟氏的吗?”

  “任何一个与扶山王府有关的人,都是我的人。”陆见辛脸上殊无笑意,“原本我就没将慈宁宫放在眼中,可是如今,既然到了不能不理会的地步,让我说清楚些,你们害她中毒深陷宫中,我便要你的性命,来让太后清醒一下。”

  颐礼郡主想起太后,似乎又有了一丝勇气,不管不顾地说:“你纵是超品亲王,可是你的一切皆是陛下赐予!焉能如此肆意妄为?如此草菅人命?你焉敢如此?”

  “焉敢?”陆见辛还未说话,身旁的郑寒衣率先开了腔,“王爷十岁上战场,十二岁拜骠骑将军十七岁拜辅国将军,十九岁承袭扶山王位。你居然说对王爷说,焉敢?颐礼郡主,你的父亲,到死也不过是个车骑将军兼三等侯罢了。”

  颐礼郡主腿一软,坐倒在地上,身旁跟着的侍女也跟着坐倒下来。她强撑着仰起脸说:“原来你也是个这般好操控驾驭的人,如今你杀了我,太后娘娘必然知道你是为了林辜,她不会放过林辜的。”

  “她不能自保,是她无能。只是你真当她是个草包,由得太后操控吗?”陆见辛微微摇头,开口道。

  颐礼郡主汗湿重衣,她感觉自己身后有两道黑影,一左一右挟制住了自己和身边的婢女:“你……你,林辜是个冤孽!我若是你,自当高兴有人出手除掉她!你弟弟娶她入门,你扶山王府永无宁日”

  陆见辛终于笑了,只是他的笑容比前几日的初雪还要严冷几分:“你话太多了。”他转过身,狭长幽森的甬道,两侧高墙屋檐上仍有一些积雪。陆见辛披风上的风毛被冷风一吹微微有些散开,也吹散了他比风毛还要稀薄的笑意,“一个也别留。”

  ————————————————————-

  林辜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坐在床边的离昭,微微咳嗽了两声,由着离昭搀扶她坐起来,靠在软垫上,眼神清明,一点都不像是个大病初愈的人。只是声音多少有些虚弱,林辜以为自己的嗓子就是一个几近干涸的泉口,动辄还有短短的气音:“我睡着的这几日,宫中可有大事?”
“你……”离昭愣了一下,“你难道不是该,我怎么在这儿,你为什么昏倒,你昏了几天,谁害的你这样的问题吗?什么毒?要紧吗?”

  林辜又咳嗽了两声,像是不想回答离昭这个问题一般,许久才道:“你必然是入宫来救我的,我昏倒前尚有记忆,记得自己是呕血,自然就是中毒。昏倒了几天……”她目光移到窗下的君子兰,原本才刚刚长出一些叶片的君子兰如今拔高了不少,叶片却还是那么几片,“总不超过五天。至于谁害得我……”她左右张望了一下屋子,“你见过钟笙了?”

  离昭有些瞠目结舌地望着她,许久才说:“那你知不知道,是谁救得你?”

  “无色无味的毒药不多,多半不能立刻要了我的性命。”林辜没有理会离昭的问题,仍在盘算近来宫中之事,“贵妃那里……”

  “不能要了你的性命?”离昭冷笑了两声,站起身来道。“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死了?若非是陆家郡王强行给你输入了内力,催动你的内力相抗,你根本逼不出来那毒的,只怕你也落得个一辈子醒不过来的代价。而你如今大损身体,又被火性和雪魄丹压制了体内宫功力。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绝对不可以拿自己的性命做筹码!”
林辜眉目低垂,还是难掩几分惊诧:“雪魄丹?”良久,她才微微笑了笑,“这不正合了陆见辛的心思?他生怕我的武功不可掌握,不能全盘听命与他,如今唯有依附他,才能活下去。”

  “你这又是何苦?区区贵妃母子,根本不知道你这样做。”离昭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完全配得上苦口婆心四个字,往日里在玄机阁,自己反倒没有今日这般有耐心。

  “贵妃当然不值得。”林辜又是轻笑起来,“她最大的靠山唯有太后,想要斗倒太后,唯有如此。”

  “太后……?”离昭不免有些吃惊,“你说差点害死你的,是太后?”

  “师兄说不值得,可是若非我用此苦肉计,陆见辛不会对我放心,陛下依旧对我甚是忌惮。太后依旧会不断安插旁人在我身边,焦贵妃姐妹不会以为我快要死了所以敢对凤澜殿下手。”林辜抬起手掌,望着自己青色的脉络,“我怎么觉得,比我想的还多收获了一些?”

第五十五章 性命做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
最精彩的言情小说免费读
打开潇湘书院APP新用户立享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