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寻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前往潇湘书院立享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巫蛊在心(下)

  前去搜宫的人一共只有四个,焦荷越来越觉得这像是一场儿戏,连置身其中的皇后都如此云淡风轻。焦荷强打起精神,想着等下或许能够扳回一程,心情倒也没有这般堵。

  焦贵妃在陛下脚边跪着,心中却是截然不同的一番心思,她固然知道以此陷害皇后未必能够如愿,只是借着此次搜宫,巫蛊事小,离间帝后才是真。

  想到这里她微微快意了一些,嘴角也浮现一丝冷笑。她微微一抬眸,却撞见皇后的嘴角,有着几乎相同的一抹冷笑。

  “陛下,自皇后娘娘榻下,的确搜出这样一个桃木偶,上头书着的的确是贵妃娘娘的生辰八字。”前去搜宫的内监捧上一个托盘,上头正好放着那个桃木偶,上头插着银针,透露着一丝诡异而古怪的气氛。

  焦荷的嘴角浮现起一丝笑意,带着胜利者姿态望向皇后,却未料皇后脸上依旧浮现起一丝笑意:“真有这么个东西啊。”她眉眼微抬,“郡主,污蔑中宫的代价你知道,那么陷害中宫的罪名,可就大的多了。”

  “臣妾听说,这巫蛊之术起于西域,想来,皇后娘娘的确应该知道的比臣妾们详细一些。”贵妃仰起脸来望向皇帝。

  皇帝轻轻笑了一声,转眼望向皇后:“皇后,你可有什么申辩?”

  “陛下这般说话,就是要臣妾说些话了。”皇后也回之一笑,“微云,你来瞧瞧。”
微云行了一礼,走上前来拿起那个桃木偶,走到帝后跟前:“陛下请看,这套木偶身上的布料,难道不是日前陛下才赏赐给贵妃的,仅此一匹的薄云锦?因为触手清凉,得是夏日才能使用,皇后娘娘便没有留下。”

  焦荷大惊失色:“你胡说,这个桃木偶明明是南声观……”

  “南声观?”皇后眉心一跳,抓住她的字眼,厉声道,“你若从没见过这个桃木偶,哪里知道这身上是什么布料?南声观的确是有人入过宫,只是我记得,只进过你贵妃的云角宫吧?”

  焦荷一愣,随即几乎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你诈我?”

  “你诬蔑陷害本宫,居然还敢在这里这般不知尊卑。”皇后冷哼了一声,身子微微前倾,“本宫对着你们姐妹的僭越无礼,已经忍无可忍。因着你自幼没有父母教导,容忍你一二,倒纵得你平白生了狠毒之心。”她目光的狠绝中染上了一丝悲悯之色,“倒难为贵妃,想由此挑拨本宫与陛下了。”她抬眼望向皇帝,“既然陛下在这里,倒也不用臣妾审判她们姐妹二人,由陛下来说吧。”

  “朕从头至尾未曾相信过此事。贵妃,你可知道是因为什么?”皇帝冷哼了一声,看向皇后,“朕知道以皇后的为人,不会做出如此祸乱后宫之事,更知道以皇后的智识,不会相信巫蛊之事。可笑的是,你在宫中十年,居然从来不懂。”

  贵妃腿一软瘫倒在地:“陛下……”
“滚回你的云角宫去吧,六宫之事,不用你再费心了。”皇帝笑意甚冷,仿佛看都懒得再看贵妃一眼,贵妃急忙转身,带着焦荷就走。

  焦荷的语气中已经染上了哭声,一出了凤澜殿,她就道:“姐姐,姐姐,焦荷错了。”


  “错?”贵妃语气森凉,却带着一丝愉快之意,“谁的错还不一定的,眼看着是她中宫得意,却不知祸起萧墙,防不胜防。”

  焦荷收敛了哭意,有些疑惑地问道:“姐姐?您被剥夺六宫之权,怎么还如此高兴呢?”

  贵妃冷哼了一声:“这么多年,什么才是梗在帝后心头的死结,除了先太子,不就一个,西凉王吗?当年皇后,不就是从南声观,被温家捉回去的吗?”

第五十一章 巫蛊在心(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
最精彩的言情小说免费读
打开潇湘书院APP新用户立享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