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寻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前往潇湘书院立享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巫蛊在心(上)

  陛下坐在凤澜殿的正座上,皇后和焦贵妃一左一右坐在他左右,听着焦荷跪在殿下,一字一句的禀报。

  皇后脸上始终没有一丝波澜,像是根本不在意焦荷说的话,哪怕焦荷此时此刻正对着陛下,指控她的巫蛊之罪。

  “皇后。”皇帝面对焦荷的指控,脸上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疑心之色,望着焦荷的表情是种看着孩子玩闹般的无奈和兴趣,“应着焦荷所说,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皇后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看向焦荷,反而看着皇帝:“陛下与臣妾夫妻一体,陛下有什么想说的?”
“皇上,荷儿也不是疯魔的人,不如照她说的,搜上一搜?也省得臣妾和襄儿日夜悬心不得安枕。”焦贵妃小心翼翼地望向帝后,也不安地看了焦荷一眼。

  皇后冷笑了一声:“贵妃,本宫怀疑你也使用了巫蛊之术,不如也叫人你宫里搜上一搜?”她望着焦贵妃骤然惊惧的眸,冷笑了一声道,“本宫加封皇后十五年,因此对此有质疑的人可不止百十来个,怎么,还每个都要陛下与本宫这般当回事吗?你代本宫执掌后宫这么些年,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她抬起脸来,轻声道,“微云,去给陛下和贵妃端些糕点来,本宫还要去瞧瞧子寻。”

  皇帝叹了口气,微微严正了一些口气:“焦荷,朕念在你年幼不懂事,不和你计较。快随着贵妃回去吧。”

  焦荷执拗地跪着,身子却很是笔挺:“陛下可听说过汉武帝宠爱卫妃,陈皇后心生诅咒作妇人媚道,女子楚服等坐为皇后咒诅,相连诛者三百人!”

  “焦荷,你是在指责本宫大逆不道,皆有巫蛊陷害贵妃,损伤陛下吗?”皇后见她说的振振有词,倒也不像是玩闹,还是加重了语气,“本宫却好奇,本宫凤澜殿做什么事,倒有人去给你焦荷郡主举报?你将陛下置于何地?”她重重叹息,“不和你计较,是因着不愿让外头人觉着陛下后宫不宁,倘若你执意这般荒唐,你可想好了你该承担什么后果吗?”

  “皇后有错有失,天下人皆会追究查问,焦荷是陛下臣子,自然不忿皇后娘娘的言行出格。否则,何以解释襄王殿下无端落水,这般久久不愈?”焦荷郡主脸一扬,一步也不肯退,“皇后娘娘难道敢赌誓,这与娘娘一丝瓜葛也没有吗?”
皇后娘娘冷笑了两声:“本宫是什么,陛下最清楚不过。”皇后侧过脸来望向皇帝,“当年贵妃尚为美人,生产襄王时胎大难产,难道不是本宫凡事亲历亲为,保她生下了襄王吗?”皇后望向贵妃,眼神森冷,“谁知东郭与狼,如今倒由得你们姐妹,肆意诬陷攀咬本宫?”
焦荷郡主更是找到皇后话语中的漏洞:“昔年皇后手中,并没有皇子,如今,襄王势强,太子也不受陛下喜欢,你才……”
“放肆!”焦贵妃瞧这皇帝眼神渐冷,急忙呵斥焦荷,“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说起太子殿下的不是?”
“太子是东宫储君之尊,襄王势强,也是真事。”皇后依旧望向皇帝,一动不动,“臣妾的确在意太子的荣光,也对襄王之势不满日久。”她望向皇帝,“放在任何一个时候,庶子灭嫡,祸延前朝。这些,陛下也是知道的。”

  皇帝没有说话,只是听着她们的言语。

  “你……”贵妃站起身来,随即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僭越,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跪下来道,“陛下,襄儿冤枉……他怎有半分不敬东宫的意思!”

  “你们姐妹方才话里话外透露着的,不是本宫嫉恨你们得宠,才用巫蛊害你们?”皇后淡淡叹息一声,“贵妃,你也是宫中资历深厚的人了,你妹妹糊涂,你竟也纵容?”
皇帝也不由地随着皇后冷笑了一声,望向贵妃:“你也入宫十年了,可曾见过皇后嫉妒过谁吗?朕是宠爱你们母子,可是可曾有半分越过皇后?”

  “陛下……”贵妃被皇帝这般羞辱,不由眼眶一热,落下眼泪来。焦荷加重语气:“陛下,焦荷求求陛下,能否搜过宫之后再做言语?”

  皇后眉眼间流露出一丝无奈:“陛下,既然焦荷郡主坚持,想来今日若是不搜凤澜殿,怕是她不得安心。”她抬起脸来,转向焦荷,“诬蔑中宫,你可知是什么后果?”

  焦荷微微点了点头,执拗又固执地跪正身子:“焦荷甘愿遭受一切责罚。”

  是啊,此时此刻拼力一搏,只要能从皇后榻下搜出巫蛊木偶,宫里宫外的舆论谣言,也足够压垮这个已经摇摇欲坠的中宫之位了。

  至于如今占据在那个位置上的人。焦荷朝座上望去,皇后盛妆的样子未见一丝一毫疲倦衰败之象,反倒令人有不怒自威的傲然姿态,焦荷不仅打了一个冷颤。虽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冷风自何处吹来。

第五十章 巫蛊在心(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
最精彩的言情小说免费读
打开潇湘书院APP新用户立享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