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寻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前往潇湘书院立享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祭天仪典(一)

  而扶山王府中,刚刚卸下外衣换上家常便衣的陆见辛匆匆赶到后苑正厅,和刚刚归府的陆见栖与老王爷夫妇坐下用膳。玲珑在一侧站着为他们侍宴。

  “见栖一去多年,唯有新年才能回来一同用顿晚膳,如今终于回来了。”老夫人笑容和蔼,伸手为陆见栖夹上一筷子菜。陆见栖并不是她的亲生子,不仅如此,她当年怀着陆杏云的时候才得知扶山老王爷在西街另立外室,且那外室已有身孕,因为怀的是个男孩而导致老夫人备受冷落。

  不过,陆见栖呱呱坠地的时候,他的母亲也血崩离世。老王爷将陆见栖带回王府给老夫人一同养育,老夫人倒也从未厚此薄彼。这些年,府中人都已经渐渐忘了陆见栖是陆家庶出的儿子。

  “祭天仪典迫在眉睫,此次是你们兄弟二人头一回一同面圣,见辛,你多辛苦,不要让见栖闯祸见罪陛下。”老王爷自顾自饮下一杯酒,然后难得有笑容道,“你们兄弟俩也都到了娶妻的年纪,不出几年,我和你母亲就一同含贻弄孙,也有意趣。”

  老夫人闻得此话,倒颇为黯然:“罗氏暴毙,见栖也该娶一位当家主母,我料理府中之事已经力不从心。你的婚事我们虽然不能私自定下,但是也可以向陛下暗示一二啊,依我看,福清公家的惠碧郡主苏氏,倒是温柔乖巧,大方得体。”

  “母亲既然已有人选,见辛怎敢违逆母亲心意。”陆见辛低下头,眼眸中没有一丝情绪。

  陆见栖倒是说道:“母亲也太心急了,兄长不过二十,子嗣是迟早的事。你们说的苏小姐或许是个好人,但是兄长连面都没有见过,也太草率了吧?”

  “胡闹!”老王爷虽是训斥,倒也依旧保留着对陆见栖刚刚回府的宽容和一贯的宠溺,“亲贵娶妻,自然是陛下做主,你们哪来的权力挑挑拣拣?不过你倒是可以再等两年,多读些书磨磨性子,不必等到陛下赐婚,看中哪家姑娘,你兄长也可代你主持婚事。”

  陆见栖一愣:“父亲不是说亲贵娶妻,是陛下做主吗?”

  陆见辛不轻不重地打了陆见栖的手背一把:“我如今继承父亲王位,好歹是个藩王。你一个郡王,放眼望去长安城就有六七个,陛下一一赐婚,倒是忙的过来?”

  “兄长此言,像是拿权位压我。”陆见栖玩笑道,他笑起来很是朗然,引得老王爷和老夫人也随之发笑。陆见辛不意他这般说辞,愣了一下也笑起来:“长日不见,倒忘了你这猴子油嘴滑舌。听说你的剑法进益不少,今日可要在父兄跟前舞弄两把?”

  陆见栖望了一眼外头的天色:“夜色如墨,我就算舞弄,只怕父亲母亲也只能看到我的剑光吧?不如等明日?对了兄长,杏云可好。”

  “我明日要去一趟城外,怕是不及回来用膳。不如这样,等我们忙外祭天仪典,你我兄弟二人好好比试一下?”陆见辛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沉重,“什么杏云,是你二姐。婉妃娘娘自然极好不过,只是最近宫中事多,她没能传递书信出来。”

  陆见栖不由道:“我岂敢与兄长比试?自幼我就知道,兄长的武艺天下无敌,这可是陛下亲口说的。”

  陆见辛听到此话,忽然想起一个女子的长剑,只攻不守,来去如风。根本没有所谓的天下无敌,只有人外有人,旁逸斜出罢了:“那我就看你舞剑,可以了吧。”

  陆见栖的笑声倒是扫尽了扶山王府一贯的清冷气氛。陆见辛抬起头饮尽一杯酒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这欢乐气氛前所未有的发生在非年非节。还是去年除夕,他自宫宴回府,看着杏云和见栖二人一边笑闹一边喝酒划拳,父母二人坐在一旁含笑观战。那是他心中唯一在意的场景。

  无论是谁,都休想把他身旁的任何人夺走。这是他自出生来就被不断教导的东西,为达此愿,不择手段。

  绝无怨言

  ———————————————————————————————————————————

  “你们这群蠢货,平日里有错也就罢了,今日乃是祭天仪典,若是敢有一丝一毫的错失,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赔。速速去做事!等下自会有人通知你们离开,免得耽误天师做法!”说话的内监声音又尖又细,戳的林辜实在头痛,她身旁的离昭无声地咧嘴嘲笑她,被林辜毫不掩饰地瞪了一眼。

  他们二人拿着用来擦拭器皿的丝绢摆脱众人视线。南郊圜丘处于旷野,四下没有遮挡,要比长安城内更冷上好几分。已近立冬,这些宫人的衣衫依旧无比单薄,纵是林辜离昭这样自幼习武的人都能感觉到冷风不断灌进衣领,遑论他人。

  柴火已经被运来,源源不断地运入燔柴炉中,等下只有天师倒入火油,便能燃起冲天火焰,以传递敬天之意,帝后率领百官对天神三跪九拜,诵读祝文,奉上祭饷,每一步都不能有任何意外。

  “苍天若知,当知这世道皇权倾轧,弱肉强食。如何能应了他们的所求?”林辜望着那柴火,忽然说道。

  离昭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语气中多少有一些警告的成分在:“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大文若灭,受苦的不过城中百姓。你也是大文的贵族,王朝更迭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这次祭天还是不要有什么意外才好。”

  “我又何尝在意过这一点荣华加身?”林辜冷笑一声,“只是我和兄长一样,希望大文千秋万代。不仅是因为姑母是皇后,父亲是能臣。更是因为掌权者的一二条性命根本比不上将士们的奋力拼杀血流成河。若能不兴刀兵地皇位更迭,我倒赞同。”

  离昭不由伸手,不轻不重地拍了林辜脑门一下:“胡说些什么?”

第十八章 祭天仪典(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
最精彩的言情小说免费读
打开潇湘书院APP新用户立享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