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寻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前往潇湘书院立享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杏雨梨云自孑孓

  陆见辛在陆老王爷的书房待到深夜才离去,这些日子王府气氛有些奇怪,他从这种平静中提早获悉了一种风暴欲来的预感。

  “府中人心惶惶,无外乎是因为郡王要回来了。”玲珑服侍陆见辛褪去外衣,“不仅如此,最近在长安城外的贵子贵女接二连三的回来了,仿佛预示着长安城今日必有大事。”

  陆见辛喝了一口素羹,淡淡地笑了一下:“的确。”

  “奴婢僭越,只是据奴婢在温家的眼线,林姑娘还有个甚是亲近的影卫,他们二人形影不离,温丞也见过几次,只是没有发作。”

  陆见辛微微抬起眼来:“你说的大概是离昭,玄机阁灭门,当时在东海的玄机弟子都已殒命,活下来的不过他们二人,这倒不必担忧。”

  “是,师兄妹感情自是不能与旁人相比,只是殿下。”玲珑的声音有些低,“您可想过,小姐她,或许也会顾念师姐妹的情谊,将来或许也会为了林姑娘怨怼于您。”

  陆见辛淡淡垂下眼眸:“我是为了她的将来,哪怕她怨恨我一二分也没有关系。林辜的确是楔入宫闱绝好的一步棋,但是一旦行错,随时都有反噬的可能,我已经下令下去,她做完该做的事,立刻铲除。”

  玲珑微微笑了笑,伸手更换已经燃尽的蜡烛,又燃起一只新的来。

  陆见辛看着她,忽然说道:“母亲近来,可有给你脸色?”

  “没有,怎会。”玲珑摇着头,“老夫人是急着抱孙子了,奴婢看老夫人近来在打听长安城的名门闺秀,只怕不日,就会给您张罗娶妻了。”

  陆见辛不由地抬头望了望她:“不论是谁,入门前都要查探清楚,断断不能是旁人的眼线。”

  玲珑急忙点头:“替殿下摆平内府,安抚老夫人,探听各府内情,是玲珑应尽之责。”她站起身来,“奴婢伺候殿下睡下吧,殿下入睡不能被打扰也不能有声响,奴婢会小心会殿下掌夜的。”

  ——————————————————————————————————————————————-

  马车车轮轧过长安城主街六棱石子路,带着清脆悦耳的,属于丞相家的马车玲琅珠翠相撞的声响。提示着街上的人及时避让。

  “长安内城中共有十六条主街,二百五十六条小街以及数不尽的小巷。皇城贵人的居所散落各处,也没什么定数。那些尘埃之下的人,原也不敢住在内城的。”随着林辜出城游转的老姑姑笑容可掬的望着林辜,“大小姐倒也不必费心去记,女儿家,总是没什么机会出门的,大小姐只需知道些最浅显的东西,不必把长安城作客居便是。”温丞特地拨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姑姑来教导林辜宫中礼仪,因着林辜对长安城还不太熟悉,也特命几个侍卫跟随,陪着林辜游历全城。

  林辜装作不知温丞的用意,就是昨夜没有跟随车轿回府,多少让温丞和楚氏有些不满。

  林辜掀开帘子,望着长安城与东海截然不同的富贵风貌,轻轻笑了笑:“姑姑费心了。”

  “怎敢。”姑姑急忙垂首,“老奴曾是皇后的乳母,对待大小姐必定全心全意,不敢有丝毫懈怠。”

  林辜听到这话倒是微微一愣:“是吗?我离开长安城已近十年,也有十多年没见皇后娘娘了。不过昨夜遥遥一见,皇后娘娘一切如旧。”

  “自大小姐离开长安之后,皇后娘娘虽未再见过您,却时常提起您年幼时,以及年年的赐礼,都一式三份,从未忽略过您。”

  林辜微微笑了笑,没有再说活。

  “丞相命老奴转告大小姐,婉妃娘娘邀请姑娘明日入宫一叙。”老姑姑对着林辜小心翼翼地说,“婉妃娘娘是陆家的女儿,虽然不知召大小姐入宫有何指教,但请大小姐千万忍耐,不要冲撞她……贵妃娘娘,也是一样。”

  林辜听到婉妃二字,原本压抑着的心情仿佛豁然开朗,难得地高兴起来。父母不知她与婉妃的关系,她自然也不会教他们知道,只是终于能跟她说上几句话,哪怕得守着君臣之仪,也是好的。

  ——————————————————————————————————————————————————————

  杏云的良玉宫不如那日令仪殿尊贵奢侈,牌匾上镌刻的轰轰烈烈的都是虞美人。林辜站在良玉宫宫门外抬头去望,这是杏云最爱的花,绽放时艳丽无比,光洁似绸。陛下赐她最爱的花做点缀的匾额,可见殊宠。

  林辜在宫门前站了许久,却没有进去。所谓近乡情更怯,这种感觉没能在温府感觉到,居然在杏云宫外体验到了。

  “子寻,子寻!”远远就见一个鹅黄色的身影飞奔而来,像是一阵带着栀子香气的风,不及反应就到了面前,林辜眼眸一垂,就看到她只着袜没有穿鞋:“师姐你疯了?”

  杏云不情不重地在林辜肩膀上推了一把:“你好大的胆子,见了娘娘还不行礼。”

  林辜看她玩笑,气色也还算好,不由地微笑起来,作势要行礼,却被杏云一把捉住:“得了得了,本宫免了你的礼,快来快来,我教她们把白毫银针换成了祁红,你不喝白茶的是不是?”

  “您,娘娘,本宫。”她身后的婢子小声提醒,“娘娘,您要自称本宫。”这时候林辜才注意到她身后还跟着一众侍婢,其中哈为首的忙慌慌地碰着鞋说:“娘娘,您的鞋。”

  杏云虽然入玄机阁比林辜和太子晚,师从陆令枫更晚,可是年岁略比林辜大些。因此林辜一向是称她师姐的。这是她十二岁生辰的对着林辜许下的心愿,就是要林辜一辈子叫她师姐,无论人前人后。师父知道此事,倒是笑话了她们好几天。


   只是早在玄机阁灭门之前一年多,太子和陆杏云同时被接回了长安,当时师兄弟们纷纷打趣他们是去成亲的,林辜也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如今,杏云成了婉妃娘娘。

  “我跟你说,我刚刚被诊断出有两个月的身孕,谁都没讲,也还没跟陛下说。”杏云压低了声音,抓着林辜的手在内殿坐下来,内殿的宫女全都被她赶出去了,“陛下前些日子才说,要把刚没了母亲的七皇子亦离交给我抚养,那孩子跟我很投缘。若是我现在告诉陛下,他必定要反悔的。”

  林辜犹豫了一下:“太子和你……”

  “太子是太子,我是我,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相提并论的必要了。”陆杏云的眼眸瞬间冷了下来,一时间气氛也冷下来,许久她才握住林辜的手说,“不管怎么说,我们一起相伴长大的情谊我没忘,太子也没忘,你记得这个就好。”

  林辜微微颔首,杏云这个样子,看来是不知道东海的事。她如今有了身孕,想来更是不会听到这个消息了。

  也好,如果她能这般轻松无忧,就到不能再隐瞒的时候再说也好。襄王之事,她原本也是不指望杏云的帮助的。

  “扶山王他……”林辜斟酌了很久,还是开口问道,却没料到杏云立刻接过话去:“我长兄他呀,行事作风更像父亲。不像我和二哥,性子和母亲更像。所以,家中大小事宜都由长兄操持,他也难免阴晴不定了些……子寻你也不必和他计较,反正,也没什么想见的机会。”

  林辜听她这样说,心知陆见辛也没有将他们所谋之事跟杏云透露一丝一毫,面前的杏云就如同一张未染墨渍的宣纸:“也好。”

  杏云只当她是答应了她不再跟陆见辛计较,握着林辜的手笑着说:“师兄弟们还好吗,师父还好吗?”

  林辜呼吸一滞,只觉得心头被什么东西重击,痛的几乎锥心刺骨一般,可是她脸上笑容依旧温和而平静,望着杏云热切的目光,她点头:“都好。”

第十二章 杏雨梨云自孑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
最精彩的言情小说免费读
打开潇湘书院APP新用户立享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