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寻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前往潇湘书院立享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至亲至疏帝后

  思绪从过去抽离,林辜不得不逼迫自己将步子压的不紧不慢,迈入为皇后娘娘寿诞而起的令仪殿。

  富丽辉煌的令仪殿,陈设得宜中透着一丝不苟又尊贵奢华的气息,透着花香果香与脂粉香气混合的荼靡味道,宴席设于入殿门后左右两侧,左侧为后宫嫔妃的座次,由贵妃到美人等级分明。相对比起来,右侧的王公亲贵以及贵女们位置就没那么座次分明。虽然林辜知道这座次排列也必定遵从着什么规则,只是初入宫闱,她甚难比较公卿官员的品级和诰命夫人的等级,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座次跃然众位郡主,排贵女之中首名。

  宫娥引着林辜走到殿内正席前,九级白玉阶上坐着掌握这时间一切权力的帝后二人存着截然不同的心态面对她。

  “臣女林辜,给陛下,皇后娘娘请安,给诸位娘娘请安。”林辜跪下,顺从地将额头贴在手背上,弓腰向地面低去,不出意外地听到皇后笑意盈盈的声音;“起来吧,听你父亲说你回来了,本宫倒迫不及待想见你。”

  林辜抬起头来,望向皇后,这是她十几年来第一次这般望向皇后,她依旧和自己记忆里的样子一别无二,看不出一个人在宫中煎熬的苦,只能看到她绝好的容貌,以及依旧年轻的外表,这也是,自己的姑母:“劳烦皇后娘娘记挂,林辜也甚是想念姑母,因此特来觐见。”

  “林姑娘真是好颜色,像极了皇后娘娘。”焦贵妃的笑声也插了进来,“今日也穿了个这般娇艳的颜色,果然艳压群芳。”

  随着宫宴中诸人脸色一变,林辜也微笑着望向焦贵妃:“多谢贵妃。”

   众人望向林辜的眼色中多了几分诧异,温家众人一向低调,素日在宴席上几乎可以被忽略,听到这般抬举的话无论如何也要自谦几句。今日这温家嫡女,倒是有些不同。

  宴席中有人晦暗的眸子里更添了几分暮霭沉沉般的复杂,抬手去拿桌上的茶杯,袖口上细致而又尊贵的蟒纹绕着回字云纹,雅致不失尊贵。

  “焦贵妃娘娘宽容,可得容忍这新窜出来的笋尖水灵。臣妾喜欢这温家姑娘,不似芍药妖艳无格。”旁边有个清脆又好听的声音,林辜听的鼻尖一酸,一转头,婉妃陆杏云朝着林辜半是安慰半是心酸的一笑,随即转开了目光,仰着杏花般的脸庞朝皇帝笑道,“陛下您说呢?”

  “朕的确觉得,子寻难得。”纵使是对婉妃的话,皇帝的目光却不咸不淡地落在了皇后的面庞上,皇后神色自若地回望着皇帝,报之以为温柔的一笑。

  “既然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女,照理应当奉为贵女首席。”说这话的是太子,他站起身来给皇帝和皇后行礼,“皇后娘娘总是念叨着无人陪伴,父皇何不召温家姑娘入宫陪伴皇后娘娘?”

  这个要求来的太快,林辜不由地一怔。不愧是朝夕相处多年的太子和杏云,见她赴宴的穿戴便知她心意,毫不犹豫地替她布局筹措。他们或许知道了她的来意,或者依旧被蒙在鼓里。可是林辜也知道,这注定是她,或者她和离昭的事情。这些身在云层之上的人,或许会因此过一点点悲伤,可是,绝不会像她一样,将此当作活下去的一种动力。

  虽是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却也永不再是同路人。

  皇帝笑而不语,只是伸手指了指右侧的座位。

   “林姑娘,请坐吧。”宫娥引着林辜到她的座次上,行了一礼,朝林辜深深一笑。林辜也并未顾忌身旁人的目光,径自坐下。

   她右侧的座次上传来一声冷哼,她微微侧目,原来是焦荷和焦芙姐妹,贵妃的两个妹妹远不如贵妃处事圆融沉得住气。贵妃在宫中虽与皇后分庭抗礼,却也做的滴水不漏教人拿不住把柄,这对姐妹倒是将对皇后以及温家的不满全都宣泄出来,也是意想不到。

  至于自己的两个妹妹,这么多天其实也并未接触过,连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不过,也不重要。

  “子寻,你可有什么喜爱的菜色?”皇后微笑着望着林辜,“本宫去嘱托御膳房给你添些?”随着周围人的目光立刻汇聚,皇后发觉自己的偏爱过于明显,转过脸朝着皇帝为微微笑道,“陛下见谅,臣妾也有十年未见子寻,子寻出生时,臣妾还未入宫,也是看着长大的孩子……”

  皇帝的笑意也是这个时候浮现,他倒是没有计较皇后的失态,“皇后说笑了,是自己家的孩子,多些偏心是应该的。”说过这句话他又缓慢低沉地补上一句,“不过说到底,皇后是天下之母,座下这些孩子,都是皇后的孩子。皇后今后可要一视同仁才好。”

  他后面这句话压的极低,除了身后的内监和皇后,根本没有人听到,皇后听到这话脊背直挺有些僵硬,连笑都变得有些冷:“陛下这话说的,婉妃入宫前,也是右席的贵女。难道臣妾也要把她当作自己的孩子吗?”

  皇帝不由地将目光从庭下的歌舞中抽出来,落到皇后已经极冷的脸庞上,不由地有些薄怒,不过这怒气最终还是压在了心里。不情不重地说了一句:“时移势易,皇后不要总是这般不懂变通。”

  皇后从面前的案上将酒杯端起,面朝皇帝敬酒:“大文有陛下这般懂变通知对错的君王,是臣等福泽。得蒙陛下这般不计前嫌的夫君,是臣妾的福分。”她嘴角有微不可查的讥讽笑意,然后抬头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凤袍遮住了她的面庞,自然也掩盖了她面容的冷淡和平静。

  底下臣子妃妾只当这是她们夫妻和睦,自然起身一齐敬酒。

  至亲至疏夫妻,原来如此。

  林辜将那杯酒饮下,喉间微涩,像是咽下了什么颗粒粗糙的东西梗在咽上,久久不下。

第六章 至亲至疏帝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
最精彩的言情小说免费读
打开潇湘书院APP新用户立享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