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故人

  盛锦月身为淮南王府嫡女,在府中最得宠爱,被众人捧着长大。一众庶出姐妹,在她面前低眉顺眼。

  谢云曦平日和她说话也是百般逢迎示好。

  没曾想,嘴甜讨喜的表妹背地里竟敢这般说她!

  骄纵无礼倒也罢了.

  相貌平平四个字,直直戳中了她的痛处。

  淮南王府里的庶出姐妹共有六个,个个样貌比她出色!她平日端着不屑一顾的嘴脸,心里其实十分介怀。

  盛锦月冷哼一声,瞪了过来。

  谢云曦又气又急,涨红着脸辩白:“锦月表姐,你别听她胡说。我从未在背后这样说你!是她有意挑唆,你千万别信!”

  然后又怒瞪向谢明曦:“谢明曦!再乱嚼舌头,我饶不了你!”

  谢明曦从善如流,很快应道:“是是是,我不说就是了。便是你之前抱怨过锦月表姐仗着王府嫡女身份眼高于顶目中无人之类的话,我也半个字不说。”

  谢云曦:“……”

  盛锦月的面色愈发难看,绷着一张脸,转身便回了马车。

  谢云曦满心冤屈,怄得吐血的心都有了。愤愤地瞪着一脸无辜的谢明曦。

  谢明曦微笑着提醒:“锦月表姐已经上了马车。二姐还不快些跟着去?”

  盛锦月一发起脾气来,可是六亲不认!一气之下,将她扔在这儿独自回府也不是不可能!丢人不说,真的生了嫌隙,实在得不尝失!

  谢云曦略一权衡,便下定决心追过去。

  临走前,狠狠丢下一句:“你给我等着!”

  你给我等着!

  很熟悉的字眼!

  几十载的漫长时光里,一个个仇敌对手倒在她的脚下。愤怒绝望之际,总会这般叫嚷。“总有一天我定会让你追悔莫及”“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之类的话,她不知听过多少。

  呵呵!

  我便等着!

  又能如何?

  谢明曦扬起唇角,慢条斯理地说道:“从玉,扶玉,随我进鼎香楼。”

  ……

  几句轻飘飘的话,气得盛锦月一怒而去,谢明曦更是灰头土脸。不知要费多少唇舌,才能哄得盛锦月消气。

  小姐真是太厉害了!

  从玉和扶玉用崇敬的目光看着自家主子,然后挺直腰杆,雄赳赳气昂昂地进了鼎香楼。

  三楼专门招待女客,迎宾的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妇人。穿戴得简朴干净,笑脸迎人,口齿伶俐。

  “姑娘来的巧,正好还剩一个雅间。”

  一边说,一边迅速打量谢明曦。

  鼎香楼是京城最富盛名的酒楼,三楼每日来往贵女如云。年轻妇人也算颇有见识了。心中不由得暗叹一声。

  小小年纪,竟生得这般好容貌!

  待日后长大了,不知何等倾城风华!

  进了雅间后,谢明曦目光一扫,确实干净雅洁。

  上好的梨花木圆桌,足够坐八个人。谢明曦坐下之后,随口吩咐一句:“让所有厨娘都做一道拿手菜肴来。”

  鼎香楼里的厨娘共有十个,每人一道拿手菜,便是十道菜肴。

  要求虽然古怪,年轻妇人却未犹豫,立刻笑着应了:“请姑娘稍等片刻。”

  退出去片刻,又端了鲜果干果上来。一放在精致小巧的白色瓷盘里。色泽鲜艳,令人望之而生食欲。

  扶玉悄悄咽了一口口水。

  谢明曦耳力灵敏,笑盈盈地看了过来。

  扶玉顿时红了耳根,期期艾艾地解释:“奴婢个头高力气大,所以饭量也稍微大一点。”

  谢明曦挑眉一笑:“只大一点么?”

  扶玉脸更红了,老实答道:“不止一点。”

  从玉不客气地揭她老底:“奴婢一顿吃一碗,扶玉总要吃三碗才饱。别说内院里的小丫鬟,便是外院的小厮也没她这般能吃。”

  扶玉满面羞愧,忧心忡忡。

  小姐会不会嫌她太能吃了?

  十三岁的扶玉,比谢明曦高了一个头,粗壮结实。一张略黑的圆脸,如白纸一般,心里想什么都在脸上。

  谢明曦抿唇笑了起来:“不必担心。我这个主子总不会养不起你,只管照饱了吃。”

  扶玉这才松了口气,咧嘴笑道:“多谢小姐。”

  ……

  跑堂的年轻妇人嘴皮子麻溜,动作更是利索。热腾腾的菜肴很快呈了上来:“还有一道鱼肉羹,颇为耗时,要等上小半个时辰。”

  香气四溢,令人食指大动。

  从玉扶玉一起悄悄咽口水。

  令两个小丫鬟垂涎三尺的美味佳肴,在谢明曦眼中看来,却无太多出众之处。喝一口温热的水漱口,尝了一口,略一蹙眉。

  第二盘,同样略尝一口。

  然后第三盘第四盘……

  平心而论,鼎香楼里的厨娘们厨艺颇佳。

  只是,前世谢明曦贵为太皇贵太妃,琼华宫里自设小厨房,宫中最顶尖的几个御厨都被挑了过来伺候。嘴早已被养得挑剔至极。等闲菜肴,实在入不了口。

  尝完九盘菜肴,谢明曦目中闪过一丝失望,搁了筷子:“从玉,扶玉,这些菜肴,都赏给你们。”

  两个小丫鬟既惊又喜,忙谢过主子赏赐。

  “菜肴趁热吃才美味。我这里暂不用伺候,你们先用饭。”谢明曦深谙驭下之道,轻飘飘的两句话,便令从玉扶玉感动得热泪盈眶。

  扶玉一边感动一边大快朵颐。九盘菜肴从玉只吃了五分之一,其余全被扶玉扫之一空。

  谢明曦:“……”

  果然食量惊人!

  ……

  等了许久,跑堂的年轻妇人终于端了鱼肉羹来,一边歉然赔礼:“对不住,让姑娘久等了。每日点叶大厨做菜的贵客最多,只得慢些。”

  盛着鱼肉羹的圆肚白色砂锅稳稳地放在桌子上,掀开盖子,一阵清香悄然溢开。

  谢明曦鼻子微微一动,眼眸亮了起来。

  从玉忙盛了一碗放至谢明曦面前:“小姐,你这三日吃得都极少。今日可得多吃一些。”

  她也想吃饱啊!

  也得吃得下才行!

  谢明曦舀了一勺鱼肉羹,送进口中。

  鲜甜嫩滑,入口即化。没有一丝多余的味道,鱼肉的鲜美清甜溢满口腔。

  谢明曦眼眸愈发明亮,唇角弯起,一口接着一口吃了起来。

  从玉扶玉俱都高兴不已。总算有菜肴能入小姐的口了!

  连着吃了两碗鱼肉羹,谢明曦才放下碗,笑着吩咐:“将这位叶大厨请来一见。”

  贵客吃的满意,打赏是常有之事。年轻妇人忙笑着应了一声。

  “小姐要打赏多少银子?”从玉小声问道:“奴婢今日特意从账房处支了两张五十两的银票,还带了几两的碎银子。”

  原本预备着小姐买脂粉头花之类,没料到现在便派上用场了。

  谢明曦赞许地看了细心的从玉一眼:“下次出府,支五百两。”

  从玉:“……”

  ……

  一盏茶后。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出现在眼前。

  少女身着青色罗裙,肤色白皙。满头青丝编成了粗粗的麻花辫,垂至胸前。一双眼睛大而灵动,目中颇有神采,俏丽可人。

  谢明曦有些意外。

  能做出如此美味的鱼肉羹,厨艺堪称精湛高妙。她原本以为至少也是浸淫厨道十数年的妇人。没想到竟是这么一个年轻美丽的少女。

  殊不知,少女心中也在为谢明曦的年少貌美而惊叹。

  “你便是叶大厨?”谢明曦微笑相询。

  青衣少女应得干脆利落:“是。我自走路之日起,手中便握菜刀。学了十年才出师。在鼎香楼里已有一年,是鼎香楼里厨艺最好的厨娘。”

  语气中隐隐流露出几分傲然。

  有真才实学之人,总有骄傲的资格!

  谢明曦目光掠过少女脸孔,心中微微一动。

  她记忆极佳,见过一面的人,便是隔了再多年也能记起。

  前世活了八十年,一生之中所见之人不知凡几。眼前这张脸,隐约有一些面熟。似乎在遥远的从前,曾经见过这么一张脸……

  等等!

  姓叶?

  谢明曦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名字:“叶秋娘!”

  青衣少女一惊,目中骤然多了几分戒备提防:“姑娘为何知道我闺名?”

寻找失落的爱情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十一章 故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