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长安探花郎
我的长安探花郎

我的长安探花郎

卷郎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3-06-01 13:17:04

犹记得放榜那天,探花郎在酒楼与人把酒言欢回首往事,不无遗憾。
那天大雪纷飞,雪花铺满了整个长安街,段相爷一身白衣极尽风雅地替她煨着桌上的小酒,听此,附在她耳边不无委屈道:“ 李家姑娘,你又何必难过,我欢喜你,从始至终一直都欢喜你。”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百三十六章 后记

第一章 竹马在东墙(一)

  当我第九次攀上东壁的墙头,猥琐地朝着董公子的卧房望去时,一直坐在水塘边给小金鱼喂食的小筑,终于忍不住朝我翻了个大白眼,幸灾乐祸道:“我家哥哥昨日上京城考功名去了,临走前留话说没有三年五载回不来。”

  关于我总是爬墙偷窥董公子这件小事,讨人厌的小筑对我的鄙视和不屑,果然十年如一日。但是今天我没有兴致和他斗嘴,我心里甚是难过。

  往日里,每当我要随阿爹出远门一趟,必定会巴巴地凑过去跟董公子一讲再讲,生怕我几天不在他就把我忘了转身喜欢上别人。

  但是如今董公子一声不吭就上京城考功名,追求他的荣华富贵去了。

  此时若不是听小筑说起,我以为他还在恼我前几日踩坏了他的那盆万年青,故而有意躲着我呢。只是苍天可鉴,我并不是有意要踩坏董公子的万年青的。

  阿爹曾和我说两个人谁对谁的喜欢多一点,谁体验到的欢喜和难过也就会随之多一点。

  彼时我不能理解,反问阿爹说喜欢一个人本应该是一件令人欢喜的事情,又怎么会让人难过呢?阿爹摸了摸我的头笑说我还小。

  在没脸没皮地爬墙偷窥董公子这些年之后,我终于明白,昔日阿爹说的一点都没错。

  因为我对董公子的喜欢远远多于董公子对我的喜欢,所以我会很容易在这场女追男的情事中患得患失。比如会偶尔因为董大叔的脸色而难过,会因为小筑时不时的鄙视而难过,会因为董公子表现的不在意而难过等等。

  所以,关于喜欢董公子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是那个会独自难过的人。

  阿爹很早就明白的道理,只可惜我一直不懂。

  只是喜欢一个人怎么会这么让人难过但又放不下呢?我越想越觉得难过。

  是谁说女追男隔层纱的,我与董公子之间明明就隔着高山和大海。而我现在连一个小小的山头都还没有翻过去。

  小筑早已不再搭理我,他继续专注地给小金鱼喂着食。吃撑的小金鱼在水塘里撒着欢儿的游来游去。

  瞧瞧,现在连一条鱼都要比我欢喜的多。

  我难过完了坐在墙头上又发了会呆。董公子不在,墙头上的风景真是甚是无趣。

  我伸了下懒腰准备下去给我阿爹做一顿爱心晚饭了,但是就这样下去未免太没有排面了些。

  于是我佯装不在意的朝讨人厌的小筑嗤之以鼻道:“我好端端的看个日落,你闲的没事非得提你家哥哥做甚?莫非你家哥哥私下同你说他暗恋于我?”

  小筑将最后一把鱼食洒进池塘里,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又瞧傻子似的朝我翻了个白眼:“李家姐姐,你要是真想看日落的话,可能坐反了方向。”

  我顺势抬头望了望天,伸懒腰的胳膊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就这样一个重心不稳,以狗啃泥的绝美姿势摔进了董公子家的池塘里。

  在我从墙头摔进董公子家池塘的这几个瞬间里,我想了很多很多。

  比如关于英雄救美这件事,为何我从始至终都没有肖想过。

  这真的不是因为我脸皮太薄的缘故。实在是我阿爹阿娘生给我的这张脸还没有美到让英雄来救的地步。就肖想一个董公子这么多年都还没能修成正果,又怎么能再去肖想别的英雄呢?

  我又想起我阿爹,他一把屎一把尿,辛辛苦苦又当爹又当娘地把我拉扯这么大。我竟然因为忙着要偷看邻家公子导致溺水而亡,要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真是太不孝了。

  这古人说的好,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想想真让人心酸。

  阿爹曾和我解释说“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是人生四大喜事,他这一生对我寄予了很大很大的期望,所以为我取名四喜。

  但是纵观我这短暂而悲催的一生,追董家公子多年至今还没追上。二八芳华不到便溺水而亡,跟人生四大喜事哪沾上一点点边了?

  我想,阿爹不应该给我取名叫李四喜,我应该叫李四悲。悲惨的悲。

  在我从墙头摔进董公子家水塘的这几个瞬间里,我想了很多很多。

  我想着也许我真的会就此死去,然后名留青史供后人贻笑万年。

  生不能成为董公子的人,死了我竟然做了他家的鬼。从此以后躲在水塘里,凄凄惨惨戚戚地等着看他衣锦还乡后,如花美眷在旁,儿女双全满堂,一生美满幸福。

  但是当我在水塘里象征性地使劲扑腾了几下,除了刺骨的寒冷,没有感受到传说中溺水时的窒息感时,我不得不重新睁开了眼睛。

  不过睁开之后我吓得立马又闭上了。

  这水塘里的水到底为什么这么浅这么浅啊?连我略粗的腰肢都没能埋没。被小筑刚才喂饱了的小金鱼,正一脸惊恐地拼命地从我身边往岸边游去。

  而岸边,岸边站着小筑、董大叔、董公子以及一位我从未见过的美丽姑娘,正像看猴儿一样看着水塘中央的我。

  董公子披着他月白色的毛领大氅,抱着他温暖的手炉,金贵的站在水塘边,看向我时,眉毛气得皱成了一团。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