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太子宠妃
清穿之太子宠妃

清穿之太子宠妃

秦墨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0-05-25 20:11:38

佟宛颜的一生,极为跌宕。
生为庶女,充养嫡女。临出嫁时,却被打回原形,重为庶女。
不过,一切戏谑从她替嫁入毓庆宫时,只剩扶摇直上。
佟宛颜:爷,你心悦妾身吗?
胤礽挑眉:独宠和天下,孤都给你!

本文主旨只有一个,宠宠宠,甜甜甜!!!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百五十章 大结局

第一章 此人害我

  佟宛颜一觉醒来时,就看到面前站着一群人,鬼哭狼嚎,眼泪鼻涕一把抓的。

  “二格格醒了,二格格醒了!”穿着软底绣花鞋,面容清爽的小丫头,忽然喊了起来。

  那激动的表情,亢奋的声音,吓的佟宛颜抖了抖。

  夭寿哦,这是在疯人院吗?

  “二妹妹,你占了我身份多年,享了不尽荣华富贵。如今不过是替我嫁给太子爷,你就闹着自杀。你着实太过分了!”

  佟宛颜看着离她最远的姑娘,对她一阵怒吼,有点茫然。

  “姐姐,你用的是什么脂粉?哭都不花妆的?”佟宛颜打量着吼她的姑娘,诚恳的求教。

  瞬间,一屋子女人的视线,全集中在佟宛乐脸上。

  佟宛乐难堪的别过脸去,忿恨的揉着手中帕子:“二妹妹,你不要左顾而言他!”

  “那依着姐姐的意思,我现在该对你说些什么?作为姐姐,看到命悬一线的妹妹醒来,不应当是嘘寒问暖吗?我竟不知,在姐姐眼里代嫁这件事儿如此轻易。皇家知道咱这么糊弄人吗?”

  就算佟宛颜脑子里对这些人没什么记忆,但话顺着话还是可以镇场子的。

  连番厉言质问,所有人沉默了。

  佟国柱尴尬的杵在原地,黝黑的脸上难得能看到一抹红晕。

  “二格格,入东宫的旨意还未下到府上。咱们佟家到底是圣上母族,你和大格格都是我的女儿,应当无妨吧!”佟国柱小心翼翼道。

  满人家的姑奶奶,在出嫁前都是极为尊贵的。

  对佟国柱来说,两个闺女他都疼。虽然大格格是嫡女,但他打心里疼爱的是这个小闺女。

  一个鲁莽武夫,突然露出小可怜的表情,佟宛颜受到的惊吓来的猝不及防。

  “您这样对我,我有些慌。”佟宛颜上辈子活了三十多年,一直尊老爱幼。

  父女俩儿生疏的对话,让佟国柱鼻子酸酸的。

  “闺女啊,可你姐姐和四阿哥私定终身了啊!”佟国柱很想哭,但他得憋着。这都造的是什么孽。

  佟宛颜受惊的拍了拍胸脯,那诡异的小眼神,瞄的佟宛乐直犯怵。

  “阿玛,二妹妹她瞪我。”佟宛乐委屈巴巴的扁着嘴,转身找佟国柱告状。

  佟国柱听到她的声音,就头皮直炸。

  “二格格,这事是阿玛做的不地道。其实,太子爷很好的。”佟国柱干巴巴道。

  佟宛颜眉头一挑:“太子爷当然是极好的。人家是天皇贵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储君殿下。不提身份贵重,只单说人,那也是容貌风流倜傥,能文善武,礼贤下士,简直是完人中的完人。”

  “这样好的夫君,姐姐是眼瞎了才不要的吗?”佟宛颜一脸震惊。

  毓庆宫小书房内,窗户半掩,光线忽明忽暗。

  胤礽坐在书桌前,唇边挂着温润骄矜的笑。

  “凌普,佟佳氏当真这么说的?”胤礽眼里闪过一道玩味。

  凌普恭敬的弯着身:“当真如此。”

  “你不会是被发现了吧?”胤礽狐疑道。

  凌普委屈了:“爷,您不信奴才。”

  凌普是胤礽的奶兄,胤礽对他一向信任,且委与重任。猛地被怀疑了自己能力,他哭的心都有了。

  胤礽对他亲近,逗弄也点到为止:“孤是开玩笑的。你办事,孤放心。这小佟佳氏比她姐姐有眼光多了。整个大清,除了皇阿玛,还有谁比孤更优秀的。”

  凌普深为认同,胤礽天资聪颖,文华殿的大臣们对他赞不绝口。除此之外,还娴于骑射,可谓风度翩翩,风头无两。

  “爷,奴才有一点疑惑。四阿哥如今才十二岁,佟佳府的大格格怎么会和四阿哥暗结情愫?”凌普有话直说。

  这点胤礽也想过,甚至他还旁敲侧击的问了胤禛,奈何一无所知。

  “不过是个佟佳氏的旁系之女,许是想着再续上一辈的情分吧。”胤礽不在意道。

  他被佟宛颜正直的夸奖哄的很开心,开心到反悔了。

  “皇阿玛,儿子想纳佟国柱的次女为侧福晋。”胤礽冲动之下,跑去了乾清宫。

  康熙刚召见了廷臣,近日海晏升平,他的心情很是不错。

  即使太子的话有些任性唐突,他也耐心的问了句:“为什么。”

  佟宛乐的事,康熙略有耳闻。要不是看在母族的份儿上,他早把人给斩了。

  私定终身,还扯到皇子头上,野心这么大,怎么不上天啊!

  “上回你不是说瞧不上佟家女吗?是佟家人找上门求情了?”康熙天性多疑,想的格外多。

  胤礽摇摇头,一五一十的把派凌普去佟国柱府里偷听的事交代清楚。

  康熙听完后乐了:“小佟佳氏的眼光确实不错,朕一手养大的太子,谁人能胜之。你就是因为这个,便想纳她为侧福晋?”

  “皇阿玛英明,儿子先前调查过小佟佳氏,说是个美人。”胤礽眼里露出羞赧之色。

  康熙后宫美人无数,帝王配美人,这是佳话。

  康熙望着害羞的嫡子,心里五味杂陈。儿子长大了,知道爱慕美色了。

  “佟国柱的身份到底低了些,你是太子,侧福晋的人选格外重要。不如先赐给你当个格格,若是你还喜欢,再晋封为侧福晋。”康熙温声建议道。

  胤礽对此不甚在乎:“皇阿玛说的是,是儿子为争一时之气,冲动了些。”

  一国之君和储君在一起,不能总围着女人转。

  胤礽把这事提了过后,话锋一转:“儿子顺手也查了下佟国柱。这人在后院颇为软弱,但公事上格外较真,是个纯朴性子的。他的长子佟启年投军三年,军功建的不少。儿子瞧着,家风不错,可提拔一二。”

  胤礽说的康熙都知道,要不然他当初不会选佟宛乐赐给太子。

  儿子的想法和自己的一个样儿,康熙很满意。

  此子类朕,朕甚宽慰!

  格格不是台面上的人物,康熙一道口谕传下,事情走明路成了定局。

  佟宛颜晕晕乎乎的接了圣旨,抱着圣旨回院子时,瞥到佟宛乐阴谋得逞的笑容。

  一激动,她晕了过去。

  此人要害我啊!

  这是佟宛颜晕倒前最后的想法。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