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网店回六零
带着网店回六零

带着网店回六零

璇源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0-05-07 19:09:57

※惟青春与亲情不可辜负,惟女主和男主不能招惹!※ 一朝穿越,沈北溪无奈发现,自己来到了艰苦的六零年代。 这里物资奇缺,惟独盛产各路极品。 极品躲不过,既如此,要战便战,不撕得淋漓尽致不痛快! 一句话简介: 经商,斗极品,闲话家常。 食用指南: 1. 本文架空,架的很空,考据请放过,毒死不负责。 2. 剧情很雷,巨雷无比,不是正经文,入坑需谨慎。 【作者智商有限,漏洞在所难免。如果拍,请轻拍,给你爱的比心~】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837章 你还有我(终章)

第001章 就此诀别

  这是一个闷热到令人烦躁的夏夜,乘客们不断从地铁里涌出,个个行色匆匆。

  抱着一只纸箱子的沈北溪刚踏出地铁口,就觉一阵恼人的热浪迎面袭来,使得她原就抑郁的心情越发郁郁。

  沈北溪今年二十二岁,不久前刚刚大学毕业。

  曾经她以为自己是幸运的,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远离“毕业就失业”的怪圈,然而现实狠狠地甩了她一记耳光。

  话说,去年暑假前夕,她意外获得了一个极为宝贵的实习机会——在某家超级牛掰的外企里担任部门助理。

  在过去的一年里,为了能够在毕业后留用,她什么苦活累活都肯接下,表现得可圈可点。

  她那位外籍的Team Leader对她的表现相当满意,曾不止一次地明确表示,公司必将会留用她,只要她拿到毕业证书,就立刻将她转为正式员工。

  辛辛苦苦干了一年,眼看就要到收获的时候了,可就在正式签约的前夕,一个据说来头不小的海归空降而来,直接把给她顶走了。

  说好了外企做事只讲原则,不讲关系的呢?说好了歪果仁说话算数,不会出尔反尔的呢?

  这不是逗姐玩儿嘛?好气哦!

  火冒三丈的她直接冲进了总裁室,一把将三方协议拍到了总裁的桌上,双手叉腰瞪圆了眼睛要说法。

  结果,那位歪果仁总裁很痛快地给了她一笔数额不小的违约金,至于她这人嘛……

  收拾收拾积攒了一年的鸡零狗碎,赶紧把位置腾给人家,她自个儿则不得不麻溜地滚蛋了。

  沈北溪因遭人开涮而恼火不已,心情激荡之下,愤愤地踢起了人行道上的小石子。

  其中一颗小石子滚了几滚,在撞上了一只瓷质花瓶之后,“叮”的一声停了下来。

  垂头丧气的沈北溪抬起头来,就见那花瓶里面插着一朵有些打蔫儿的荷花,花瓶下面压着一大块灰不拉几的塑料布,那块布上堆着好些个莲蓬。

  再定睛一看,瓶底还压着一张A4大小的白纸,上面用黑字歪歪扭扭写着“十元三个”几个大字。

  很显然,这是一个卖莲蓬的摊子。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就坐在一旁,守着这个极其简易的小摊子。

  尽管在昏黄的路灯之下有些看不清,可这些个莲蓬显然已经不太新鲜,应该别人挑剩下来的。

  这种成色的莲蓬自然不会好销,一时半会儿之间,怕是很难卖出去的。

  一想到老奶奶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因为几个莲蓬迟迟不能归家,沈北溪就有些怪不落忍的。

  她径自走过去,也不还价,直接将摊子上的九个莲蓬包圆了。

  沈北溪买完莲蓬,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极为刺耳的汽车引擎声。

  她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就见一辆蛇行的红色小跑猛地冲上了人行横道,直到撞上了南墙——路边的花圃,这才肯消停了下来。

  很快,一个年纪极轻的男人从那辆车上下来了。

  瞧他那歪歪扭扭的走姿,还有那醉意朦胧的神情,就知道他没少灌黄汤。

  不少被那辆张牙舞爪的小跑给吓到的路人见状,立即围了上去,纷纷对他进行指责。

  这年头,哪儿都不缺看热闹的人,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这一带就围满了闻讯而来的吃瓜群众,俨然成了个生意兴隆的菜市场,热闹非凡。

  心头沉重的沈北溪可没心情凑这个热闹,分开了人群,就要先撤。

  这时,刚刚那位老奶奶拉着个小男孩一路小跑过来,一把握住沈北溪的手,激动不已地说:“姑娘,多亏了你啊!不然我家娃娃就出大事儿啦!”

  原来,老奶奶不是一个人,她还带着小孙子。

  小孙子先前一直蹲在那个出事的花圃前玩儿,要不是沈北溪买下了所有的莲蓬,让她得以提前收摊儿,进而及时拉着小孙子离开,刚才小孙子肯定会被那辆失控的跑车撞个正着。

  老奶奶满怀感激,一心想要报答,无论沈北溪怎么婉拒,她就是拉着沈北溪轻易不肯撒手。

  然而,老奶奶身上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四下里寻摸一番后,就把养在瓶里的荷花连同瓶儿,一股脑儿地塞进沈北溪抱着的纸箱里:“姑娘,这花你拿回去养着。虽说不值啥,可它闻着还挺香的。”

  这荷花固然是不值什么钱,这瓶儿显然也是粗制滥造的那一种,沈北溪估摸着也就十几二十块钱,便没有拒绝,笑着收下了老奶奶的一片心意。

  “姑娘,你一定会得到福报的!”尽管沈北溪已经渐渐走远,老奶奶握着小孙子稚嫩的小手,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感激,高声喊道。

  福报?鉴于往日的经历,沈北溪是相信的。

  只不过,在她看来,无论是何种形式的福报,都终归有限,无法让人一世无忧。

  生活就像是伴着玻璃渣的糖块,初尝一口挺甜的,可细细体味就会扎嘴,有时候还会扎得人鲜血淋漓。

  就在沈北溪感慨生活不易、人生多艰的时候,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不出沈北溪的意料,来电的是沈爸爸。

  沈爸爸先是叮嘱沈北溪按时吃饭,有什么想吃的尽管和他说,他都给买;接着就是让她注意身体,不要贪凉,晚上开空调要记得盖条毯子……

  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了,沈北溪早就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可听着听着,她忽然敏锐地察觉到,爸爸的语气和往日有些许不同,里面带上了些许刻意的讨好。

  果然,沈爸爸东拉西扯了半天后,终于进入了正题:“北北,你姐姐从国外回来了。这周末你回趟家,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好不好?”

  这不是视频电话,沈北溪自然看不到爸爸的表情,但她仿佛看到爸爸微躬着身子,苍老的脸上写满了乞求。

  即便她心中有万分不情愿,可面对这样的爸爸,她实在是说不出个不字来。

  “好。”

  “那就好,那就好,”沈爸爸高兴得都笑出声来了,“对了,老家捎来两只老母鸡,你回来那天,爸爸宰了它们给你炖汤喝……”

  话说,沈北溪十岁那年,她妈妈就去世了。不久之后,她爸爸就再婚了。

  在年幼的她看来,继母是个相当优雅的女人,继母带来的女儿也是个相当和善可亲的小姐姐。

  最初的时候,她很想融入这个重组家庭,重拾家庭的温暖。

  然而,当她从小姐姐口中“偶然”得知,爸爸早在多年前就认识了她们母女,一直在默默地关心着照顾着她们母女,她就再也不愿留在这个所谓的家里了。

  不仅如此,自那以后,她对爸爸就存了怨气,从来都是爱理不理,能避就避。

  为此,她从初中起就开始了寄宿生活,即便是寒暑假,也多半是去外婆家过,鲜少有回家的时候。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看到爸爸的两鬓渐渐染上霜色,沈北溪就会不自觉地心软。

  十二年光阴,一朝回首,那些曾以为似海深比天高的怨气,原来早已在漫漫岁月中消失不见。

  爸爸,我想这一辈子你与我之间都无法回到从前,都无法重温当年的父慈子孝天伦之乐了。

  不过,我的爸爸,在我面前你不必这般诚惶诚恐,其实我早已……

  沈北溪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对沈爸爸诉说,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她想,算了,来日方长,有些话还是以后再说吧。

  却不想,这成了她和爸爸最后的通话,父女俩就此诀别。

  当天深夜,沈北溪租住的公寓发生大型火灾。

  浓烟滚滚之中,熟睡的沈北溪似乎察觉到了危险,双眉渐渐拢起,竭力想要苏醒过来,却最终没能撑开沉重的眼皮。

  就在沈北溪彻底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已经被滚滚热浪烤得蔫蔫儿的荷花复又焕发出生机,绽放出夺目的光彩。

  刹那之后,那朵荷花不见了踪影,那只熏得漆黑的劣质花瓶也凭空消失了。

版权信息